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符阴经】(3)

家庭乱伦 夏日小说网 105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阴符阴经】(3)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zj847621
2021/6/19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2004

                 3

  少妇被顶的眼泪口水直流,忙不迭想抬起头,可是一直大掌直接按在了她的
脑袋上,死死的把她按在少年胯下,她只能勉力的左右摆动头部以减轻被肉棒顶
住喉咙的反胃感。

  老四依然保持着极快的抽插速度,一手扶着妇人丰满的胯部,一手使劲啪啪
啪的拍打妇人那略微泛红,布满巴掌印的雪腻白臀。

  一丝丝淫水从交合处被肉棒带出,老四带着难掩的兴奋对老二说到:「二哥,
就这样,给她摁住,再用力点,他妈的,快夹断我了……呼……呼……」

  老四深吸几口气,调整了一下状态,险些被这娘们夹出来。不愧是大户人家
的夫人,肤白貌美、皮质细腻,连叫床都是小声的哼哼。不像江湖上那些个名流
女侠,一个个皮糙肉厚的,叫起来堪比杀猪现场。除了耐操点,就没有什么其他
的优点了。

  老四运气闭住阳关,再次加速征伐妇人淫水开始泛滥的肥穴。

  老二看妇人扭曲的脸庞,抓住妇人的手稍微抬起,妇人连忙顺势突出少年的
肉棒,大口大口的喘息,可是老四在后面每次都顶到了花心,让妇人喘息间还带
着痛苦的呻吟。

  「呼……呼……呃……呼……求……停下……」

  妇人梨花带雨的哭泣求饶并没有让老二老四怜惜,反而老四还戏谑的问道:
「夫人,为夫这跟大肉棒,跟你儿子的比,哪个更大?」

  少妇痛苦的别过头去,不想在儿子面前回答这种明显是羞辱她们母子的问题。

  老二一手扭过妇人的下巴,让其正对着自己,道,「夫人,老四问你话呢。」

  「他……他的……呃呃呃……大……」少妇屈服在老二的淫威下,她不敢不
回答,她怕这人,再次伤害自己的儿子。

  啪啪啪,三巴掌拍在了妇人被顶的前后摇晃的屁股上。

  「他是谁?夫人可想好了再说?」老四淫笑道。

  「呃啊……啊……夫君……的……」

  妇人喘息道,眼泪无休止的划过脸颊,这一刻,仿佛女人真是水做的一样,
眼睛,嘴,肉穴里,都分泌出了大量的液体,怎么流都流不干一样。

  「哈哈哈。」老二老四猖狂大笑。

  「吃吧。」老二把妇人的头按在了少年挺起的肉棒上。没对准,脸颊擦过肉
棒,将妇人的脸按在了少妇并不浓密的阴毛中。少妇连忙抬起头,嘴唇顺着肉棒
根部向上蹭去,直到感到龟头的触感,一口吞了进去。

  妇人怕,怕自己控制不住,再发出淫声。反正已经这样了,她已经没有退路
了。与其把儿子肉棒塞进嘴里,总比好过在儿子面前发出那种声音,让儿子认为
她是一个淫娃荡妇要强。

  妇人含住了肉棒,并没有吮吸和其他动作,但老二并未如她所愿,抓着少妇
的头发,一上一下的帮她控制着口交的节奏。

  妇人怕咬到儿子,嘴巴尽可能的张到了最大,声音和口水都不自觉的从嘴缝
溢出。

  「啊……咝……呃呃……咕噜……」

  妇人艰难的咽下了一口不只是淫水还是呕吐物还是儿子淫水的液体。

  「荡妇,贱货……」少年怒目圆瞪,剧烈的四肢断裂的疼痛依旧抵不过母亲
形象改变对他造成的伤害。

  近二十年母亲完美的形象顷刻破裂,这绝对不是当年那个带他放风筝,溜冰,
捉迷藏的贤妻良母。绝对不是当年每天都在他睡前,将他温柔揽入怀中,给他讲
故事,给他安全感那个母亲。

  她就是个荡妇,人尽可夫的婊子。

  从前面的眼中,她披头散发,使劲撅着那只肥美的大屁股,一耸一耸的配合
着后面的恶人打桩,迷离的眼神,淫荡的哼声,一对摇晃的大奶子尽情释放着春
情。这个认贼作夫的婊子,这绝对不是他温柔贤良那个母亲!!!

