【我的理想国】(10)

家庭乱伦 夏日小说网 74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我的理想国】(10)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神之救赎
2021/6/11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2571

            第十章、二女的侍奉比试

  时间就这么慢慢的流逝着,大约过了半小时后,就在江宁有些羞怯的注视下,
江思雨那比女儿江宁稍有些丰腴的性感娇躯突然一僵,然后便开始仿佛触电般的
激烈颤抖了起来。

  接着,就在江思雨一边摇曳着自己那秀美的头部,也让自己那柔顺的乌黑长
发,宛如宣泄着内心亢奋情欲般激烈凌乱的飞舞着,一边在性感纤薄的双唇开合
间,倾泻出了一声悠长的呻吟。

  下面那就在刚才成为我母畜时,变得光洁粉嫩的骚屄,仿佛一朵红色的淫花
般,不断翻涌蠕动着,又有一股股散发着淫靡欲望气息的淫水,不断地从那粘腻
骚屄内喷涌而出,赫然达到了一次激烈的高潮,并在那精美的木质地板上,汇成
了一滩充满了淫欲的水洼。

  「骚货……不错。你这骚屄……夹得老子很舒服!」

  我伸手在因为高潮宣泄,那纤薄性感的双唇,还好像被抛在岸上的鱼一般大
张着,不断发出一声声粗重喘息的江思雨,那泛着淡淡绯红的俏脸上,随意的拍
了拍,带着几分戏谑与漫不经心的语气说了一声。

  接着,看着面前的众女,我一边继续催促着和我面对面的跨坐在我大腿上的
江思雨,示意她几次扭动着自己那已经因为情欲刺激,而染上了绯红色的娇躯,
继续淫荡的扭动着,让我那涨硬坚挺,又带着火热温度的鸡巴继续感受着,她骚
屄内那粘腻的挤压与摩擦感。

  一边又稍稍沉思了片刻后,随意的开口道,「时候不早了,楚玉你不是会跳
舞吗,给爷跳只舞助助兴。」

  「是……爷。」

  一直看着自己闺蜜的母亲被我操着的楚玉,听到我的命令后,立刻脸上带着
喜悦而激动地表情,虔诚恭敬的说了一声后,便朝着这个客厅后面一个摆放着古
雅的小木柜上的,看上去不过鞋盒子大小,又充满了科幻色彩的金属箱走去。

  毫无疑问,楚玉这次名义上只是被江宁邀请着过来暂住的,并没有带她的那
些舞蹈服,我这里因为是新搬过来,所以很多东西准备的也并不齐全,同样没有
舞蹈服。

  但是,这个世界的各种高科技,可不是我原来世界上的那种科技能够比拟的,
走到那个充满科幻色彩的金属箱子前。

  一键打开并连通了这个世界的中央智脑,从里面下载了一张芭蕾舞的舞蹈服,
又打开扫描功能扫描了自己的身材参数,接着楚玉又将这个小盒子上面的盖子打
开,将不远处一个柜子里的布片、兽皮与丝绒塞进去,一条与下载的照片中舞蹈
裙,颜色与款式都相同的裙子,便在这个3D物质转换打印机的运转下,缓缓地
从桌子旁边凭空浮现了出来。

  「虽然材质远不如那些商店中买卖的衣裙,也没有丝毫的防御能力,但是样
式却是一般无二,也勉强可以让爷您一观了。」

  楚玉将那些东西放完后,又等了十几秒,关上这个打印机,仔细的打量了一
番这件被打印出来的衣裙,然后便一边语气轻柔恍如梦呓般的低吟着。

  一边美眸中带着深深地虔诚与仿若朝圣般的喜悦,小心翼翼的将这件虽然廉
价,但对现在的她却无比重要的衣裙,罩在自己那此刻全身赤裸的右人娇躯上。

  而后,就那么换上了一双小白鞋,掂着自己的脚尖不急不缓地朝着我走来。

  这一刻,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楚玉那清纯淡雅的气质中,显出了一种越发
明显的高贵与优雅,让我心中忍不住升起一种更加强烈的占有欲与侵略欲。

  「接下来,由我为爷您表演舞蹈——天鹅独舞。」

  垫着那精致玉足走到我面前的楚玉,双手提着朝周围舒展着的性感白色衣裙,
那修长笔直的诱人美腿,左右交叠着,摆出了一个越发诱人的姿势,微微一屈膝
对我行了一个学习芭蕾舞时学到的礼仪。

  然后,便在我微微颔首同意后,那套在小白鞋中的一双精致秀美宛如名家雕
琢的艺术品般的玉足,就那么踮着脚尖优雅地踱着步子,在我面前仿佛在湖边漫
步的天鹅一般。

  同时,随着那纤细修长,仿佛白玉雕琢的莲藕般的玉臂,轻盈而舒缓的动作,
还有那纤薄微凉的朱唇倾泻出的细碎羞怯的低吟;那有在白色芭蕾舞裙子的装点
下,显得越发性感妖娆的娇躯,也摆出了一个个优雅、温婉,却又仿佛在不经意
间透着几分青涩妩媚的姿势。

