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准则】 第一卷 第3-4章 (授权代发)

一夜情 夏日小说网 122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淫妻准则】 第一卷 第3-4章 (授权代发)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八九不离十
2021/7/18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9937

                第一卷

                第三章

  「真不愿意试一试?那我就撤了。」看到微信名为「心理大师」接二连三发
来的验证消息,我顿时也是不屑的一笑,虽然我这人不求上进,但从小跟着父母
见的多,看的多,加上在机关单位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人情世故还是懂得不少。

  像这种一上来就夸夸其谈的人,我也算见的多了,基本上都是嘴炮多一点。

  而且,由于当时我正好退出着微信,他的第二条验证信息,可能是由于ba
gel,我并没有看到。

  不过,因为今晚太多惆怅,原本想将其拉黑的我,在刚要点击的瞬间,突然
又念头一转,收回了手指,反而点了同意好友请求,倒也想真的听听这位大师,
怎么在我面前夸夸其谈。

  而我也没意料到,很多事情,其实往往都在这一念之间。

  好友一通过,那位心理大师立刻发来了消息:「虽然有十足的把握,但你要
不同意,我就真的撤了。」

  我见了,甚至有些懒得回复,但还是抱着打趣的心思回道:「见过自大的,
还真没见过你这样上来就如此自大的。」

  「呵呵。」心理大师并不以为然:「我首先想请你回答我,真的做好准备淫
妻了吗?还是也不过就是一个意淫者。」

  见此,我顿时兴趣全无,直接关上了手机,有些意兴阑珊的浏览器论坛起来。

  直到终于有了点困意,关闭计算机前再次打开了一下手机,没想心理大师还
贼心不死的发来一大串消息。

  淫妻有三准则:
  一、男方必须全程参与,避免单男与妻子单独相处;
  二、一切行为必须可控,避免过强的刺激导致夫妻生活索然无味;
  三、避免熟人参与,特别是妻子单方的异性朋友参与。

  一旦能够严格遵守以上三准则,恭喜你,将会在体验到初层次淫妻快感的同
时,又不用担心有任何失控风险。

  但是,如果你能接受突破三准则,那么恭喜你,将会体验到多数淫妻癖一辈
子都体验不到的复杂快感,但友情提示,可能存在婚姻失控的风险。

  那么你呢?会选择哪一种?

  快速的浏览一遍心理大师发来的消息后,我心中不由有些意外,做为一个长
期活跃在各大淫妻论坛的我,也算见多识广,理论方面倒也不是吹的。

  心理大师发来的这些,其实我心中也有一个模糊的认识,但因为知道一切都
可能成为现实,倒也真的没有认真考虑过,此刻听心理大师一番分析,我不由竟
是有些意动。

  如果真的能够成为现实,我又会选择哪一种?

  猛然回过神来,又自嘲的笑了笑,看在心理大师也不是一个完全嘴炮的份上,
当即就回复了一句:「说的再好听也没用,拜拜,睡觉了。」

  心理大师很快就回复了过来:「那是你并没有摸透你老婆的心理,放心,我
很快便会让你看到一个结果的。」

  我笑了笑,没有再去回复,当即关闭分身,退出了微信。回到卧室,婉柔依
然正在安稳的熟睡中,而我小心翼翼的躺下,还是辗转反侧了许久才算入睡而去,
只是在入睡之前迷迷糊糊的那一会,不知为何,脑海中又回荡出了心理大师发来
的那个淫妻三准则。

  第二天是周五,在单位混吃等喝,喝茶看报的度过了悠闲的一天,倒也轻松
自在,期间登录小号微信看了一下,发现那个心理大师除了昨晚最后发的一条消
息外,再无动静。

  又随便和其他几个论坛中认识的人聊了几句,发现大多都是和我一样,单方
面的淫妻者,想要成为现实,遥遥无期。

  对于一些偷拍自己老婆照片,上传分享的行为,我看上去也是索然无味,毕
竟淫妻淫妻,没有妻子的配合,就真的只是单方面的意淫了。

  一时间,说不出的意兴阑珊,甚至感觉这样悠闲的生活也有些索然无味。

  第二天周末,不过在轮到婉柔好不容易休息的时候,我们单位却临时有个工
作任务加了一天班。

  忙忙碌碌一天终于过去,眼看周围同事都已纷纷回家,我伸了个懒腰,当即
就用手机打开了淫妻论坛,先是疯狂浏览一阵,只感昨天的意兴阑珊顿时一扫而
空,再次寻得了久违的激情,