  妇人对少年的骂声充耳不闻。仿佛彻底沉沦在无边的欲海之中无法自拔。顺
着老二手上的力道,一口一口的吞吐着少年未经几次人事的肉棒。

  「乖儿子,你母亲可都是为了保护你啊,你还骂她?」老四哈哈笑道。

  少年仇恨着看向老四,狠狠地道:「我用不着。」

  「哈哈哈,你这是承认老四是你爸爸了?」一旁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正是
老三。

  少年艰难的转过头去,正准备怒骂,待看到老三一刻,突然愣住了。

  只见老三倒抱着姐姐的腰,一张大嘴埋在姐姐的跨下鼓动,而姐姐也是一身
铅华尽褪,光着身子不停摆动,想脱离老三的控制。

  老三的嘴埋在少女的嫩穴里,一双小眼睛嘲笑着打量着少年。

  「三哥,你这种嗜好真让人接受不了……」老四皱了皱眉,便是不太能接受。

  「那是你们不懂享受,人间至味啊。」老三抬起头,漏出满脸的络腮胡,胡
须上沾满了他的口水和少女的淫液。说着,舌头还伸出来舔了舔。

  妇人想抬头看看女人,反手就被老二压了下去,强迫她继续嚯着儿子的肉棒。

  少年看着被抱在老三怀里不停颤抖的姐姐,恨声喝道:「你把我姐怎么了?」

  老三看着如被吊起来的鱼一般打挺晃动的少女,淫笑道:「没事,就是叫的
太厉害,用亵裤把她嘴堵上了,死不了。」

  旁边老大也走到少年头顶处,对老三调笑说,「老三,你自己注意点,别玩
死了我大侄女。」

  「哈哈哈,老大放心,心里有数,有数。」老三说着,双臂又紧了紧少女的
腰腹,使劲一抬,又把少女的嫩穴抬到嘴边,咕叽咕叽的开始啃了起来。

  少年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想把这个痛苦的世界隔离在外。但胯下不时传来刺
激的感觉让他始终无法做到忘记这一切。肉棒上的触感时刻提醒他,以前对他最
好,最温柔,最美丽的母亲,背叛了他和父亲,变成了淫娃,荡妇。

  老大用脚尖轻踢了几下少年的脑袋,见他不动,也不管他,自顾自的问道:
「如果你知道碧圭角在哪,你们就不用受苦遭罪了。」

  少年一动不动,也不答话,老大也不在意,继续道:「可怜你们母子三人在
这受罪,而你父亲却拿你们当诱饵,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他现在可是在金三角
里吃香的喝辣的,左拥右抱,温香在怀啊。」

  「放屁!」少年忍不住回了一句。

  趴在少年身上吞吐呻吟的少妇也稍微侧了侧头,她听到了丈夫的消息。「你
父亲是因为献碧圭角才进的了剑宗的法眼,得剑宗庇护,如果碧圭角最后没交到
剑宗手中,你猜,你父亲会是什么结果?」

  少年本因疼痛和失血的显得发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他知道,没救了。因为碧
圭角根本不在父亲哪里,父亲拿什么交到剑宗手上,没有碧圭角,谁来救自己?

  老大仿佛没看到少年的情绪波动,继续说道:「碧圭角里藏着阴符阴经,得
之则举世无敌,但剑宗的如今境界本就举世无敌了,阴符阴经只能让剑宗对证自
身武学,而非必须得到。他现在需要的是阴符阳经的长生,而不是阴经的无敌,
剑宗更不会介意再出一个无敌。」老大看了一眼少年因为绝望而颤抖的身体,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你父亲把你们抛出来当诱饵,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而
他另派人护送碧圭角入金三角,那么你们……」

  少年身体停止了颤抖,睁开双眼,麻木的看着洞顶映照的烛光。

  诱饵么……少妇头部上下耸动的的动作也停了,低吟也仿佛被嗓子给卡了回
去,这一刻,她也麻木了,从大脑到身体,仿佛失去了生命和思考能力。被动的
被老四顶着肥美的屁股来回耸动。老二也没有继续强迫她给少年口交。而是戏谑
的看着少妇和少年,期待着他们崩溃的状态,来满足他变态的情绪。