  「不错……」

  短短几天内已经欣赏了大量近乎荒唐的淫靡的我,骤然看到这种清纯高雅中
又透着几分青涩妩媚的表演,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

  接着,我又一边继续摩挲着我怀中这个仿若暖香温玉的少妇,就好像把玩着
一个大号的玩具一般;一边又仿佛漫不经心地说道,「王诗颖,江宁过来。」

  「是……爷。」

  二女听到我的命令,赶忙恭敬地应了一声后,就那么摇曳着自己挺翘饱满的
翘臀,手脚并用的朝着我,跪爬了几步,几乎贴到我的脚边上。

  「嗯……」

  轻轻地应了一声后,我一手紧紧的拥着江思雨那紧致白嫩的腰肢,另一手时
而抚摸着江思雨那光洁细腻的玉背,时而又随意的揉捏着那丰挺饱满的豪乳,右
脚仗着自己那已经达到四级的强悍实力,完全无视了江思雨的重量,就那么在二
女那仿佛倒垂着的山峦般的豪乳,还有那精致绯红的玉颊上,随意的拨弄着。

  「嗯……颖奴……宁奴……」

  我欣赏着楚玉那越发轻盈灵动的舞蹈,就在这宛如随意逗弄着两只宠物的过
程中,随口给二女取了个更加符合她们身份也更加让我叫着顺口的称呼。

  当然,随着我身边的性奴母畜渐渐增加,这种只是一时兴起的命名,难免会
出现一些重名,或者同一个人会随时变化成其他名字的情况,听上去似乎很混乱,
但其实凡是我的性奴与母畜,都与我有灵魂链接,根本不会产生任何误解。

  「唔……」

  二女听到我第一次给她们赐名,也在一声低吟中,露出了越发虔诚与愉悦的
神情,让正在享受着背后姐姐与燕奴那丰挺豪乳的按摩,与身前女人那娇躯扭动
中,一次次用骚屄内的嫩肉与褶皱,吞吐刮擦着鸡巴带来的强烈快感的我,那有
些潮红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越发愉舒爽,甚至还带着某种或许以后会越来越难
出现的亢奋的神情。

  「你们两个的狗舌头,都经过改造是吧。」

  我一手把玩着江思雨的那一对丰挺饱满的豪乳,示意她继续努力地进行着自
己的侍奉,一双眼睛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在缓慢舞蹈中,展示出平常罕有的高贵、
矜持与少许妩媚杂糅气质的楚玉,右脚轻轻地抬起来,在王诗颖与江宁那带着羞
涩潮红的俏脸上摩挲了几下,而后一边不仅不慢的说着,一边还用脚趾分别夹住
她们那柔嫩的舌尖,挑逗性的拉扯了几下。

  「唔……」

  含糊压抑的呻吟,随着我的动作,先后从二女微微开启的纤薄朱唇间溢了出
来,二女那已经泛起淡淡绯红的娇躯都忍不住轻轻地抖了一下。

  接着,王诗颖先开口道,「回主人,母狗颖奴高中时做过舌头颗粒化与韧性
强化改造,弹性拉伸改造,可以让舌头长度延长一倍以上,表面带有细密颗粒提
升刮擦感,并且强化了味觉可以在感受主人体味的时候刺激体内情欲,舌头与咽
喉,也与骚屄内部与子宫颈产生精神连动,可以在感受到主人气息,或者吞食主
人尿液时,受到更强烈的刺激。」

  「回主人,母狗宁奴也做……做了改造……」

  听到王诗颖的话,江宁也赶紧回答,尽管第一句话便让她俏脸上浮现出来越
发旖旎的娇羞,但还是在深吸一口气后继续开口道,「母狗舌头做了表面柔化粘
腻改造,与拉伸改造,可以在侍奉主人时让主人感受到更加柔软粘腻额触感,并
且舌头与咽喉在主人尿液浇灌后,会形成肌肉记忆,在每次被尿液灌溉后产生…
…产生巨大……快感。」

  江宁的话说到最后,几乎已经低不可闻了,但是凭借着我现在高达四级的实
力,我还是清楚地听到了这一切。

  「一个颗粒化,一个柔化粘腻,倒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改造呢。」

  我口中低吟了一声后,心中升起了更大的好奇。

  同时,一边看着楚玉在那渐渐变得轻盈灵动的舞蹈中,有着夸张曲线的娇躯
展示的那越发旖旎的优雅与妖娆,以及那带着淡淡绯红的俏脸上即使是有着情动
娇躯,依然是那么清纯甜美的表情。