  随后打开微信小号一看,发现有几个论坛的朋友发来了消息,除此之外,那
个心理大师聊天框中,直接显示了六条的未读信息。

  抱着无聊一看的态度打开了聊天框,第一眼看去顿时让我心中一震,慌忙打
开了前面几条合并的发送过来的聊天记录,大致浏览一遍后,顿时脸色大变,连
忙回复问道:「你是谁?」

  一回复完,我当即就又打通了一个电话:「郭晓,只有一个微信号能查处对
方的地址和信息吗?」

  郭晓是我从小玩到大的一个发小,算的上一个严格意义的官二代,同样公安
系统,不过做的却是文职,性格大大咧咧,但是很仗义。

  郭晓很快回复道:「方圆哥,出什么事了吗?只给我一个微信号很难啊,要
是我有他好友还行。」

  我沉默了一下,好友是暂时是不能让郭晓加上的,只能道:「你先尽量查查
。」

  「得了,我先查,有什么事你再通知我。」郭晓当即应承了下来,而我挂断
电话后,直接将心理大师的微信号,推给了郭晓。

  而心理大师这时也发来了信息:「放心,我并没有恶意,不过为了保护我自
己,你们暂时也是查不到我的信息的,或者你仔细看看,你老婆已经试过了。」

  我心中巨震,再次回复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急。」心理大师回复道:「你最好先看看聊天记录,再做决定。」

  我看了,深吸一口气,只能暂时按捺下心中的急躁,看起来心理大师之前发
送来的消息。

  后面两句就是他对我老婆的分析:「很简单,你要明白,你老婆是什么工作,
她并不是没有任何感觉,只是她的工作性质和环境影响着她的性格,让她很难像
常人一样肆无忌惮的释放自己的真实想法,这点你应该比我清楚,或许还有以前
一些事情的影响,你并不知道的哦。」

  第二句便是:「你老婆是一个要强的人,她不会允许自己在你面前表露出自
己软弱的模样,她更不会把自己最不堪的一面展现在你的面前,或者说任何一个
男人面前,这便是她爱你的方式,也是保持自我的方式。」

  所以,常规方法不可能取得任何突破的,聊天记录奉上,自己感受。

  我深吸一口气,点燃了一根烟,用微微颤抖的手点开了心理大师前方合并发
送的几条聊天记录,看着头像赫然是他与我老婆婉柔的聊天记录。

  「你是?」婉柔第一句便是一个疑惑的表情。

  「哈哈,一个前来报恩的人。」心理大师回复道。

  婉柔:「??」

  心理大师:「妳太压抑了,我会帮助妳释放妳的本性,释放出妳应该拥有的
风情。」

  面对心理大师有些暧昧的话语,婉柔明显直接怒了:「你自己离开吧,恐怕
你不知道我是刑警队的。」

  「我当然知道。」心理大师丝毫不见慌乱:「接下来我说的事情,可能会让
妳有些紧张,但请放心,我并没有任何恶意,只是一些帮助妳的小手段而已。」

  心理大师这段话发完,接着直接发送了几段视频,那几段视频在我这里同样
能看到,而点看观看之后,不由让我心神俱震。

  因为视频中显示的正是婉柔在提升副大队长之前,我们找关系,前往两个领
导家中送礼的画面。

  虽然只是小区内的一些监控视频,我们也就拿着一些再普通不过的礼品,但
正如心理大师接下来的那些话:「虽然这些视频并不能代表什么,但我想,没有
几个人能经得起调查。」

  「你是谁?」婉柔问出了和我同样的问题,接着两人很长时间都没有任何聊
天。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婉柔才再次道:「你想干什么?」

