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精灵救世主(36)

人妻美妇 夏日小说网 112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npwarship
更新时间:2020年12月12日
首发网站:春满四合院

     这一系列的动作乾净俐落,耗时非常少,到了此刻帐内的菲奥娜才彻底地睁开了双眼,可她第一反应并非慌乱和尖叫……只听“啪”地一声脆响,菲奥娜一只玉臂抱着胸,另一只空着的手掌狠狠地给了葛兰一个巴掌!

        高阶骑士含恨之下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扇的葛兰的头连同躯体都歪在了一边,鼻腔和半张脸如遭锤击,缕缕鲜血从鼻孔和嘴角溢出。

         所幸葛兰也算有所防备,暗中加持了超凡之力,险之又险地保下了半口牙齿,他轻嘶了一口气,揉着半张脸呵笑了一声:“呵呵,公主殿下何必这么激动,今早我们不是还曾灵肉结合过吗?”

         菲奥娜的俏脸上还残留着红晕,可原本娇豔的小脸看到葛兰后变得冰冷无比,妙目含霜,用寒冰似地声音说道:“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一点儿关係,如果你敢再动手动脚,就算激发蓝龙血脉,我也会亲手把你送到父皇面前伏罪!”

        稍稍环顾四周,没有看到尼尔的蹤影,少女柳眉一蹙,又冷冷地看向葛兰道:“你做了什么?”

       葛兰眉头一扬,“也没做什么,您的小情人碰巧出去了而已。”少女公主眉梢一挑霍然起身,却忽然柳眉一蹙,嘴角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娇哼,小腿一软向前扑倒,随即被葛兰抱了个正着。

        强烈的雄性气息仿佛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让她浑身一软,两只小手不由得抓着葛兰胸前的袍子,埋在葛兰胸口的螓首居然有些捨不得抬起来,而且耳根也迅速地发红,小腹深处似乎点燃了一处火苗,热流暗涌,躁热难言。

      “放…放开我!”

       葛兰轻笑道:“抓着我不放的,难道不是公主您吗?”少女公主两只雪白的小手抓皱了男人的衣袍,呼吸变得十分急促,好不容易鼓足力气想要使劲推开他,临到头却仿佛情人间的推搡般,柔弱无力。

       尼尔抓紧了帐布,发出了细微地声响,逐渐陷入迷离的菲奥娜没有听见,但葛兰很敏锐地察觉了,揽着少女纤柔腰身的手臂轻轻放开,由着菲奥娜变得无力的手臂将他推开。

      “哈…哈…”一双美腿无力地瘫坐在地,俏脸绯红,娇喘吁吁的菲奥娜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红裙掀开一角,柔嫩的大腿间,一抹深色的湿痕若隐若现。

      “哈…哈…你对…我做了…什么…哈…”

       菲奥娜曲拢着双腿,仿佛要把一双小脚丫藏到身后,尽力平复了一下急促地呼吸说道:“哈…好了…你快出去吧,我可以不计较你…擅自闯进我…帐篷的行为,但…嗯…你的行为…哈…我会原原本本地告…诉父皇。”

         葛兰却似乎不为所动,大喇喇地坐直身体,调笑着说道:“哦,如此说来公主殿下是要将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也一起告诉尊敬的皇帝陛下吗?”

         菲奥娜眼底秋波蕩漾,耳根都在发红,可还是不停喘息着说道:“我…哈…说了是全部,嗯~我会…全部告诉父皇,包…括你卑劣的行径,和…我选定的夫君人…选一起,全部…告诉父皇…”

       “我卑劣?呵呵,到底是谁被我亲上一口就完全不做抵抗的?是你吗,我的公主殿下。”

         菲奥娜冰蓝色的眼帘下垂,玉靥酡红,娇喘着说道:“哈…我…承认这…嗯…是我的错,可…可…是错却不可…一错再错嗯~早上…那件…事,哈…只会让…我…哈…更爱…我…嗯~为自己…选定…的夫君…尼…尼尔…哈…”

          “可是公主殿下,您的话语和您的语气可完全不一样啊,或许您的心灵更爱他,可您的身体不是更爱它吗?”葛兰说完就站起身,脱下了本就是居家式样的袍子,当丝质的袍子坠地,裏面精瘦有型的男子身躯居然赤条条的一丝不挂。