  一边继续用双手把玩着,江思雨在我鸡巴上不断起伏着的诱人娇躯,用脚掌
拨弄着江宁与楚玉那精致秀美的玉颊,还有她们随着娇躯轻轻颤抖中,来回荡漾
着的丰挺白嫩豪乳。

  我却又在她们那一声声轻柔细碎的低吟中,与这在我原来世界中绝对会让人
感到十分夸张荒唐的气氛中,思考着一些我认为现在就应该去思考的事情。

  在这个世界中,随着我展露出这个世界中认为的优秀,我身边的女人会越来
越多,因为这个世界独立的世界观,还有性奴与我之间的灵魂链接,以及那些束
缚着众多母畜灵魂的母畜圣殿。

  那些认主的母畜与性奴绝对不敢也不会对我有丝毫的不敬,反而会对我有着
远超我原来世界中的人想象的虔诚与恭敬,我也可以命令她们互相之间不许使用
过分的手段进行恶意的争宠与陷害。

  但是,灵魂链接也好,母畜圣殿也好,也只是一个忠诚不背叛的保证,就像
是一条束缚在母狗脖子上的锁链,并没有什么心理催眠的效果,所以我无法强迫
她们不去讨厌、排斥甚至是压榨其他女人。

  而且基本上只要不打破某种底线,这种压迫、阶级以及站队,无论是在我原
来世界各个行业工作上,还是这个世界的母畜性奴中,都是不可避免,也不该避
免的,所谓的公平与平等本来就只是玩笑,凭什么对方压各方面比你优秀却要和
你平等?凭什么对方更加努力还要和你讨论公平?

  于是,小涵与燕奴臣服于我后彼此有些竞争关系,但是毕竟是亲母女有着血
脉联系,关键时候还是站成一队的,姐姐独立一队,我又为她加了一个比姐姐更
有心机的王诗颖,她们之间的竞争、争宠,我一直抱着放任的态度,但是两队之
间的竞争难免会因为某些事情最后真的不可开交。

  而燕奴与小涵算得上是我的女神,姐姐对我也有着特别的意义,以后再有其
他的性奴母畜,恐怕也会被她们压制,被强迫站队,无法形成新的小队伍。

  所以,我需要一个新的小队伍,可以与燕奴母女以及姐姐三足鼎立的小队伍,
让她们不至于因为矛盾太激烈,而在心理上产生太强的敌意,或者这个世界的那
些男人不会在意,但是哪怕是已经适应了这个世界的世界观,并十分喜欢这种另
类的世界观,可收到原来世界的影像,我依然不希望她们之间会产生太极端的敌
意。

  而眼前江宁与楚玉这两个同样让我印象深刻地女人,也是我原来世界中两位
女神级的存在,她们无疑有这种资格与潜力成为我要树立起来的第三只队伍,当
然她们是不是真的能够如我所愿,还要我进行一番考验,毕竟我可以为了我的目
的适当的给她们一些方便。

  可是如果是烂泥扶不上墙,那么我也只能无奈放弃,选择以后再找其他的人
来执行这个计划。

  心中再次想过这些我来之前便有的心思后,我再看着面前跪爬着的江宁与王
诗颖,想着她们截然不同的舌头改造,不紧不慢的开口道,「既然你们都进行了
改造,那么索性让我感受一下你们舔脚侍奉的能力。」

  「唔……是,爷。」

  齐齐的低吟一声后,二女神态虔诚恭敬地回应了一句,那跪爬着的娇躯也再
次叩拜了一下。

  我则是右脚在二女那精致秀美的下巴上,轻轻地一划,然后又一边在跪趴着
被我坐着光洁玉背的小涵,那平滑的玉背与仿若刀削般的香肩上,随意的敲击着,
一边仿佛漫不经心的说着,「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准备一下,做的好的那个,爷
我有奖励;至于另一个嘛,爷我就只能好好处罚一下,让你们知道以后要更加努
力。」

  「是,爷。」

  听到我的奖励,二女俏脸上齐齐的露出期待与愉悦的神情,而听到处罚以后,
那动人的美眸中却又本能的闪过一丝惊惧,诱人的娇躯都不由得轻轻的战栗了一
下,说话的声音都带着某种莫名的颤抖。

  反倒是在我身后的燕奴,看到了我说道处罚两个字时眼中露出的那种看似漫
不经意的威严,心中却越发喜欢,毫无疑问在她看来,真正优秀的男人就该有属
于男人的气魄,这个世界上那种特殊的世界观,还有这个世界上女人的特殊体质,
让女人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其实都更加膜拜那些强势暴戾的男人,当然这种强势
要建立在男人的优秀上。

  这次没有用3D物质打印机,女仆装虽然江宁这里没有,但是这个庄园内可
还是不少的,二女就在站起身来后,那有着夸张曲线与白嫩肌肤的娇躯只是轻轻
一扭,便已经离开了这个屋子。

  二女现在可是有着三级的实力,本身其实已经可以具现服装了,之所以没有
那么做,只是因为她们对于现在的实力,还无法掌控那么完美精细,具现出来的
衣服不如购买的那些衣服看上去精致。