  被老三倒抱着舔嫩逼的少女也听到老大的话,也停止了摆动,绝望的情绪在
娘仨身上蔓延。

  老大扫了一眼,接着说,「所以,你们死定了……哦,不对,是比死还惨,
没有人会来救你们了。」

  妇人愣了片刻,突然向老大方向窜去,打了老四一个措手不及,让妇人脱身
而出。

  「啵」的一声,阳具从阴道内拔出,发出一种塞子被拔出瓶子的声音。

  妇人挣脱了老四,爬到老大的腿下,抱着老大的腿,连忙求道:「求求你,
别杀我们,求求你了。」

  少妇声音有些颤抖道。她不怕死,她死无所谓,反倒还能得到解脱。但是她
的孩子怎么办啊,还没享受人生,就要受尽屈辱折磨离世,她舍不得让他们死。
只要子女能活着,再大的委屈,再大的痛苦,再大的屈辱,再大的折磨,她都能
承受的来。

  少年眼中最后一丝神采湮灭了,他不理解,为什么母亲回向恶人屈服,不理
解母亲为什么会奴颜屈膝的去求一个对她百般羞辱的恶魔,就为了活着吗?这种
屈辱的活着,倒不如一死……老大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的妇人,嫌弃的抓住少妇一
绺还略显干净的头发,说到:「我会带你们去见主人,若主人看不上你们,你们
再没有靠山的话,死都是最轻的结果了。」

  「靠山……」少妇喃喃道,突然眼睛一亮,能的抬起头看向老大。

  老大明白她的意思,摇摇头,在妇人颓然低头之时突然道:「老四不是你夫
君么,你怎么不去求他?」

  「呃?」妇人突然惊醒,连忙转身爬到老四膝下,抱着老四大腿,「求求你,
救救我们,救救尊儿和晴儿……」

  「哈哈哈,我护着他们没问题,但是我为什么要护着啊?」老四一脸笑意,
戏谑的问道。

  「呃……」少妇无言,双手紧紧的抱住老四的大腿,都顾不上两只硕大的乳
房蹭在这个坏了她贞操的恶人腿上的旖旎场景。

  「因为你是他们的的爹啊。」老大在后面调笑道。

  「哦?是么。」老四低头看向妇人。

  「是,是……求求你!」

  妇人难以启齿的话被老大说了出来,连忙点头应和。

  「为夫的肉棒被夫人的小逼弄脏了,如果是夫妻的话,夫人肯定会为为夫舔
干净的吧?」

  妇人娇躯一抖,看了一眼老四,又低头看向沾满了淫水和乳白色分泌物的肉
棒,内心做着剧烈的斗争。双手颤抖着要抬起。

  「原来我们不是夫妻啊,看来我也不用费神费心的护着一些人了。」老四笑
呵呵的说道。

  「不,不……我们是……求你……」

  妇人话没说完,双手瞬间抬起,一把抓住老四的肉棒,沾的满手湿滑的淫液。
对准狰狞的肉棒,一口吞了下去。

  老四轻抚少妇的头发,「把嘴再张开一点,对,舌头缠住龟头,吸……使劲
吸……呼……」老四长吐一口浊气,太爽了,妇人虽然没有什么口交经验,吮吸
的也并不熟练,但就是这种时不时都能用牙磕到肉棒的生涩,让老四得到了极大
的满足感。

  「夫人在吞的深一些,夫君保了咱儿子女儿性命无忧……」老四心中得意,
果然女人一旦有了孩子,只要拿捏住,比什么把柄都要好用。

  咕叽咕叽的舔嗜声连绵不绝,妇人连带肉棒上恶心的分泌物一同咽下,这个
肉棒太大了,又粗又长,张到最大的嘴只能勉强含进肉棒,听到老四的保证,勉
力的想吞的更深一些,讨好老四,可即使吞到极限,嘴唇外面还剩下四分之一长
度再也含进不去,顶的少妇直呕,一股一股的胃液从肚子里流出来,粘在肉棒上
,又被她吃了进去,一向爱洁的妇人也顾不得干净,只知道一定要让老四满意,
否则母子三人,未来还不知道会经受多少折磨。

