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征服!姬玛商团奋斗记(31)

人妻美妇 夏日小说网 59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世界征服!姬玛商团奋斗记(31)

  作者:indainoyakou
  2020/10/29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十章「余晖」#1

  统一曆十年,冬四旬。

  诺夫哥罗德商团对希姆基区的瑟安商团久攻不下,背后又遭到南侵结束、掉
头反攻的杰亚商团大肆席捲。儘管凭着雄厚财力在腹背受敌的状况下硬是支撑整
整两旬,如今能量已经耗竭,不得不集中剩余资源保全其中一条战线。

  当家阿布拉姆对瑟安劝降无果,向杰亚求和亦遭拒绝,在这两支拉娜人商团
背后的北方商团不是无心干涉就是无暇顾及,说是弹尽援绝亦不为过。

  王都积雪的四旬半,诺夫哥罗德宣布撤出希姆基区并解散专案小组。功败垂
成的奥洛娃带着部下们含恨归建,全力对付来势汹汹的杰亚商团。

  诺夫哥罗德并非毫无保留地撤退,他们留下数量可观的物资援助先前倒戈的
当地商家,并在双方合作契约中止后,仍继续支援未被瑟安收回去的据点。奥洛
娃事先布的点足以在东北角形成一道中立防线,这些商家被嘱咐要坚持到瑟安开
出某个不大可能的收购价为止。撤离当下的物资量、定期支援金都是奥洛娃彻夜
计算的结果。她不需要相信这些见钱眼开的商人,只要以实在的金额确保他们支
撑一段时间即可。

  琴娜的正面收买与姬玛的暗中笼络皆铩羽而归,可以想见诺夫哥罗德仍有相
当程度的余力。这股余力用来应付杰亚或许不怎么够,防範元气大伤的瑟安倒是
绰绰有余。对于找不到裂口钻的姬玛来说,收复东北角也不是那么必要,单纯是
用来提升自己在本家的信任度并减少分团的抽成压力。既然出手无效,她就坦率
地报告上去,重心放回终于给她等到破绽的情报网。

  「──已清除的伪情报源,共四处。部分人员回归,本地情报网开始自我净
化了。」

  叶卡捷琳娜打出的缺口,其实也是外部资金撤离的结果。最先遭到捨弃的都
是用来混淆视听的弃子,真正握有关键情资的几个点仍然效忠于庞大的酬金。虽
然已经锁定几个很有可能知情的目标,姬玛依旧逼自己忍下来。

  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必须好好地诱蛇出洞,然后……

  「小姬?」

  姬玛眨了眨乾涩的大眼睛,抬头望向不知为何出现在办公室内的艾妲。

  不对,这里不是深夜的办公室,叶卡捷琳娜也不在此处。

  沉寂一时的听觉缓缓复原,将再度热闹起来的小酒馆收入耳中。

  不知不觉睡着的姬玛正坐在角落的员工休息席。这张椅子会随乘坐者改变姿
势发出恼人喀吱声,是她在阿尔巴特区某间木工店跳楼大拍卖买回来、重新上过
涂料的廉价品。姬玛看了眼因降雪而挤满上门喝酒、配点下酒菜的客人们,转头
对等在一旁的艾妲扬起大大的嘴角。

  「口水,流下来了。」

  艾妲用恩客送给她的高级手帕擦拭姬玛髒兮兮的嘴角,擦完口水还拿来抹去
地上的污垢。姬玛明白艾妲不在意有钱人家送的礼物,但是这么做未免太可惜了
。要是她的话……一定会拿去贿赂对象社交圈外的目标!或者乾脆卖到外区!即
便是二手价肯定也有抱一次高级娼妇的水準啊!

  思及艾妲此举无疑向额外的零用钱说再见,姬玛痛心疾首地站到椅子上、伴
随喀吱声拍了拍艾妲的肩,然后带上蜜柑边装备边哒哒哒地跑到屋外。

  「哈啊……」

  艾妲还来不及拿冬天用的厚袍给姬玛披,她人已经冲到屋外喊一声「好冷!
」又跑掉了。

  经过教会救护所的妥善治疗,腹部刺伤又遭逢感染的夏儿拉娜日前已康复出
院、暂住人手充足的本家,由最近刚取得基础护理职照的露露芙悉心照料。

  露露芙戴着一顶云朵般蓬鬆的白色棉花帽,上头画了大大的红十字,黑色的
尾巴也绑起两只红色蝴蝶结;她像家猫似地套着可爱的皮项圈,项圈名牌上用歪
得很惊悚的字体写着「RURUFU」。