  但只是赶路拿东西却不会受到太多影响,因此全身赤裸的二女步履看似优雅
舒缓,实际上完全是仗着三级的实力踏空而行,一步便滑行出去数百米之远,仅
仅一分钟后,便已经回到了我的身边。

  此时的二女那诱人的娇躯上,已经都穿上了造型简洁的短袖黑白女仆装,让
她们比之前那种全裸的状态,多出了一种清纯的甜美,可是胸前那将丰挺豪乳上
面大片白皙隆起,泄露出来的心型镂空;还有纤细柳腰两端那细腻莹润肌肤,泄
露出来的四道狭长镂空;以及后面的露背,短裙不过堪堪没过大腿根的大胆设计,
又为她们那清纯中点缀出几许淡淡旖旎的妩媚。

  而江宁头上那白色的猫耳发饰,还有那包裹在修长玉腿外的半透明白色丝袜,
玉足上白色的细高跟小凉鞋;以及王诗颖头上那黑色的猫耳发饰,笔直匀称的玉
腿外面半透明黑色丝袜,精致玉足上黑色的细高跟小凉鞋,又让她们如同她们舌
头改造般,展示出了截然不同的风格,也让我感受到了她们彼此竞争的心思。

  「不错……」

  无论是江宁展现出的那种越发甜美的清纯,还是王诗颖带着少许黑暗风格的
妩媚,都让我感到内心深处的欲火越发炽热升腾,于是我微微点头,淡淡的说了
一声。

  而后,我这才在自己那越发炽热的欲火冲击下,心中带着某种渴望与期待又
缓缓地沉声说道,「现在开始吧。」

  「是……爷。」

  二女恭敬地应了一声,彼此对视一眼后,缓缓屈膝俯身跪在了地上,朝着我
爬过来。

  看着二女在爬行间,因为下面的裙子太短,里面又分明没有穿内裤,而露出
的饱满翘臀;还有她们那暴露在我眼前的平滑光洁的玉背;以及那随着爬行过程
中的娇躯摇曳,而在来回荡漾间偶尔泄出几分白嫩的丰挺豪乳,本来就已经欲火
升腾的我,甚至感觉到有股莫名的火焰,已经开始灼烧着我的每一寸肌肉与骨骼,
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难受。

  忍不住双手握着江思雨那柔嫩细腻的柳腰,不足一百斤的体重在我这里就好
像一个充气玩具亦或者人形飞机杯般,被操控着更加快速上下动作着,让我那硕
大坚挺的鸡巴上感受到更大的快感。

  与此同时江宁与王诗颖也爬到了我的脚边,彼此对视了一眼后,十分默契又
带着一种互不示弱的心理,一左一右跪爬在了我的脚边,而后两双柔嫩的素手便
分别捧起了我那两只稍微有些许汗味的脚。

  不远处的楚玉舞动着的身姿越发灵动优雅,那清纯温婉的面容上,也显出了
一种平时绝不会有的高傲与圣洁,让我看着感觉愈发赏心悦目。

  在我身后按摩着的姐姐与燕奴,也越发配合默契的用她们那丰挺饱满的白嫩
豪乳,时轻时重的为我按摩着后背与头部。

  而此刻好像两只淫荡母狗般跪爬在我脚边,用膝盖与手肘支撑着自己那有着
性感曲线的娇躯,然后缓缓地低头用自己那纤薄的双唇,贴在了我那两只脚有些
粗糙的脚背上。

  二女那纤薄的双唇,带给了我几乎一般无二的柔软与微凉的触感,不过当她
们那柔软温润的舌头探出来后,我便感到了之前她们说的那种截然不同的触感。

  其中,王诗颖的舌头更加有力量,表面上一层细密的小颗粒,带给我一种异
样的刮擦感;而江宁的舌头,内部有着似乎不输于王诗颖舌头力量的同时,表面
上却又十分柔嫩绵软,随着它的缓慢动作,更是缓慢溢出一种淡淡的粘液。

  「唔……」

  虽然两种感觉截然不同,但是却让我同样觉得十分舒爽,让我忍不住发出一
声愉悦的低吟。

  江宁与王诗颖听到我的一声低吟后,心中变得越发亢奋,下身那光洁紧窄的
骚屄,虽然没有被我插入玩弄,却依然不由得溢出一滴滴粘腻的淫水,并感到一
种难言的空虚与瘙痒,从她们粘腻的骚屄内向着娇躯每一处肌肉与骨骼,甚至每
一处细胞,缓慢扩散着。

  于是,二女在自己体内深深欲火灼烧刺激下,柔嫩的素手好像捧着珍宝一般
小心的捧着我的双脚,那分明有着两种不同风格的舌头,更加细致的在我那有些
粗糙,还带着细微汗味的脚背上,一寸寸的刮擦着。