  「好了夫人,咱们夫妻也算团聚了,办点正事吧。」老四拉开少妇的头,一
缕淫液挂在妇人嘴唇和龟头之间。

  「啊?」妇人迷茫的看着老四。

  老四一把拉住妇人,调转方向,小孩撒尿似的抱在怀里,坐在了少年头部旁
边。

  「啊?不,不要这样!」妇人羞愧难当,轻微的挣扎着,但哪能脱离老四的
铁臂。

  「你看,咱们夫妻相认了,但我们父子还没相认呢,夫人是不是得帮帮为夫
认认这个不孝子啊?」

  「不,不要……求你!」妇人别过头去,想合上双腿,但被老大一双手给卡
主。

  「夫人叫什么名字?重新和为夫认识一下。」老四没理妇人的哀求。问道。

  「郑……郑莹莹。」妇人嗫嗫道。

  「莹莹啊,好名字,我说夫人怎么流这么多水呢,晶晶莹莹的,原来都骚到
名字里了啊。」

  「没……没有,啊……」

  老四趁妇人说话的瞬间,一直大手袭上了妇人鼓胀的胸脯,一路摸到柔嫩的
阴蒂,刺激郑莹莹下意识叫出声来。连忙抬起护着下身的手,捂住了嘴。

  老大见郑莹莹下门大开,膝盖轻轻一顶,把两眼无神盯着洞顶少年的头硬转
了过来,正对着郑莹莹的肥穴。晶莹的水光在穴口泛滥,郑莹莹的紧张使得小穴
一张一翕的开合,仿佛是对肉棒发出的邀请。

  少年面无表情,神智封闭的看着,仿佛失去了视觉。

  郑莹莹捂着眼睛,羞愧难当,当着儿子的面露出最隐私的部位,让她几欲崩
溃。

  老四一边揉搓着阴蒂,一边在郑莹莹耳边低语:「夫人,舒服就呻吟出来,
憋坏了为夫可就心疼了。」

  「我……我……」郑莹莹躲闪的摇着头。

  「你不让咱们儿子知道我这个当爹的能让你多舒服,咱们儿子怎么能认我这
个爹呢,对吧?如果不认我,我怕我不小心一脚踩死他啊。」老四坏笑着在郑莹
莹耳边低语。

  「我我……呃呃呃……」

  老四食指使劲的按住了阴蒂,顿时刺激的少妇抬起了头,不受控制呻吟出声。

  老四见郑莹莹心房失守,连忙开始搓动阴蒂,激的郑莹莹仿佛跳到岸上的鱼
一样来回扭动,打挺。

  「夫人,食色性也,顺从天性吧。」老四蛊惑道。

  「慢点……慢……受不了……好……好难受啊啊啊。」

  「别……求你……呃呃呃。」

  郑莹莹被刺激的一抖一抖的,刚刚受过滋润的花心开始再次分泌出淫水,晶
晶莹莹的流出阴道。

  「夫人,为夫摸得爽不爽?」老四在郑莹莹耳边悄声道。

  「嗯嗯嗯……」郑莹莹没有回答,自顾自的扭曲呻吟,想逃出老四的魔掌。

  「嗯?」老四假装冷哼一声。

  「啊……啊?爽……嗯啊……」

  郑莹莹一惊,浑身快感瞬间褪去,顿时想起此时此刻的处境,想死的心都泛
起了。母子三人生死不保,她竟然在仇人手底下被玩弄出了快感。

  「我都把夫人服侍舒服了,那我现在是他爹了吗?」老四手上不停,看向躺
椅地上自我封闭的少年。

  「是……」

  「是什么?夫人说清楚点。」

  「呃……不要用力……嗯……是尊儿的……爹爹。」

  「那当爹的想操当妈的,是不是天经地义?」

  「呃啊……停……停……疼啊……」老四突然使劲按下阴蒂,仿佛要按扁它
一样。痛的郑莹莹叫出了声。

  「回话。」老四道。

  「是……是……」

  「是什么?」

  「嗯?是什么?」老四中指直接插入阴道,反复扣弄。

  「是……」郑莹莹仅存的理智让她难以启齿。

  「看来你没把我当做夫君啊。」

  「没……没有……夫君,我错了……」郑莹莹慌忙的说道,阴道里的手指扣
的生疼,没有了揉捏阴蒂那一丝快感。

  「那你告诉我啊,这可是为夫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了。」老四手指在阴道里
胡乱的扣弄,淫水沾了一手。

  「当爹想……想……操当妈的……是天经地义的。」郑莹莹夹着哭腔,含着
眼泪的说完这句话。

  「那为夫可就来了,夫人把屁股撅起来吧。」

  郑莹莹连忙翻身,慌乱的趴在地上,撅起屁股对着老四,一张含泪俏脸埋在
手臂之下。

  老大放开了郑莹莹的双腿,见少年仍旧两眼空洞的对着郑莹莹,没有意思感
情流露出来,就知道,这个少年怕是废了。变成傻子都是最好的结果。但他没有
说出来,难得能出来做任务,更难得能让老四开心,看透不说透。