  心理大师似乎就在等着婉柔,立刻回复道:「刚开始就说了,报恩,帮婉柔
姐妳释放自我的本性,很单纯的没有一丝恶意。」

  「不过,妳也应该试过了吧?想要查我位置和信息,妳做不到的。」

  心理大师的一句话顿时让我心凉了半截,婉柔果然试过了,果然正如心理大
师说的,并没有用。

  几乎在同时,郭晓也打来了电话:「方圆哥,我试着加了那人的微信,没想
一下子就通过了,但是没用啊,对方是个高手,IP是虚拟的,而且一直在跳,
微信号也没有任何信息。」

  「行,知道了,你多留意。」我不想多说,当即敷衍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看着心理大师一直没有回复任何消息,也不由再次点开了剩下的聊天记录,
心中也盘旋着,到底可能是谁。

  虽然婉柔晋升副大队长,托了几处的关系,但知道实情的人并不算多,我和
婉柔各自爸妈,肯定首先排除了,送礼的两个领导,应该不会这么傻逼用这事要
挟吧。

  郭晓也是知道实情的,其中一个还是透过他的中间关系,但他家的特殊背景,
而且还是从小玩到大的交情,加上那货也不缺女人,应该也不至于。

  而且从心理大师的话中来看,像是对我和婉柔非常熟悉,那么又会是谁?

  一时间思绪乱成一团,我只能继续看下去聊天记录。

  婉柔铁了心不想让心理大师得逞:「不管你是谁,是什么目的,大不了我脱
了这一身警服,也别想从我这得到什么。」

  「早料到妳会这么说了。」心理大师成竹在胸的回复道:「妳一个人倒是可
以,但妳送礼的领导呢?妳托的关系呢?我记得不错的话,其中一个还是通过妳
公公找的关系吧,他们怎么办?我想做为举报人,应该会是享受被保护的权力的
。」

  婉柔半天没有说话,心理大师停了一会又道:「其实妳应该换个角度去想,
我一旦用这些事真的要挟到妳了,我也就有把柄落到妳的手中了,大家谁都不用
怕谁了。」

  「无耻。」婉柔只能这样回复道,停了一会又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心理大师很直接:「接受我的调教,释放妳身为女人的风情。」

  我不知道当中经历了多么复杂的挣扎和痛苦,一时间心中也是有些窒息,正
好第一段聊天记录结束,还没等我点开第二段,只见心理大师又发来了新的消息: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如果你老婆不告诉你的话,这件事你只能当作不知道,
不然的话,我可是会把有关你的癖好,你的一些幻想,统统告诉你老婆的哦。」

  「操你妈。」我见此,不由也怒骂出声,不得不说心理大师真的把我和婉柔
拿捏的准准的,而心理大师却是一点也不恼怒:「再次重申,我并没有任何恶意,
或许等到你们知道我到底是谁的时候便会明白,如果聊天记录还没看完的话,请
接着看哦。」

  我深吸一口气,其实也豁然想通,如果心理大师真的以此要挟了我们,大不
了就是鱼死网破,而在这期间,我们也有很多方法,去抹平一些痕迹。

  心中稍稍安定少许后,我不由再次点开了第二段聊天记录,看到第一行字的
瞬间,即使本来有些急躁,但还是控制不住的有着一股热流从小腹中涌动而出。

  脑海中不自主的就回想起了,心理大师上面一句话:「接受我的调教,释放
妳身为女人的风情。」

  而婉柔在足足沉默了半小时后,回复的却是:「先告诉我,是怎么样的调教
。」

  「先告诉我,是怎么样的调教?」虽然我知道这样简短的几句话,婉柔不知
经历了多少痛苦的挣扎;虽然我不知道,此情此景下,不应该想那么多,但这一
切不正是我梦寐以求想要变成现实的吗?

  「很简单的。」心理大师似乎早有预料:「只需要按照我的要求,完成一些
小任务即可。」

  婉柔是保守古板,但并不代表什么都不了解,甚至做为刑警,她了解的比常
人还要多一点,恐怕调教二字入目的一刹那,她心中便已经有所预料,但不一会
她还是回复道:「虽然你很无耻,但我承认我现在拿你没办法,不过这并不代表
我一定会完全听你的,大不了鱼死网破,我们要约法三章。」