        “出…去…嗯~”

        “您让我出去,可您的眼睛却一直看着我的肉棒,这不是您梦寐以求的吗?公主殿下。”

          菲奥娜略显急促地喘息着,不知为何目光就是在男人胯下那根弯挺着耀武扬威的兇恶之物上挪不开,脑海中也不由得回想起今天早晨那烙入骨髓的快乐,仿佛望梅生津一般,小腹深处越来越热,裏面每一道褶缝都变得痒麻难耐,仿佛期待着什么般不由自主地蠕动了起来……

         “我…哈…让…你…快…滚…”

         少女公主挤出最后一丝清冷的声音在葛兰面前却全然不起效,他甚至还让胯下的凶狞巨物自行向上挺了挺,强烈的雄性气息让菲奥娜俏脸愈发泛红,原本就湿的如同泽国的腿间私地又是一热。

       咬了咬银牙,菲奥娜奋力挤出最后一丝力量挥动手掌朝着葛兰还残留着凄厉红印的半张脸挥去,可那力量却和最初不可同日而语,“啪”的轻轻一声,白嫩的柔夷没有落到葛兰的脸上,却是手腕被一把攫住了。

       然后葛兰的手拉着菲奥娜无力挣扎的玉手,按到了自己胯下天赋异稟的凶杵上……

        少女的第一感觉是灼热的几乎有些烫手,那棒身的中前部青筋暴跳,皮肤如此紧绷,还如此烫人,如此巨硕坚硬,她不由自主地用手指揽住棒身,却几乎难以合拢,它在手上还活力惊人地在手上轻跳翘动。

        “我的公主殿下,您还让我滚吗?”

        “ 哈~嗯…滚…哈~  ”冰蓝色的瞳孔中透着一丝迷离,脸颊红的像要滴血,嘴上虽然还在说滚,可那只凝脂般的小手却与口中话语相背地轻轻撸起了这根兇恶之杵。

          “啊……”

           葛兰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挺着弯翘凶杵示威般的在雪白的柔夷中翘了翘,引来少女一声惊呼,然后更是得寸进尺地拉着她的手臂,把少女公主的娇躯拉近,硕大的肉杵同迷乱的小脸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终于,火热的肉杵伸到了菲奥娜紧抿的红唇间,龟头分泌的腺液让红唇更加娇豔,来回磨蹭几下后,少女喘息加剧,小舌头悄悄地伸了出来舔了舔唇边的腺液……

          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只见粉舌探出,围绕着硕大的龟头打转,马眼分泌而出的透明腺液是小巧的舌尖的重点关照对象,勾舔之间甚至还带着一道黏稠的液丝,显得淫靡至极……

         再就见樱唇轻启包覆住了龟头前端,在口中继续用舌尖特殊关照,轻怜爱抚。葛兰嘴裏露出一丝微笑,伸出手摸上了少女公主冰蓝色的秀发,仿佛鼓励般的轻抚,终于红润的小嘴巴大张,将整龟头全部纳入……

         “嗤…滋…嗯…唔…”

          仅仅纳入一个龟头,少女公主雪白的脸颊都微微鼓胀,樱嫩的双唇撑的老大,留给小舌头的空间变得很小,只能艰难地在口中腾挪缠卷,发出了淫靡的嗯滋声。

          葛兰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硕大肉杵伸在少女莲瓣红润的小嘴裏,感受着口腔的啜吸,粉舌的缠绕,不由得志得意满,下麵的肉杵非但没有射的迹象,反而变得越来越坚挺。

          “唔…滋…嗤…噗…”

           菲奥娜只觉得自己的嘴巴和舌头都累了,塞满口腔的龟头依然还没射,偏偏越品尝那腺液的味道,让自己沉迷无比,真的让自己又爱又恨……想要乾脆一口咬下去,又有些不舍。

          最后折中的用贝齿轻轻挂了一下……

          然后她就感到两只手掌箍住了自己的后脑勺,嘴裏的大肉棒碾着她的舌头,深入了她的口腔,她的喉咙……狂风暴雨袭来,大肉棒带着少女晶莹的香唾在两瓣粉唇间不停进进出出。

           “唔…唔…呃…唔…”

           黏稠的水丝从嘴角淌下,修长如天鹅般的喉咙一下下被顶的凸起,两只小手抠着男人大腿留下几道血痕,终于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尼尔以为已经过去半个世纪后……葛兰的肉杵微微退出,抵着少女香舌一泄如注!