  「嗯喵!」

  露露芙自信满满地拿出鬼画符等级的职照,对着姬玛了不起地抬高下巴、用
鼻孔喷气。虽然什么基础护理全是此猫瞎掰,职照倒是有好好地附上二当家签名
。姬玛看着那副头都快贴到背后去的神气样,不禁担忧起夏儿拉娜的休养品质。
她往露露芙头上抛出一颗蜜柑,神气巴拉的红毛猫旋即猫眼大睁、以精明的脑袋
瓜计算出抛物线落点,当场捕获香香甜甜的橘色炸弹。

  「哇──咿!电电!」

  劈哩!

  哈呣哈呣的进食声响起,姬玛快步越过露露芙随意抛弃在地上的手绘职照,
踏入会议室旁边临时改装的休养室。

  「夏儿酱!身体有暖呼呼的吗!要咱充当妳的暖炉也没问题……呜吶啊啊!

  「嘘、嘘……!」

  姬玛原想钻进夏儿拉娜的被窝内、打着取暖名义大幅提升好感度,不料房内
单人床已塞到鼓得像座小山,倚床头而坐的夏儿拉娜正轻抚挤在她左右的小姐们
。这两位小姐都是当初分团合併时从夏儿商团转入本家的娼妇,夏儿拉娜疗养期
间,她们自告奋勇要将前老闆照顾得无微不至。不过两人对于眼前的任务有着不
退让的坚持,尤其是暖被窝与洗澡这两个部分,夏儿拉娜只好准许她们一块挤上
来了。

  「竟敢跟咱抢提升好感度的大好机会!这两个家伙开除啦、开除!」

  「她们只是累了呀……嗯……那就,帮咱添个火好吗?」

  「小事一桩!」

  姬玛绕到床的另一侧,这边靠近墙壁的地板上架了组吊挂式火盆,两步远的
角落堆着燃材,燃材正上方挂着一张冰霜雷射魔法卷轴。要是不小心打翻火盆就
用高级魔法一口气轰爆起火点──这种飒爽到无视成本的作风,大概是大当家的
点子吧。

  夏儿拉娜一派轻鬆地聆听姬玛精挑细选过的趣闻,做为回礼,她也说了些在
救护所内的体验。她曾偷听到驻院神官们谈话,说是住进监测病房的病患都无法
用一发究极治癒术搞定,教会高层打算将这类魔法重新定义为军用急救型魔法之
类的东东;姬玛不是很在意。说到曾有产妇分娩时因大出血被错误地施放治癒术
导致悲剧发生,姬玛「齁──」了声。其它什么二次感染论啊、乱七八糟的雷射
魔法刀啊,姬玛就更提不起兴致了。不过姬玛始终假装对以上话题很有意思,光
是看到精神奕奕的夏儿拉娜就值回票价。

  降雪的天空比稍早更加阴沉了。姬玛起身给火盆再添些燃料,悄悄地在她脚
边缩起身子睡觉的露露芙很有精神地跳起来。夏儿拉娜说她可以在这儿帮忙处理
一些事务,但是姬玛要她好好休养,顺便当做是给秘书们一个强化训练的机会。
夏儿拉娜隐约听得出姬玛的真心,因而流露出担忧的神情。姬玛假装没察觉,用
大大的笑容与逗猫声掩盖差点融化于夏儿拉娜面前的心防,不给她开启话题的机
会就跑掉了。

  「姬玛……」

  夏儿拉娜的呼唤声没能穿越风雪,去到它应该去的地方。

    §

  三天后,在名列第二位的多姆拉商团猛攻下,达尼洛夫区的露可商团终于山
穷水尽,于四周插满敌旗的本馆宣布倒闭。露可麾下娼妇及杂役大半投奔在该区
设点救援的红熊商团,试图再和邪恶的入侵者打一场,但是当地商家几乎都遭到
多姆拉收编了。前当家潘蜜朵散尽一切,只身来到雪降得比阿尔巴特以南更寒冷
的希姆基区。

  潘蜜朵不像托拉能够保存实力,她也没有笨到对姬玛的迟滞请求照单全收,
她是凭着自己的意志决定与红熊联手、力抗多姆拉的。然而红熊方面并未如她所
愿地全力支援她,反而是以瓜分达尼洛夫区为目的在行动。即使多姆拉与红熊确
实在后方缠斗,露可的地盘仍遭到两家蚕食,最终形成再也无法挽回的死局。努
力游走于两家之间、试图谈出一条生路的潘蜜朵,这才体认到自己的挣扎不过是
场笑话。