  「夫人,快用手帮为夫引路。」老四一巴掌拍在郑莹莹有些肿胀的蜜桃臀上。

  郑莹莹羞耻难当,但也没有退路了,顺从的撅着屁股往后撞,一顶一顶的想
玩吞进老四的大肉棒。

  「哈哈哈,夫人技术可比妓子差远了,还是用手吧。」老四看郑莹莹撞的好
玩,配合了几下,但终究是欲火难当,提醒一下郑莹莹。

  「呜……」郑莹莹小声噎泣,缓慢的把手伸向后身,摸索到老四肉棒,生疏
的控制着往自己肥嫩出油的肥逼上靠。

  生疏的动作刺激的老四心里暗爽,突然,老四目光一凝,深吸了一口气,对
上了。使劲一挺后腰,巨大的肉棒顺着油光水滑的肥逼一插到底。

  「啊啊啊!!!」郑莹莹惨叫一声。

  这一插到底,简直要了郑莹莹的命了,感觉整个下半肢都失去了知觉,变得
麻木,仿佛一点点脱离自己的感官。

  「不要……不……出来……疼啊……」郑莹莹痛苦的哀求。身体被老四抓着,
奋力的想往前爬,脱离老四。

  「好夫人,是为夫错了,为夫温柔些。」老四轻轻的向外抽出肉棒,在轻轻
的插进去一大半,再抽出再插入,按着九浅一深的方式慢慢的抽插。

  「呃……嗯……不要……」郑莹莹醒下意识的用语言抵抗,因为她的身体被
控制在老四手中,根本无力反抗。

  「夫人,为夫的鸡巴大不大?」老四轻声在郑莹莹耳边问道。

  「嗯……大……」郑莹莹犹豫片刻,用鼻音回道。

  「什么大啊?」老四不会放过让郑莹莹羞耻的问题。

  「鸡……鸡巴……呃呃呃……」

  正好第十下,老四用力一顶,顶的郑莹莹双眼翻白,说不出话来。

  「喜欢吗?」

  「喜……喜欢。」

  「那为夫射在夫人子宫里,夫人给为夫再生一个儿子好不好。」

  「嗯……好……什么!啊……不要……」郑莹莹迷迷糊糊的神态瞬间清醒,
又开始奋力的挣扎。

  「哈哈哈。那可由不得你了妇人,给为夫生个大胖小子吧!」

  老四放开精关,放弃九浅一深,突然开始猛力的抽插。

  「呃呃呃……不……不要……」郑莹莹边呻吟边拒抗,但她哪是老四的对手。

  「不要……不要生……嗯嗯……啊……」

  「不行……呃……疼……别啊……」

  「啊啊啊……不要……不……」

  郑莹莹感觉到体内的肉棒极速抽插的肉棒骤然变大,已经熟透了的的妇人知
道这是射精的前兆,屁股疯狂扭动,想躲开这一发即将射进子宫,并有可能孕育
出生命的子弹。

  「啊……啊……啊……」郑莹莹被烫的说不出话来,连呼吸都觉得困难,只
没出气,不能进气。

  老四下体仅仅贴在郑莹莹的大屁股上,肉帮下的阴囊一抖一抖,正在把一股
一股的精子,运送到眼前这个成熟妇女的子宫中。

  「啵」老四射完精液,拔出肉棒,发出啵的一声响声,引得其他几个黑衣人
哈哈大笑。

  老二捡起之前撕破郑莹莹的亵裤,随手挑了一块大点的,一把塞进郑莹莹正
在往外溢出精液的阴道。

  郑莹莹完全没有了反抗,这一刻,她知道一大群成熟的精子进入了她的子宫,
而这时,她的子宫也是成熟,并且随时可以孕育生命的状态。她会拒绝,但是子
宫不会拒绝。难道,上天注定自己要给羞辱自己,打伤儿子的贼人生孩子吗?郑
莹莹绝望的想着,老三也把早已被惊骇加上一直倒吊而昏迷过去的少女放在郑莹
莹身旁,郑莹莹双目无神,连女儿被放在身边也没有意识到。

  老大看着老三老四,道:「舒服完了就准备准备,天黑了,趁夜色去会合。」

  「好。」老三老四随声迎合,随手捡起少女和妇人身上的零碎衣服擦干净肉
棒和胡子上的淫液,带上黑面巾。

  「一人带一个,我们走。」老大说完,直接灭了蜡烛走向洞口,只见洞口不
足两尺,外人根本想象不到里面的宽阔。一块石头挡在洞口做门,石头外面便是
满山的藤蔓,隐蔽性极强。