  「好,妳说。」心理大师很快回复道。

  「一、给我一个期限,什么时候算是结束。」

  「两年?」

  「太长。」

  「那一年吧。」

  「还是太长。」

  「半年总行了吧。」

  「三个月。」最后婉柔干脆的说道。

  「好,遵从妳的意愿。」心理大师也很干脆的回复道。

  接着,婉柔又说出了第二个条件:「不能强迫我和别人发生任何实质的关系
。」

  我看到这一切,心中豁然一热:「如果仅仅是不发生关系呢?」

  心理大师就像是未卜先知一般,问出了我所期待的问题:「那就是代表着,
除了发生实质关系以外,其他任何事情都可以对吧?」

  婉柔很快回复了一个讥讽的表情:「如果我说不,你会同意吗?不过你要让
我有一个接受的过程。」

  「愉快达成协议。」心理大师发了一个笑脸回复道。

  我看着那一行行聊天记录,一时间有些愣住了,心中无法抑制的有团火在燃
烧,但也有些恍然。我苦苦煎熬,梦寐以求了一两年的事情,竟然就这么被另一
个男人实现了。

  不由自主咽了咽口中唾液间,我甚至有些动摇:「如果不是这样的方式,真
的还有其他办法吗?」

  「第三,我要见你,地点、时间任你挑。」婉柔很快说出了第三个要求。

  「我答应。」没想心理大师竟然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不过,那要在三个
月调教时间过后,妳还真的想见我的时候。」

  「好。」婉柔又道:「把我这个微信删了,我会申请一个小号加你。」

  「遵命,女王大人。」心理大师乐呵呵的说道。

  看到此处,我明白婉柔必定还抱着先暂时附和,再伺机寻找方法的念头。

  而接下来几条信息,就是婉柔小号与心理大师的聊天记录了。

  心理大师:「准备好了吗?现在我要确定一下自己的诚意。」

  婉柔:「说。」

  「告诉我,妳今天穿的内裤颜色。」

  我的心伴着火热猛地一紧,却见只是面对这样简单的一个问题,就沉默了许
久才回复道:「黑。」

  「拍给我看。」心理大师继续说道。

  又是长时间的沉默,我赫然看到一张清晰的照片映入眼眶,那双匀称结实的
双腿之间,正是一条保守的棉质黑色内裤紧紧包裹着婉柔最私密的部位,隆起成
宛若肉包子一般,鼓鼓的一片,甚至还有几缕黑色的毛发不安分的窜动而出。

  「我……」看到这张照片的一瞬间,我不由豁然起身,发现裤子内的阴茎瞬
间硬到发涨,思绪有些恍惚间,脑海中回荡的唯有一个念头:「我的老婆,我的
婉柔第一次被除我之外的男人看到了。」

  接下来的聊天记录就是心理大师说婉柔的内裤太保守了,近期会邮寄几条新
的内裤送给婉柔,而婉柔一个「好」字的回复,顿时让我心神又是一阵激荡。

  坐在办公桌前,许久许久,随着叮咚一声声响,顿时就发现心理大师再次发
来了一条消息,却是几个英文数字的组合。

  还不等我询问,心理大师就发来一个笑脸道:「说了,我没有恶意,这是我
微信号的密码,我们可以轮替着来哦,大胆去实现你的那些幻想吧。」

                第四章

  「我们可以轮替着来哦,大胆去实现你的那些幻想吧。」

  心理大师简单的一句话,顿时让勾起我心中无尽沸腾的火热,双手微微有些
颤抖间,打字回复道:「如果你有什么企图,我绝对不会饶过你的。」

  「放心,合作愉快。」心理大师语气轻松的回了一句,便再也没有了任何消
息。

  再次坐在办公桌前沉默了许久,我不由鬼使神差的登上了心理大师的微信号,
打开一看发现好友列表中,光秃秃的就郭晓、我和婉柔小号三个好友。

  除此之外,无论是朋友圈还是实名信息,都是空无一物。

  最终还是怀着一丝复杂的心情回到了家中,推开房门一看,发现婉柔正做好
了饭菜,坐在餐桌前怔怔出神。

  听到我开门的声音,只见她豁然起身,看向我的一刹那,眼神中第一次透露
出一股软弱无助的表情,然后低声类似于喃喃道:「徐方圆。」

  我见此,不由也是一阵心痛,甚至有一种冲动,想要将一切全盘托出,我们
两人一起去面对,去解决,但话到嘴边却又是强装出一抹笑容,快步走上前去温
柔的问道:「老婆,怎么了?」