  如果说盟约只是种欺骗策略,那么姬玛向她伸出的手也是……

  「──潘蜜朵!辛苦妳啦!比咱预测的多撑了八天吶!」

  姬玛商团南区分馆内,潘蜜朵疲倦又难过地趴在一楼杂货店柜台上,她已经
在考虑就此退隐回老家、过过贫穷但无心机的日子了。她讨厌尔虞我诈的商场,
讨厌希姆基区的寒冷,讨厌小不点穷酸的绿袍,讨厌每次都用来招待的蜜柑。至
于淋上美丽可口的枫糖浆、洒满香气逼人的香料、看起来豪华又美味的热腾腾猪
排……

  「这、这什么诡异的搭配啊!唔呣唔呣!好吃到烦人耶!嗯呣唔呣!呜……
呜咕!咳!咳呃!」

  「吃慢点吶。」

  基于南方民族鹹甜分明的原则,姬玛在赶来这里的路上已做足会被潘蜜朵嫌
弃的心理準备。她原先的构想是用刚炸好的肉排搭配甜点麵包来疗癒潘蜜朵的味
蕾,不过菜单中途给艾妲截获并窜改,最终端出一道让她本能地皱眉吐舌的料理
。要不是没时间更正,她才不会端出淋了糖浆的超厚肉排──但见潘蜜朵吃得津
津有味,姑且放过那对最近越来越嚣张的大白奶吧。

  充足的糖分抚慰了疲劳困顿的身心,让稍早还神经兮兮的潘蜜朵放鬆下来,
挺着一粒饱肚瘫软在柜台上。姬玛向老闆娘要来一件绒毛大袍,亲手为眼神有点
轻飘飘的潘蜜朵披上。这时洛瑟娜带着一脸神清气爽的男客下楼,姬玛朝她挥挥
手,就两人事先排演过的一搭一唱来哄着血液正集中于胃部的潘蜜朵。

  在姬玛盘算中,保存实力的托拉是见不得光的奇兵,孑然一身的潘蜜朵则是
应付本家用的烟雾弹。此人已失去可为本家带来利益的影响力,论及能力又刚面
临灭团之灾,无论如何都算不上是值得投资的要员。

  目前是这样没错。

  一旦商团规模向上提升,终究需要像潘蜜朵与托拉这种适合坐在高位指挥的
人才。本家方面已开始和特列波娃家合作、加强培训玛芙拉小姐的经营能力,东
区分团的阿珊娜亦持续精进中。大当家、二当家、玛芙拉加上阿珊娜,如此已有
统领四区的人选。反观姬玛这边,目前只有夏儿拉娜能够主导一区,这区还必须
是她的直辖区;换句话说,比起亲上火线,姬玛更想要像现在这样行动自如。

  对于尚无余力培养高阶人才的姬玛而言,潘蜜朵可以说是未来规划不可或缺
的一员。

  思考因饱足状态迟缓化的潘蜜朵一字一句听进姬玛与洛瑟娜所说的话。她尖
尖的鼻子无辜地吸了几下鼻水,残留肉香味的嘴唇不时呼出白息,像个可怜受冻
的少女。姬玛与洛瑟娜好几次把她看成无家可归的女孩子,其实潘蜜朵与玛德琳
差不多大,已是少女二字难以负荷的年纪。

  潘蜜朵本来不是很信服眼前的小不点。

  她曾经认为自己能撑得比姬玛还久。要是能联合红熊打败多姆拉、等到姬玛
那边闹翻,蜜柑同盟就得改称洋葱同盟,由她来成为另外两家的支柱,达成从达
尼洛夫区进军全王都的宏愿……可惜事态发展偏向姬玛预测,三家之中最稳定的
还是防守成功的希姆基区。