  老大小心的靠上石头,聆听了一会,探头顺着藤蔓的缝隙观察了一阵,确认
无人,外面天已经全黑之后,向后一招手,瞬间踩着藤蔓跳了出去。

  老四扛起呆滞的郑莹莹,朝老二老三一笑,道:「我扛着我媳妇。」说完转
身跟着老大出洞。

  「我也抗我媳妇。」老三瞬间开口,扛起昏迷的少女就跑。

  老二无语,看着双腿和一只手臂扭曲的少年,无奈的扛了起来,被扛起引发
剧烈的疼痛并没有让少年脱离出自己的意识世界,一声不吭一动不动的安静躺在
老二肩头。

  老二毫无防备的走出山洞,天已经彻底黑了,月亮被几股阴云挡住,光芒晦
涩。

  挑开藤蔓,一步跳出洞口。

  突然,在老二刚刚跳出洞口,脚未着地,凌空无凭之时,一柄细长的软剑自
后身矮崖处刺出。

  寒芒冷冽,让老二浑身鸡皮疙瘩四起。毫不犹豫的,老二将肩膀上的少年砸
向软剑。想借此为阻挡直刺偷袭。但老二明白,这种隐藏气息的手段和凌厉的偷
袭,单凭少年的身体怕是挡不住,老二已经做好了隔着一个人之后被刺击的准备,
浑身内力提起,即使被击中要害,也要临死前咬这偷袭者一口,给他来一掌猛的。

  老二看不到的地方,被少年遮住视线之处,软剑突然一拐,变刺为缠,绕了
一圈缠住了少年的腰间,借着老二掷出的力气,瞬间反向射出,只给老二留了一
个黑子蒙面的影子。

  「嗯?」老二浑身冷汗,疑惑的看着中断偷袭的黑衣人。

  「什么人?」老大老三老四本就没走远,谁也没想到这能埋伏一个人,转身
回到了老二身边。

  老大皱着眉头看着扛起少年狂奔的黑衣人,皱眉凝立。

  「老大,追不追?」老四问。

  「撤,那小子没价值了。」老大果断的说,也不理那个截道的黑衣人,转身
入林。

  老三老四扛着母女俩,跟着老大一起走进黑暗的森林中。只留下迷茫的,觉
得自己捡回一条命的老二,脸色阴沉的跟着走了进去。

  李牧扛着少年在矮崖上方的森林里狂奔,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埋伏了小半天
的李牧终于找到了机会,抢到了这个少年。

  洞里发生的一切,李牧全都听到了,不过他并没有救人的打算,也没救人的
实力。只能静待时机。果然,让他捞到了最大一条鱼。

  黑夜里将近一炷香的狂奔,李牧来到一颗三人合抱的大树前,将少年轻轻靠
在树下,双手在地上摸索着。

  突然李牧手上摸出了金属板的触感,悬起的心放了下来,将枯树叶子剥开,
露出了一块木板。打开木板,小心的将身受重伤的少年抬了进去,便重新合上木
板,将树叶摆回,伪装成自然落叶的样子。

  随后,轻飘飘的扒着大树,攀到树干中间,找到一个类似树纹的标志,轻轻
一推,便像推窗户般推开一个窗户大小入口。

  李牧缩身进入,轻轻关上树干上的窗户,顺着树的内壁翻身而下,正好落在
自闭少年的旁边。

  树顶有一洞口,正微微撒下点点月光,照耀整个环境。赫然是一个掏空的树
洞。

  李牧借着月光看着少年,唇齿发白,脸颊半点血色全无,四肢仅有一臂完好,
其他的都诡异的扭曲着。

  少年仰躺着,无神的目光空洞的望着树顶撒下的月光。

  「不用装了,这里暂时是安全的。」李牧找了一个泥土稍微少一点的地方,
靠着树壁坐下。也不在乎少年假装自闭,自言自语道:「他们是无极山的狼狈虎
伥四鬼,都是后天巅峰的实力,我打不过,救不了你们。」