  并不算大的脚背,就这样在她们那一边淫荡的扭动着自己那有着性感曲线的
娇躯,一边俏脸上带着虔诚、认真,还有深深陶醉与兴奋杂糅的神情,足足舔舐
了近五分钟。

  接着,不知道是因为体内越来越浓郁的欲火灼烧刺激,还是受到了此刻正在
为我按摩着后背的姐姐、燕奴那一声声缠绵婉转的呻吟,以及正在轻盈灵动宛如
天鹅起舞般的楚玉,那一声声带着浅浅欲望与矜持的细碎低吟的影像。

  江宁与王诗颖仗着她们那身为三级强者,在我原来世界中堪比超人的身体素
质,时而跪趴着将我的双脚压在地上,性感的摇曳着自己的翘臀,好像贪食的母
狗般,用双手撑在我的脚两侧,快速的摇曳着自己的头,用那比普通人要长上一
倍有余的舌头在我脚背上舔舐着。

  时而却又用跪坐着的姿势,将我的双脚捧到她们那丰挺饱满的豪乳上,让我
的足底感受着她们那丰挺豪乳上的柔软触感,并用低着头用双手与舌头配合在我
脚掌各处舔舐着,让我感受着越发明显的愉悦与舒爽。

  后来,她们更是几乎同时用双手托起了我那两只脚的后脚跟,并十分仔细认
真的在我每一根脚趾,甚至脚趾的缝隙处,细细的舔舐着。

  王诗颖那混合着情欲渴望的缠绵婉转呻吟,还有江宁那分明带着几分羞怯与
矜持的细碎压抑低吟,也在她们不断发出地吞咽声,与一声声有些粗重的呼吸声
衬托下,让我感到体内的欲望越发炽烈灼烧。

  我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吼,然后一次次用力的在江思雨,那丰挺饱满的豪乳与
光洁的玉背上,粗鲁的抚摸揉捏着,催促着她那诱人的娇躯,更加激烈的动作,
不断地用那粘腻的骚屄,快速的吞吐着我那硕大坚挺的鸡巴,带给我更加愉悦的
快感。

  然后,我便又将目光投射在此刻正虔诚卑微的用口舌侍奉着我的二女,那在
黑白女仆装衬托下,显得越发诱人的娇躯上。

  一边在她们的侍奉过程中,不时用脚趾夹住她们的舌头随意的拉扯,或者用
脚掌在她们因为欲火灼烧而已经潮红的俏脸上踩踏着,一边用那因为升腾的欲火
而有些沙哑的声音,随口调笑道,「骚货,你们这两个贱屄伺候的爷好爽……继
续……继续,让爷好好看看你们伺候爷的本事。」

  「唔……谢谢……谢谢主人……谢谢爷……」

  二女听到我的话,仿佛受到鼓励一般,那潮红的俏脸上,带着无法掩饰的激
动与亢奋的表情,更加努力地用那被改造的舌头在我足底按摩,用那整齐宛如编
贝的皓齿刮擦着我脚跟处的死皮,并且不是用她们那柔嫩的素手与丰挺饱满的豪
乳,为我按摩着双脚,不时发出一声声断断续续的含糊低吟。

  与此同时,正在表演着天鹅独舞的楚玉那动作也变得愈发激烈了,那被白色
芭蕾舞衣服装饰着的性感娇躯,时而在高傲的神情中,优雅地垫着脚踱着步子;
时而又快速的演绎出,种种性感却又不失清纯的华美姿势;甚至不时还如同遇到
最高贵的神只一般,虔诚的拜服着,或者在我周围做出种种谦卑的表情与姿态;
让我感受到一种与我原来世界中观看芭蕾舞时,截然不同的享受与刺激。

  就这样,在所有人都被拉扯到了淫欲空间的情况下,这场淫靡的侍奉一直持
续了三个半小时,才终于在我将江思雨连着操出五次高潮,并分别在江思雨那粘
腻的骚屄,与后面紧窄干涩的屁眼处射精后结束了。

  「过来,给爷把鸡巴清理干净。」

  我伸手将因为连续高潮释放而俏脸上带着异样潮红,并好像被扔到岸上的游
鱼般大口喘息着的江思雨甩到一边,从背后拉过燕奴随口吩咐了一句。

  然后,看着在我叫停后,两双诱人的美眸充满期待的望着我的二女,沉吟了
一阵后,才一边不紧不慢的用双脚足底,在她们那充满讨好表情的潮红俏脸上摩
挲着,一边随口说道,「你们两个的技术相差仿佛,挺不好判断呢,不过……」

  「嗯……」

  二女听到我的话,又注意到了我之后的停顿,眼神中的紧张与期待变得更加
浓郁了,纤薄性感的朱唇微微张开,泄出了一声浅浅的低吟,却又并不敢干涉我
的决断甚至不敢去催促,只是俏脸上带着更加谄媚的表情,缓慢的用那白嫩细腻
的脸颊,在我足底上摩擦着。