  双方要做的事并无不同,差别只在由谁来主导。既然姬玛赢得这场耐久赛的
头筹、自己又落得一无所有的下场,实在没有立场再去跟人家争第一。

  身体重新充满能量的潘蜜朵,默默打消了懦弱的退隐念头。

  她握住姬玛伸向她的手。

  「……好冰!」

  「咱可没有那么暖和的大衣吶!呜哈哈!」

  「等等,妳干嘛?别钻进来!我对女孩子没辄啊……!」

  「别在意、别在意!蜿蜒曲折的人生才叫人生嘛。」

  「噫噫噫……!妳这小不点果然怪怪的啦啊啊……!」

  潘蜜朵‧妮卡奥芙娜,加入姬玛商团。

    §

  她的名字叫丘妮。

  发音好记,字母不长,一如她空虚又舒适的人生。

  直到她十岁为止持续性侵她的父亲唯一留下的,只有这道简单又悦耳的名字

  为了这个名字,她可以剪掉所有头髮,往自己的肚子插一刀,换取不得不在
致死家暴中起身反抗、因激烈争夺失手误杀父亲的美名。若是不干到这种程度,
村里长老大概会对能够做许多工作的父亲睁只眼闭只眼,再将她以弒亲之罪处刑
吧──决定杀死第一个人的那天起,丘妮做了她一生中最漫长的思考。当她在教
会救助下捡回一条命,思考之匣从此牢牢闭上。

  过去那个每天吃不饱、活受罪的女孩子死了。

  她必须彻底重获新生。

  她是丘妮。

  脑袋空空得很舒服的丘妮。

  丘妮擅长活用场地玩躲猫猫,所以她成功在倏然而起的战争中活下来。

  丘妮毫无心机地对待每个人,所以她在战后互相扶持的社会顺利长大。

  偶尔有人想欺负单纯的丘妮,他们都遭逢不幸的意外,真是恶有恶报啊。

  随着被人欺负的次数增多,丘妮也开始学会欺负人。

  丘妮十分擅于这项做起来一点也不开心的技俩。

  但是,因为丘妮已经不是小孩子,她必须稍微接触「金钱」这个坏女孩。

  过去总能领到麵包与热汤,如今这些东西都得用钱买。

  得到钱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欺负人,一种是拿别人给的钱欺负人。

  即便是脑袋空空的丘妮,也明白后者能让她吃得更饱。

  于是丘妮开始听从有钱人的指示欺负别人。

  她会先走好几天的路,到达地点潜伏好几天,再像只不祥的黑鸟带给目标突
如其来的恶耗。

  因为每次欺负人的地方都不一样,那些想复仇的人很难找到她。

  丘妮可以在烂泥巴池里躲上一整晚。

  丘妮可以藏身暗处只吃脚边的虫子。(有时会肚子痛)

  丘妮可以忍受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只要最后能用手中的铜币买到麵包和热汤,一切就值得了。

  丘妮是不需要思考的傻瓜。(喀砰!)

  这样的傻瓜,有时意外地敏锐。(呜!)

  她知道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叩隆叩隆。)

  父亲是对村子有贡献的壮丁,只懂吃喝的小孩子最好闭嘴。(砰!)

  僱主是比她更会欺负人的人,不该质疑终将成为钱的疑惑。(啪喀。)

  若是比僱主更可怕的人……(咚。)

  「好痛……」

  丘妮第一次在欺负她的人面前开口,是因为她的手臂断得很不乾净,骨头都
刺进肉里面了。

  反抗失败不要紧,总有人比她更擅长欺负人。

  逃跑被逮有点惨,不过她还有最后的必杀技。

  至于打开大腿却无法奏效……这还是头一次碰到。

  因为对方是女人?不喜欢年轻可爱的女孩子?还是太生气了?我有欺负到她
的家人吗?她怎么会知道我住哪?足迹?气味?长途追蹤?僱主曝露的?僱主设
计的?要怀疑并追蹤她只有执行任务的时候吧?是哪一号僱主?有鬍子的男人?
胸部很大的女人?知道了对现况有帮助吗?能够解除被欺负的状态吗?一团混乱
一团混乱一团混乱──不知不觉加速运转的脑袋,重新为她打开了思考之匣。

  万般思绪收束于剎那间,继痛到不行的左臂之后,她的右臂也跟着迸出深到
骨子里的闷响。

  「啊嘎……!」

  丘妮的脸颊很久没有被泪水弄得痒滋滋,村子里的回忆全都乘着泪痕涌现。

  明明是让她讨厌到宁可遗忘的过往,为何却在这时眷恋起来呢?