  「没事。」等我走到跟前,婉柔却又是当即收起了之前那中软弱的表情,哼
道:「今晚菜炒糊了,但徐方圆你也要给我吃完。」

  「得了,保证完成任务。」

  我嘿嘿一笑,当即一手揽住了婉柔的肩膀:「走,一起看看老婆大人炒的菜
有多糊。」

  婉柔不语,依然照旧到厨房为我盛好了饭菜,一时间都让我感觉之前她透露
的那抹软弱是幻觉一样。

  「唉~」我表面笑着,心中却是一叹,或许真的如同心理大师那句话,是性
格使然,婉柔太过要强,甚至要强到自己不能透露出一点软弱,就像是害怕自己
一旦软弱,就会失去自我一般的感觉。

  对于这点,我一直心存疑虑,加上今天心理大师说的话,难道婉柔在小时候
曾有过什么阴影?

  带着深深的疑惑和复杂的思绪,我和婉柔依然边吃边聊着,其实我和婉柔又
何尝不一样,婉柔在想着能够寻找到解决的办法,我不可否认有些淫妻癖在作怪,
但真的也是在想着,能不能在暗地里解决这件事情。

  一夜睡得并不算很安稳,手握心理大师的微信号,我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机
会施展任何,和婉柔在一起时我是万万不敢的,但又总不能我一不在家就开始。

  以婉柔的敏锐感,很快就会发现不对劲的,而且我也在考虑,要不要真的按
照心理大师说的去做,一旦做了,就又有一个把柄落在他的手中了。

  在迷迷糊糊中睡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我还是借口加班外出了,倒不是为
了调教,而是又找了一个在公安系统上班的朋友来到当初我们送礼的两个小区调
阅监控,毕竟郭晓虽然基本不可能,但还是要以防万一。

  可惜,小区监控只能储存三个月,一切都是徒劳。

  倒是中间郭晓那小子打来了电话,说查到对方位置和IP了,我刚刚一喜,
突然就想到卧槽,现在这个微信不是在我手机上登陆着吗,连忙以没事了为由,
让他不再查下去了。

  又接连试了几个方法全部没有作用后,我突然发现,即使找到了心理大师,
只要心理大师还手握着那些视频证据,我们也是丝毫没有办法,我想婉柔今天冷
静下来之后,也必定想到了这一点,那么她接下来会如何做呢?

  淫妻是种病,无药可治,明知道眼前的情况已是有些脱离了掌控,但内心就
仿佛有个魔鬼的声音在低吟,诱惑着我来到空无一人的单位,打开了心理大师的
微信。

  深吸几口气,再三犹豫挣扎,最终我还是向婉柔小号发出了消息:「在干什
么?」

  简单的几个字发出,我却感觉心砰砰只跳,此刻我的所做所为就像是一个偷
窥者,以老公的心态,别的男人的身份,窥探着婉柔到底会以怎么样的状态面对
心理大师,到底又能接受到什么程度的调教。

  一句话发出,足足等到我急的抓耳挠腮,才算等到了婉柔的回复,很冷淡:
「有话说。」

  饶是心中满是理论知识,但一真到了实际,我反而有些慌乱,顿了几顿,才
算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道:「忘了吗?妳要接受我的调教。」

  「开始吧。」婉柔依然很冷淡。

  「妳现在干什么?」

  「收拾家务。」

  「老公不在家吗?」

  「加班。」

  「呵呵,多久没做爱了?」

  「前几天刚做过。」

  「做爱爽吗?」

  「还好。」

  「想不想试试别的男人是什么滋味?」

  「你说呢?」婉柔反问道

  「呵呵。」

  我一时语塞,突然念头一闪,飞快从论坛中挑选了一张坚挺的阴茎照片,发
了过去:「告诉我,看着有什么感觉?」

  婉柔回复的很快,没想还是一个反问句:「你多大年纪?」

  「什么意思?」我连忙问道。

  「感觉你年纪应该不大。」

  「为什么这么说?」

  这一次,婉柔停顿了一会才回复道:「因为你问的问题太幼稚了,不过如此
。」

  刚发完这句话,只见婉柔又道:「如果你年纪还小,不要继续误入歧途了,
就此结束如何?」

  「卧槽。」一瞬间,我都有点佩服起婉柔的膨胀,妳现在可是有把柄落在别
人手中,即使平常习惯了发号施令,各种胜券在握,但这个时候刺激对方真的好
吗?