  李牧顿了一下,继续道:「就算我打得过,救了你们,你们也逃不过这劫。
即使没有他们,你们也无法安全走到和平客栈的。」

  「即使真的没人劫道,我也会在最后一刻掳走你们。」

  「你爹可真是胆大包天啊,连百宝阁的东西都敢动,虽然碧圭角是他收来的,
但他就从来没想过身边会有百宝阁的眼线吗?这么天真的认为百宝阁会无底线的
信任这帮掌柜?」

  「呵呵。」李牧笑着自嘲道,「我得到消息之后,苦心潜伏在顺丰镖局半年,
本想捡一个漏,果然啊,我不是那有泼天大运之人。」

  李牧无奈的将双手枕在后脑上,闭上眼睛,仿佛思考什么事情。

  良久,李牧再次开口,「你被震断了心脉,活不了多久了。」

  「还有多久?」少年不装了,本来麻木的眼睛也渐渐恢复了神采。

  哪里是什么呆愣少年,哪里还有母亲姐姐被羞辱时的愤慨和对母亲淫声浪语
的绝望,只有平静和淡然。

  「活不到天亮,心脉勉强被内力维持着。」李牧说到。

  少年沉默了。

  「我理解你。」李牧道。

  「你不理解。」

  「不,我理解,你经历过的,我也经历过。」

  「你经历过个屁。」少年淡然的形象破裂,呸了一口。

  李牧面无表情的看着少年,道:「我自小家破人亡,全家被仇人抓到贼窝,
利用我贱淫我母,控制我父。又挟持我父母让我为他们杀人。」

  李牧说完,扭头看向一边,不说话。

  「呵呵,同是天涯沦落人,何不跟我一起走,黄泉路上做个伴?」少年调侃
道。

  「大仇未报,死不足惜。」李牧摇头。

  「你也是为了碧圭角?」

  「嗯,只有得到碧圭角,才有报仇的机会。这贼窝,水太深,太浑!」

  「比无极山如何?」

  「不相上下。」

  「呵」少年轻笑,「那如何报仇?」

  「不知道呢,走一步看一步吧,试试,总有希望的。」李牧轻声道。

  「为何救我?」

  「你是独子,碰碰运气而已。看来,我运气并不太好。」

  「潜伏半年,碰运气?」少年不信。

  「你以为我为什么选镖局?贼窝给我任务,我必须得完成,只有镖局,我需
要完成哪的任务,就接哪的镖。」

  「你运气……其实并不太差。」少年道。

  「嗯?」李牧疑惑的看了少年一眼。

  「你简直是气运之子,而我,仿佛便是为衬托你而存在的。」少年长吁了一
口气,忍着疼痛道:「你也说了,我是独子。」

  李牧豁然把双手从脑后放下,坐直身子,直勾勾的看着少年,道:「你的意
思是?」

  「这世间,只有我一人知道碧圭角在哪,可惜……」少年侧过头看向李牧,
「便宜了你。」

  李牧沉下心,平静了一下泛起波澜的心潮,问道:「为什么告诉我?」

  「我觉得你会铲平贼窝救出父母的。」少年说。

  「一定。」李牧坚定的说道。

  「那你介意在你有能力的铲平贼窝的时候,顺便帮一个已死去多时的朋友,
铲平一个和贼窝不相上下的另一个贼窝吗?」

  「义不容辞。」李牧明白了。这是,托孤?