  双手被又高又瘦的女人折断、腿骨也遭钝器打断的现在,丘妮察觉到了。

  因为这是最后了啊。

  「咱来接手。」

  丘妮努力抬起痛到脸颊肌肉都僵硬的哭脸,看向在她面前咚地一声摆好椅子
的那人。

  如果把自己无意间记下来的事情都说出来,就能像以前一样受到教会救治吗

  只要能够脱离被欺负的局面,无论这个人想知道什么她都会说的。

  然而……

  「很暖和吧?这是咱在教会鬼混时学来的吶。」

  身披绿袍的少女蹲在四肢骨折的丘妮身边,以发出淡光的手掌治癒她右腿的
腿骨。

  暖意汇聚于似乎已重新接合的骨头,突然又伴随「喀咕」一声断开。

  丘妮湿热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往上翻起,右脚传出比刚才更加强烈的痛楚。

  「使用次数有限,用来拷问实在不划算吶。要是妳撑得太久,咱只能用传统
手段……」

  一个穿着深褐色皮靴的男人走近她们。

  外头正下着大雨,丘妮又疼得脑袋发晕,因此并未听见男人开门与踏步声。

  但是她看到了。

  用几近失神的泪眼看见那个男人放到椅子上的器具。

  那是她某一任僱主会用来欺负人、把人从生物变成肉块的道具。

  原本对身外之事漠不关心的丘妮,或许是真的累了,她开始害怕自己将面临
的遭遇。

  「噫噫噫噫……!」

  丘妮感觉到全身血液都在沸腾,她使尽所有力气挣扎,却只像条虫子原地蠕
动。

  雨水声抹去了她的呻吟,她夹杂在呻吟间的惨叫,以及惨叫过后的呜咽。

  治癒及断开很快就过去,比想像中还要快。

  可是这个人什么都没问。

  从刚刚开始就只有拷打,没有发问。

  前后历经八次断骨之痛、痛到脑袋都烧起来的丘妮受不了了。

  她拼命地撑开热汗沾湿的眼皮,以满布血丝的双眼紧盯对方手中的木头钉槌

  木钉抵在她发麻热痛的右掌心上,先是前端刺破肌肤,接着「叩」一声──
整个削尖部位都插进肉里、击碎骨头。

  「呃呃……!呃呃呃呃……!」

  丘妮发出她很久很久没有喊过的难听呻吟。

  那是隐约知道事情不会就此结束、又迫于本能祈求奇蹟降临的声音。

  比起生来就有的洞被父亲贯穿……直接往她手心闢肉要痛多了。

  血尿在她股间混杂交融,不一会儿连屁股也涌出热热黏黏的东西。

  几度就要断开的思绪之丝,总是在她以为坠落到底之后弹回脑袋。

  丘妮不得不重新张开双眼。

  她已经不想再痛苦了。

  就算这个人不想从她嘴里问出什么……为了儘早结束痛苦,她也要说出来,
说出绝对不能说出口的事情。

  痛楚、恐惧、回忆、悲伤,全部随着这项决定化为深沉的麻痺,只剩丘妮的
嘴唇仍在扭动。

  「女人……」

  首个单字脱口而出时,她在一瞬间看见了光芒,那道光芒以某种形式告知她
为什么不能说出口的理由。

  年幼的自己是怎么理解的呢?

  或许是因为当初拯救的对象是自己,才能糊里糊涂地搞懂吧。

  现在的她则是在光芒出现的这一瞬间理解了。

  之所以从最初开始就不能说,全是为了拯救眼前的少女。

  这个已从它处获知模糊且不堪的真相、既寻求又拒绝验证的矛盾少女。

  丘妮明白了。

  可是光芒闪现后,她重新被拉回血迹斑斑的小屋,回到痛苦嘶叫的现实。

  在拯救他人灵魂的使命面前……丘妮胆怯地选择了从苦难中解脱。

  「……黑皮肤女人啊啊啊啊!」

  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感受到的神性,迅速从每个发疼部位消散而去。

  「黄色和红色头髮的黑皮肤女人啊啊啊啊啊啊──!」

  她感觉得到,自己被某种存在放弃了。也许从一开始就没人在乎她吧。

  「好痛啊啊啊啊──!爸爸啊啊啊啊啊啊──!」

  泉涌而出的情感像是要弥补这些年来的空虚,使她的哭喊声响遍简陋的屋子

  黑色天空降下的大雨无情地封锁住屋内迴响的叫声。

  数秒后,屋里发出了打雷似的瞬间闪光。

  橙红色光彩唤醒急速流逝中的意识一隅,那是丘妮小时候骑在还没变坏的爸
爸肩膀上、父女俩共同仰望夕阳余晖的记忆。

  待续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世界征服!姬玛商团奋斗记(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