  与此同时,我也感觉到自己被深深的羞辱了,即使以前也是满腹理论知识,
但今天确实有点手忙脚乱,毫无章法,当即深吸一口气道:「等我几分钟。」

  见婉柔并没有回复,我连忙整理一下思绪,虽然感觉今天确实有点栽了,但
怎么也得扳回点场面了,各种语言汇总于心,我当即再次深吸一口气,发送道:
「重新开始调教吧。」

  没想又苦苦等了一阵,却换来了婉柔回复道:「我这会在忙?」

  「??」我心中顿时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看来妳并没有诚意。」

  「不敢。」婉柔回复道:「我虽然答应了接受你的调教,但我也有正常的生
活和工作,有关这个,我想再加一条约定。」

  「你说说看。」

  「每周两天,每天最多一个小时。」

  我愣了一下,随之沉吟道:「可以,但每次调教妳态度必须端正,不能敷衍
。」

  「可以,不过我确实忙了,今天再说吧。」

  「好。」

  随着一个好字落下,我只感格外的沮丧,真给了我一次机会,但却失败的如
此彻底。

  不过,每多大一会,心理大师的微信号突然被强行登录掉了,我心中一凝,
连忙登录了另一个微信小号,顿时看到了心理大师发来的微信:「方圆哥,你也
有点太直接了,女人可不是这样调教的。」

  「你到底是谁?」听到对方喊我方圆哥,我不由再次问道。

  「真的想知道?不过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心理大师回复道:「其实,我
真的没有恶意,如果我真的有恶意,何须为了一个女人,让自己身陷被动,或者
我现在还能再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如果现在你说停止,我将彻底消失,现在请
告诉我答案吧。」

  看到心理大师发来的消息,我顿时征住了,不知为何,我不知不觉间,从心
底里已经偏向心理大师确实没有恶意了,但我又该如何选择?

  到底是淫妻路上看到的曙光让我做不了决定,还是真的因为担心造成更坏的
后果,而做不了决定?

  其实,当我们无法得知心理大师具体信息的时候,便代表着对他毫无办法了,
而婉柔意识到这一点后,又是什么样的心态?

  选择权交给了我,我反而有些迟疑着下不了决定,但无论多么渴望,犹豫了
半天,我最终还是回复道:「我选择停止。」

  信息发出去的一瞬间,却是感到一阵难言的轻松和畅快,相比之下,那种淡
淡的失落反而算不了什么了。

  「收到。」心理大师发来一个微笑的表情,继而道:「其实,我也给你老婆
发了同样的话语,也在等待着她如何选择哦。」

  说着,他便发来了一个聊天截图,而婉柔一直没有回复。

  一时间,我也有些期待起婉柔的回答来,而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心理大师便
发来了一张新的聊天截图,点击放大一看,只见婉柔回复道:「我选择停止,谢
谢你。」

  见此,我也长松了一口气,而心理大师继续发送消息道:「放心,我说到做
到,一定不会再出现,只是有些可惜,如果没有一个外来的男人,你很难改变婉
柔姐。」

  我见此,不由再次好奇问道:「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或者说我们什么
时候认识的。」

  心理大师发来一个微笑的表情道:「这些都不重要不是吗,也算为你提个醒,
假如有一天,你们再次踏上了这条道路,同时又选择了突破三条准则,也一定要
注意,防人之心不可无。」

  「好,谢谢。」我长吁一口气,只感最近两天杂乱的思绪,一下字就清明了
起来,而且不知为何,总感觉心理大师真的就会如同他说的那样,说到做到。

  「最后说一下。」这时,心理大师又发来消息道:「你们还真要感谢我,真
正对婉柔姐图谋不轨的是他的大队长,视频也是从他那得来的,不过放心,后顾
之忧我已经全部帮你们解决了,顺便又帮了你们一个大忙,将他匿名举报了。」

  「什么?你到底是谁?」我连忙问道,但消息发出去的同时,却弹出了你已
不是对方好友的消息。

  见此,我不由陷入了沉思,心理大师到底是谁,给人很是一种手眼通天,神
通广大的感觉,而我们又是在何时认识的?