  「在我肛门里,恕我不能帮你取出来了,自己动手吧。」少年仿佛了却了所
有心事,闭目不语。

  「好。」李牧没有质疑询问,起身蹲到少年身前,右手伸手顺着少年大腿摸
向后面,仔细摸索着。

  找到位置,两指一伸,空的。

  「再里面点。」少年毫无感情的说道。

  李牧再掏,两指没根而入,突然,顶到了硬物。

  就是它了,李牧心道。使劲一拔,一物从肛门中被李牧拖拽而出。

  举起硬物,接着月光看去,就仿佛是一只小一号的沾满秽物的牛角。

  「这?」李牧转头看向少年。

  「旋转底部打开,里面有文字。」

  李牧也不顾及秽物,摸索着在碧圭角底部,果然发现有可以旋转的暗扣。轻
轻一拧「啪」碧圭角的尾端便脱离主体。

  李牧手在树壁上蹭了蹭,伸手进去,夹住了一个皮质边边,使劲一拉,一卷
泛着荧光的卷轴被李牧持在手中。

  展开卷轴,在卷轴荧光衬托下并不难以观察,但是卷轴上面所记载的各种蝌
蚪符号让李牧头大,他看不懂……

  「这是?」李牧问向少年。

  「我和我爹都没看懂,也不敢给别人看,你以后暗暗研究吧。」少年闭目,
仿佛睡着了一样。

  「好吧,你还有什么遗愿么?」

  「让我走的体面一点,帮我把骨头正过来吧。」少年道。

  「好的。」李牧蹲下,对着少年的手臂的双腿,各自用力,嘎巴嘎巴嘎巴三
声,骨头虽然没接上,但是最起码看起来不在诡异的扭曲,与正常人没有差别。

  「那我走了?」李牧说到。

  「好。」少年忍着剧痛,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浑身剧烈颤抖,硬挺着没吼
出生。

  李牧脱下临时穿在身上黑色紧身衣,蹲在少年面前,轻轻把衣服披在少年身
上。

  少年感觉到李牧的动作,但并未多言,咬着牙挺着骨头断裂的痛苦。

  突然,少年睁开眼睛,面色狰狞,看了一眼李牧,又看了一眼胸口,一把泛
着寒光的匕首没入心脏,而刀柄,把我在李牧手中,少年问道:「为什么?」

  「习惯了。」李牧的手把着刀柄,摇来晃去,将少年的心脏彻底搅碎。

  「在我们那边,只有心脏碎了,再砍掉头颅才算死,我看你活着痛苦,送你
一程。」说着,李牧拔出刀柄,顺手一挥,少年的头颅瞬间离体而去,只剩不多
的血液从脖颈喷洒而出。

  李牧用盖在少年身上的黑袍擦了擦匕首上的血迹,看着死不瞑目的少年头颅,
轻声道,「走好,答应你的,说到做到。」

  少年原本怨毒盯着李牧的眼神也渐渐平和,嘴唇轻微蠕动,可是没有躯体的
头颅已经没有力气让他继续维持生机和活动能力。

  最终,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无尽的眷恋,少年的头颅闭上了眼睛。

  李牧用袍子擦干净匕首和碧玉角,纵身一跃,翻到树干中间,摸了几下,触
到把手,一拉,一扇窗打开,李牧轻身跃了出去。顺手把窗再次关上。

  在李牧关上窗的下一刻,原本闭上眼睛的头颅突然睁开双眼怒目圆瞪,眼中
布满纵横交错血丝,微微上翘起来的嘴角仿佛衔着无尽的嘲讽。而少年的躯干,
也微微有了动作,一点一点的向头颅方向挪动,虽缓慢,却坚定不移。

  少年人头得意的笑容不可自控,最多半个时辰,身体就可以和头部链接,恢
复一段时间,就与常人无异。阴符阴经,虽不能让人长生,但却将不死做到了极
致,可惜啊,除了我,在没有人知道阴符阴经的秘密了。

  少年得意,若不是时间太短,根本不能静心修行,何须用金蝉脱壳这种计谋
。谁又知道,阴符阴经是以意识修炼,根本没有所谓的功法,第一个观图之人,
直接把阴经以莫名之法手段映刻在意识中。

  任何人再得到阴符阴经,都只能看到各种不明意义的蝌蚪文,研究到死,你
们也要就不出功法。若不是百宝阁想欲杀鸡儆猴屠我全族,父亲岂能投奔剑宗。
不惜献上阴符阴经。

  当年父亲没上交碧圭角是对的,否则我怎能发现碧圭角中藏有阴符阴经的秘
密。该死的管家,竟然背叛父亲,待我神功大成,必屠你九族。

  还有剑宗,还有什么无极山,什么狼狈虎伥,什么镖师,都得死。

  平缓了一下情绪,少年暗道,母亲,姐姐,你们没有白白牺牲,待我练成神
功天下无敌,便去营救你们……突然,一道青烟飘到少年面前,少年一愣,不明
所以。

  片刻,少年原本瞪大的眼睛徒然凸出眼眶,姓李的镖师,你他妈还放火?

     ***    ***    ***    ***

  深夜掩盖不住大火,半个时辰之后,便有一队白衣负剑男女来此救火,剑气
纵横批出一道道隔离区域,良久,无物可烧的大火熄灭。

  一男子向领头人报告:「队长,大火始发于大树,树内已被人为掏空,应该
是临时驻地,树内发现一具身首分离尸体,四肢断了三肢,死后被毁尸灭迹,系
人为放火。」

  队长看了一眼被烧光的空地,沉默片刻,道:「留5个人追查,其他人跟我
回去禀报。」说完,转身离去。

  「是。」报告的人低下头,待队长走远之后,一挥手,余下的人跟着他一起
朝队长方向而去。

  留下5个队员,追查纵火之人的踪迹。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阴符阴经】(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