          “呃…呃嗤嗤…”

          大肉棒还插着嘴裏的情况下,少女公主修长的雪颈连连蠕动,像喝水一样将大量灼热又黏稠的精液饮下,美目都几乎泛了白眼,让尼尔看的又心痛又闷酸……

          终于缩小了一点儿的湿润褐杵退出了菲奥娜两瓣微肿的红唇,顿时一股浊白的精液就从嘴角流淌而下,少女低着头,捂着小嘴似乎想吐,可终究还是不忍吐出来,倏然仰头将口腔裏剩余的精液全部咽下。

          “哈…哈…”大口喘息的少女公主下巴被一只大手捏住,玉靥红的似要滴血,美目水润欲滴,迷离涣散,还在失神,仿佛刚刚饮下的不是讨厌男子的精液,而是某种琼浆玉液……
  
            大手轻轻一掰,少女公主鼻腔发出柔媚地一声“嗯~”小嘴儿顺从地张开,裏面粉舌柔滑,腔肉红润,贝齿整洁,偏偏看不到一点精液的蹤迹。

            尼尔捏紧了拳头,胸中沉闷,玉茎勃起到紧绷,心中不停安慰自己,这是必要的,如果娜娜不吞下葛兰那个混蛋的精液,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大手从精緻的下巴上挪开,缓缓伸到了少女雪嫩的赤足上,手指轻柔地抚摸着洁白柔腻的脚面,菲奥娜发出了一声浓重的鼻息,柔嫩的玉趾稍微蜷了蜷,却终究没有移开……

          看着葛兰口爆他的娜娜后,居然还有要动作,尼尔顿时怒火中烧,原力透体而出,如丝如缕,随心而动,缓缓地缠绕上了下方男人的脖颈,

          葛兰正在轻抚柔腻的玉足,忽然感到无形无质的力量悄然盘踞在了自己的脖颈上微微施加着压力,虽然力道仿佛少女轻柔地抚摸,可白天刚领教过濒临死亡的遏喉惩罚的葛兰却明白,这股轻柔的力量随时随地可以化作铁钳般收割生命的力量。

       他撇了一眼上方,正对上尼尔一对化为血红色的眸子,万花筒的图案旋转着,透露着强烈地杀气。葛兰却有恃无恐地和尼尔对视,嘴巴无声地微微张合做了几个口型。

       看到这几个口型,尼尔心头大震,像是咬下了一口苦橘般难言地酸涩,于此同时还有一种自己不愿意面对的,让整颗心闷闷地,仿佛自虐般的快感升腾而起。

        因为那口型传达的资讯是:“第三天了”

       是了,葛兰那混蛋故意拖延时间,到了现在已经差不多是菲奥娜服下‘母树根须’的第三天了!

       如果今天拦着他,不让他把精液射进菲奥娜小穴裏,后果可能就是少女公主变为只会渴求精液,人尽可夫的蕩妇……这样后果只要有一丝可能性发生,他都不愿意让他的白雪公主来承受……

       只要不落入到最坏的境地,一定能找出妥善的解决办法,一定会找出来……心底百感交集,振作、苦涩、无奈、自责种种感情交织着,无可奈何地撤去了原力。  
          葛兰嘴角露出一丝轻笑,用手指细细抚过脚面后,还滑到了嫩美娇蜷的玉趾上,将莹白无暇的嫩趾一根根掰开,轻捏把玩细揉逗弄,再是腴软粉红的脚掌,柔美的足弓,再到纤细的脚踝……

       然后整只莲瓣般纤长而窄的玉足被手掌抬起,让美好地曲线被尽情展示在空中,纤长粉嫩的玉趾好似羞涩般般再次蜷缩,直到被一条颤巍巍地湿舌………

        “滋滋…”

         “嗯~”

        变得湿淋淋的粉润莲足带着一根水丝同舌头分离,两条美腿被双手推着腿窝柔顺地向上曲起,接着大手来到雪臀两侧轻提亵裤,圆翘的小屁股配合地轻抬,旋即湿透的红色小亵裤被两只大手一左一右顺着白嫩柔滑的双腿拉下,在两只顺从併拢着的小脚丫上扯离……

        “嗯…不…要…停…下…你的…卑劣…行径……嗯…你…不是…嗯…我选定…的…夫君…”

        男人展开湿淋淋的亵裤,把留有一道竖状白痕的裤底放到鼻尖下深深闻了一口气后说道:“哦~原来公主殿下被非凡丈夫人选的我亲上一口就会献上宝贵的贞操吗?”