  「鞭子拿了。」

  我右手向旁边一伸,随口吩咐了一声,然后便有一个全身赤裸的母畜在一声
恭敬地答应后,双手将一条兽皮编成的黑色鞭子双手捧到了我的面前。

  伸手将鞭子拿在手中,我只是随意的一抖,一声清脆的炸响便在屋中回荡了
起来。

  接着,我右手握着鞭子缓慢的在二女那光洁平滑的玉背上摩挲着,让她们那
白嫩的娇躯都不由得在一阵轻颤中泛起诱人的绯红色,那纤薄的朱唇也在轻轻地
开合中,发出几声细碎缠绵的低吟,而后才又继续开口道,「这次的比赛获胜者
是……江宁。」

  「谢……谢谢主人。」

  听到我在微微一顿后,说出的答案,江宁立刻神情激动的连连叩头表示感激。

  同时,王诗颖虽然心中不甘,却根本不甘对我表达出半分不满,只是神态恭
敬地也再次对我连着叩头三次,并带着些许畏惧的表情低声道,「母狗服侍不周,
还请主人责罚。」

  「你有这心就好。」

  我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地站起身来,接着手臂好像只是随意的一抖,那条被
兽皮编制的鞭子,便仿佛一条狰狞的怪蟒般,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随后
重重的落在了王诗颖那超短的裙摆只能勉强遮掩住大半的挺翘饱满臀部上。

  「啊……」

  随着鞭子落在翘臀上,王诗颖那挺翘白嫩的翘臀上立刻浮现出一条明显隆起
的红肿,也让王诗颖那纤薄而微凉的双唇骤然张开,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就连
那性感的娇躯都忍不住发出一阵无法抑制的颤抖。

  「骚货……爷我说了惩罚,你们就要接受惩罚,一共十鞭子,一鞭子也不能
少,好好给我受着,之后也要等这些伤自然恢复,不许动用自己体内的能量,也
不许用药,知道吗?」

  我一边说着,一边又用鞭子在王诗颖那暴露在外面的玉背上,重重的抽了一
鞭子。

  「啊……」

  又一声带着痛苦的高亢呻吟,从光洁玉背上也被抽出一条红肿鞭痕的王诗颖
喉间溢出,随后俏脸上带着痛苦狰狞,一双诱人的美眸中也带着深深地虔诚与畏
惧的王诗颖,强忍着痛苦,整齐皓白的牙齿上下打着颤,有些结巴的开口道,「
是……是……主人……母……母狗明白。」

  「骚货……下贱的臭婊子……欠操的杂种……」

  我一边说着一边随意的挥舞着手中的兽皮鞭子,在王诗颖那光洁白嫩的玉背,
挺翘饱满的翘臀,以及那匀称又带着惊人力量感的大腿上,一下下重重的抽打着,
虽然没有使用修炼的力量,但是却并没有刻意收敛普通人所拥有的力量。

  以至于她娇躯上那黑白女仆装,都被我的挥舞的鞭子撕出了一个个狰狞的开
口,也让王诗颖那诱人的娇躯上浮现出了一道道凌乱邪异的鞭痕,使得王诗颖在
一声声凄厉的痛呼中,多出了一种哀婉无助的异样美感。

  很快,十鞭子便被我抽打完了,看着狼狈不堪的王诗颖,如果是我刚来时我
必然会十分不忍,甚至升起深深地愧疚感,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竟然没
有丝毫的同情,反而升起了一种越发明显的快感。

  手指仿佛无意识的,在被我坐着的小涵,那光洁白嫩的玉背上敲打着,然后
又继续吩咐道,「鞭子处罚已经完成,接下来再罚你为江宁舔脚三日,并且每日
观摩不少于三小时舔脚视频,进行学习。」

  「是……爷。」

  王诗颖心中有些不甘心,但是对于的我虔诚与敬畏,却让她不敢也不会违逆
我的命令,于是强忍着自己身体的不适,再次对我叩拜三下,恭敬地回应了一声,
然后才又缓慢的退到了姐姐身边。

  「骚货,现在轮到你了。」

  看到王诗颖美眸中带着虔诚、恭敬,还有比之前更深的敬畏、恐惧,以及某
种似乎不甘心的神情,退回姐姐的身边,我的目光又望向了我脚下跪爬着的江宁。

  「唔……」

  江宁美眸中带着无法掩饰,也没有任何掩饰的狂喜,纤薄诱人的双唇微微张
开溢出一声缠绵的低吟,那还带着高潮未退的潮红的俏脸,好像一只宠物狗一样,
在我小腿上蹭了蹭。

  「骚货……你真他妈的淫荡……下贱。」

  我俯身托起了江宁的下巴,看着她那即使是现在依然显得清纯秀美的俏脸上,
荡漾出的青涩的谄媚与讨好,我忍不住又随口骂了一句,然后才又一边缓缓地摩
挲着她柔嫩的面颊,一边不紧不慢的开口继续说道,「赢了是不是很开心啊,小
骚屄?」