  有些东西想不通,我长吁一口气,索性不再去想,一身轻松的往家里赶去。

  回到家中,婉柔真的是在收拾着家务,打扫着卫生,表情如常,看不出任何
异样,看到我后微微抬眼就问道:「晚上想吃什么?」

  虽然不确定心理大师到底会不会真的言行一致,但却也有一种浑身豁然一轻
的感觉,当即上前搂住婉柔道:「老婆,今晚我们出去吃大餐。」

  婉柔先是有些微微疑惑的看了我一眼,随之便道:「好,顺便再去看场电影
吧。」

  「得了,老婆赶紧去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我来帮妳打扫卫生。」我当即嘿嘿
一笑道。

  婉柔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千篇一律的T恤,长裤后,先是微微一顿,接着抬眼
看向我道:「这样不好吗?」

  「额……」我顿时无语,突然有种预料,经历了两天的波澜,自己马上即将
回复以往千篇一律的平淡生活。

  ……

  心理大师就真的消失了,而在十天后,婉柔所在的大队便发生了一件大事,
市刑警支队二大队大队长景洪涛因涉嫌和黑恶势力勾结,被人匿名举报,证据确
凿。

  当和婉柔谈论起这件事的时候,我明显能感觉出她的神情间有些异样,大队
长一下台,婉柔便顺理成章的代理二大队的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假以时日,再
升一级,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分管工作更多,责任更大,也自然更加忙碌,本以为我的日子可能会要比以
往更加苦逼,但却突然意外的发现,在婉柔在性事上虽然还很是传统和古板,但
明显有所改变。

  最明显的变化,便是终于能在我奋力驰骋的时候,不时发出几声虽然微弱,
但落在我耳中却宛若天籁一般的嗯嘤娇喘之声了。

  虽然,最终还是没能如我所愿的将她带入到高潮,但对我来说已是一个不小
的惊喜了。一时间,我还以为心理大师虽然说着从我着消失了,但其实一直还在
和婉柔联系,但翻看了一下婉柔的手机,发现心理大师确实消失了。

  心理大师虽然消失了,但我的淫妻癖并没有消失,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有
点越发严重的迹象。

  到了如今,我也不奢望一切都能成为现实了,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有一天,
婉柔能够口头上配合配合我,刺激刺激我,但现在看来,即使是这个愿望也很遥
远,很遥远。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半月,在一天晚上婉柔值夜班的时候,我再一次登上微
信小号,和一些好友畅谈一二的时候,突然就接到了一个好友请求,定睛一看,
赫然是消失许久的心理大师。

  心中轰然一震,带着万千疑惑,最终还是先行点击了同意好友申请,同时立
刻发去了两个问号。

  而心理大师几乎在同时,给我发了一张截图,我点击打开一看,赫然竟是婉
柔添加心理大师的聊天截图:「在吗?」

  正坐在书桌前的我,轰然起身,只感一股热流直冲脑海,说不清是激动还是
其他什么,只是深吸一口气,连忙用依然还在颤抖的双手打字询问道:「这是怎
么回事?」

  「老哥,首先声明,我是真的消失了,是婉柔姐又添加我的。」

  「不过哥你知道吗?当初删除好友的时候,还真以为没希望了,想要婉柔姐,
心理上有所松动真的太难了。」

  「别卖关子。」我的呼吸有些粗重,连忙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哥,你们现在应该相信我没有恶意了吧。」心理大师先是这样说着,随
后又道:「不瞒你说,在给你说消失之后,我又给你老婆聊了两天。」

  刚看到这个消息,心理大师立刻就发来一大串聊天截图。

  不等我点击翻看,就看到心理大师再次发来消息道:「老哥,看完之后告诉
我,如果我要继续调教你老婆,你同意吗?」

              (未完待续)

【淫妻准则】 第一卷 第3-4章 (授权代发)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淫妻准则】 第一卷 第3-4章 (授权代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