  「开……很开心……能让主人您喜欢……就是……母……母狗,最荣幸的事
情……」

  在我的注视下,江宁那俏脸上带着仿佛要滴血的潮红色,一双诱人的美眸中
带着越发明显的羞涩,甚至有些不敢正视我的目光,以至于那声音到了最后已经
几不可闻了。

  「骚货……」

  已经站到了姐姐身后的王诗颖,看着江宁这副一般女人很难表现出的那种柔
弱娇羞,纤薄的嘴唇微微开合间,忍不住用意识传音对姐姐说了一声。

  「嗯……」

  姐姐那白嫩中又透出少许绯红的俏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微微点点头,同
样用意识传音对王诗颖道,「不用自责,也不用不甘,这不怪你的。」

  「王妃,您不必安慰贱婢,贱婢知道自己地身份……以后一定会继续努力,
争取让爷更加满意的。」

  王诗颖微微摇摇头对姐姐意识传音道。

  「这不是安慰,这是天命,你要努力这是自然地,不过天命也不可违,所以
自己的心一定要放正了……」

  姐姐俏脸上带着越发明显的笑意,微微偏头与燕奴彼此对视一眼后,纤薄的
朱唇上,甚至还勾勒出几许夹杂着玩味、戏谑、宠溺以及赞许杂糅的复杂表情。

  我并没有去在意她们之间隐晦的意识交流,哪怕只要我想就可以轻易的窥视
到她们意识交流的具体内容,也只是假装没有看到,而是继续盯着面前这个看上
去比很多少女更加羞怯的表情。

  接着,我这才不急不缓的开口道,「这次你的表现我很满意,还有玉奴你也
过来……」

  「是……主人……」

  才停下舞蹈的楚玉听到我的命令,也俏生生的来到我身边,而后双膝向前一
屈,那被芭蕾舞衣服遮掩着的性感娇躯,便就那么直直的跪在了我的面前。

  伸手又在二女那几乎不分上下的丰挺豪乳上,一次揉捏了几下,我目光再次
转向了江宁缓缓地说道,「你们两个表现都很好,我也知道你们的关系一直不错
,希望你们以后可以一直这样保持着,比其他性奴母狗更加相亲相爱,你母亲那
个骚屄我就赏赐给你了。

  除此以外,我允许你以后再招募一批母畜。我的主要任务是修炼,是成长,
是帮你们扛起这天,这个庄园中的各种琐事我顾不上,也没心情去事必躬亲,以
后你们也要尽力分担一下,只要做得好,我会帮你购买一些调整身体的药物,让
你的评分达到A级的,不要让我失望知道吗?」

  「唔……谢谢,主人,母狗江宁(楚玉),定不负主人您的期待。」

  二女听到了我的话,先是一愣,而后美眸中闪过几分震惊与不可置信,最后
又迅速的变成了一阵不加掩饰的狂喜,齐声道谢后,连连叩头。

  「现在明白了吧。」

  姐姐看着已经大致猜到我话中意思的王诗颖,再次用意识传音道,「二犬相
争,必有一伤。但是三只就不一样了,有了牵制,有了顾忌反而不会让谁受伤。
这看似是爷的权术,其实更多的也是一种对我们的温柔。

  因此这次比赛,看似是比赛其实只是一次考核,你开始就是陪考的,只要她
达标了,你就输了,至于后来的惩罚,其实也是爷提前给我们的警告,想来爷是
怕我们以后忘乎所以犯了大错,他也不好包庇我们,便提前用你立威了。」

  「是……王妃。母狗明白了。」

  王诗颖听到了姐姐的话,本来有所猜测的想法立刻得到了验证,甚至听着姐
姐这番比自己想的更全面的话,不由得暗暗感慨,之前还只是以为姐姐是个傻白
甜,仅仅因为身份才更得我宠幸,现在看来姐姐这分明是大智若愚,想的更多的
是大局,心下不由得对于姐姐更加信服。

  同时,或主动或者被提醒着,已经领会了我这一番动作的姐姐、小涵、燕奴、
江宁与楚玉,还有王诗颖、薛宁,以及沈家四女,对于我这一番表现中的威严、
暴戾,以及其中隐藏的温柔,在之前的虔诚、恭敬中,又多了更加强烈的敬畏,
以及一种被宠幸的感动与幸福感。

  「当然,大局是爷定的,那是天意,爷是我们不可违逆的天,你不能有丝毫
的反抗,也没资格去反抗,但是自己做的更好,让爷更开心更宠你,我是不反对
的,不仅不反对而且十分鼓励,未来爷的身边必然是三国鼎立群雄争霸,你要是
能够让爷多看你几眼,也是一种莫大荣幸,说不定我也跟着沾光呢,地位低未必
宠幸少。」

  不知道是不是害怕打击了王诗颖的信心与积极性,明明也是穿越过来的姐姐,
却不尽没有对我这种行为有半分反感,甚至主动帮我刺激着王诗颖该有的好胜心,
同时也将这个意思传达给了燕奴,并在彼此的默契下,让周围那些性奴全部知道。

  一时间除了江宁与楚玉外,其他几个性奴那本就带着情欲的美眸荡漾起了越
发动人的波澜,以至于江宁与楚玉才从惊喜中回过神来又感到了一种深深地压迫
感。

  「欲戴王冠,必先承其重,加油!」

  这时候,似乎已经嗅到了蛋糕香味的二女,自然不会因为这种困难而把蛋糕
拱手让人,更何况这是我给予的蛋糕,她们也没资格转手,于是平素一直羞涩的
二女,在彼此对视一眼后,美眸中齐齐的露出了坚定的神情,甚至还泛起了一种
以往没有的野心与坚持。

  虽然没有去监听众女的意识传音,但是从表面上的神情变化,我也隐隐猜到
了,我的计划与目的已经达到了,这种框架制造出来后。

  至少未来一段时间内,我不必因为后宫纷争而浪费心神。

  一时间,心情放松的我大手一挥,将还在外面候着的几只母畜也一并叫了进
来。

  「骚屄母狗们,今天爷新收了两只性奴,很开心,在场每一个性奴母狗都有
资格接受今晚爷的奸淫。」

  我这番话看似无意的又提了一下江宁与楚玉,让人们知道她们对我的重要性,
也算是又帮了她们一把,然后就在一群女人兴奋地欢呼中,率先抱住了其中一个
身材火辣性感的少女。

  瞬间,整个屋中开始回荡起了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婉转呻吟声,中间不时还夹
杂着一声声有些痛苦的惊呼与一阵阵粗重的喘息。

  夜已深,一轮残月早已经西斜,那些已经被帝国探索过,以及一些还带着神
秘面纱的疏朗星辰依然在闪耀着光芒,在经过了现实中六小时,淫欲空间内足足
七十二小时的激情性交后,屋中一众的性奴与母畜们,全身都带着斑驳的淤青,
俏脸上又带着满足的愉悦,凌乱的躺在了还带着点点淫水的地面上,已经沉沉的
睡去了。

  我则是在这长时间的性欲宣泄,以及不知道几次射精后,感到越发神清气爽,
一边仿佛无意识的在身边那已经沉睡着的一只只性奴与母畜,那还带着情欲宣泄
痕迹的娇躯上抚摸着,一边让自己的意识彻底沉入意识海中。

  仔细的回忆着脑海中在这个世界的课堂与智脑中,关于功法构架的种种理论
基础,还有我之前想到的一些灵感,以及我在原来世界中那堪称海量的各种小说
情节,渐渐地我开始完善那已经有些思路的功法第五层境界。

  如果说之前还有些许的忐忑,毕竟这个世界中可以在高中阶段便达到第五级
的男人绝对凤毛麟角,我也只是希尽力而为。

  可是随着我的推演构架,我却发现事情很顺利,种种比较复杂的设定都在我
两个世界的经验碰撞下得到很好地解答,眼看到了后来,我终于感受到了这个世
界中构架修炼体系时精神力不足的那种恍惚与无力感,一时间甚至感到自己的头
脑都有些刺痛与麻醉。

  「好想放弃。」

  心中忍不住升起这个念头,可是在我原来世界中我就不是一个可以轻易放弃
的人,现在享受着这些,并了解这个世界更多后,我的尊严与野心,却由不得我
放弃,由不得我坐享其成好吃懒惰,于是我强撑着继续思考,并努力完善我即将
彻底成功的修炼体系。

  不知不觉中夜色渐渐褪去,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天意,就在远方的太阳彻底从
地平线上升起,并洒在我的身上时,一种暖洋洋的感觉从我身上升起。

  然后,只差最后一步的第五层修炼体系也骤然被我彻底想通。

  「轰……」

  似乎有一声轰鸣骤然在我脑海中炸响,我瞬间感到一阵剧痛从大脑中传来,
与此同时却又有一股水流在体内穿梭着,让我感到痛苦在快速消退着,甚至还有
种莫名的愉悦舒爽感朝着全身扩散。

  在这种强烈的冲击下,我只是听到了一阵有些焦急的惊呼,便不快速的陷入
了昏迷中,当意识完全陷入黑暗的一刹那,我隐约似乎看到了我的脑海中好像连
通了巨大的次元空间。

  在那个足有我原来世界中地级市大小的空间内,超过百万名各式的美女正在
里面生活工作着,而一座万米高分明是我样貌的雕像,正盘膝坐在这个空间正中
的一座湖心岛上,周围有着无数裸女虔诚跪拜着。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我的理想国】(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