        “不…哈…不是…哈…我…不要…”

      
        衣袍簌簌落地,男人露出了隐藏在其下麵一丝不挂地赤裸身躯,肌肉虽不虬鼓,却精强有力线条分明,胯下巨硕粗长,天赋异稟的褐色肉杵青筋环绕,翘如弯刀。

        “可您下麵的小嘴儿却好像有不同的意见啊,我瞧瞧,嗯…它在一张一张地似乎在说些什么,难道是在说我要吗?”

          男人说着,握住雪嫩的脚踝将一双肌骨匀称的小腿抗上双肩,莲瓣般的小脚丫曲线优美,嫩趾蜷曲,如同待放的花骨朵摇曳于男人的肩头。

         “不…要…”

         雪白娇腴的饱满外唇紧紧贝合,却早已湿嫩透亮,两侧的冰蓝色纤绒整齐伏倒,湿湿地贴在雪白的蜜肉上,在饱嫩的雪唇间两片粉嫩多褶的蝶唇微微探出,左右摊开,那两片粉腻到不可思议的肉片间,俨然透着一丝白意。

        男人两只大手从雪臀两侧伸了过来,轻轻扒在湿腻娇腴的大阴唇两侧施力掰开,一朵层次分明的粉嫩娇花便在雪白的股间嫣然绽放,只见湿嫩的蜜肉粉盈剔透,珍珠般的小巧花蒂颤巍巍地自粉皮中探处头,两片粉薄多褶地花唇,如同蝶翼般左右展翅……

        娇红地绉折间数根银白色的丝线牵扯拉长,显得淫靡至极,蜜缝下部的膣口如同绉折丰富地粉孔般不停翕动,粉嫩的膣内褶肉间夹着细腻的白色琼浆,随着男人的手指唧咕地伸入其中轻轻一抠,一股乳浆般的白浆便汩汩地从翕动的膣口满溢而出,向下流到了微微张缩的粉嫩菊门上。

         这副情景淫靡而美豔,却让尼尔眼底一涩,白天他已经那么努力,可似乎一点儿效果都没起到,他的娜娜怕不是一整天都在强行忍受着欲望,只是欲望还能凭藉坚强地精神力强自压抑,可生理反应却很难完全抑制……

          一整天裏分泌的淫液在难耐的膣肉主动蠕动摩擦下早已变成了堪比乳浆的细腻白浆,满满地积存在膣内和每一道褶肉裏,男人手指的抠搅下像一汪泉眼般汩汩流出。

         “啊~”

         “看来连前戏也不需要了,公主殿下。”

          “啊…嗯…不…要…啊…你滚…啊…出去…嗯…”
     
             两根手指在少女迷离的眼眸前拉出了一条长长地白色液丝,那液丝在两指间拉长下坠的幅度极大,却依然不曾坠断,少女眼波蕩漾,霞飞双颊,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

          “啊~嗯…啊~啊…嗯~啊…”
         

           娇喘吁吁中,葛兰英俊的面容凑了过来,强烈而迷人地雄性气息扑鼻而来,让她娇躯酥软,面颊火烫,下意识仰天凑上前去,两人眉睫相对,鼻翼厮磨,四片嘴唇火热地吻在了一起!

        “嗯~滋啾…嗯…滋…啾…滋…”

        帐顶的尼尔心脏好似被人揪住,郁闷、酸涩、兴奋交织在一起,也分不清谁主谁次,胯下玉茎悄然勃挺,双眼在两人贴在一起不停蠕动的唇瓣上竟是挪移不开。

          葛兰在同菲奥娜唇齿交缠,缱绻悱恻之际,也大幅度地压下了肩头两只玉腿,雪白的双股被迫离地而起,腿心贝合的蜜唇愈显饱嫩,冰凤若飞,纤绒柔顺,一根硕大的弯翘褐杵伸了过来。

        “滋…嗯~啾…滋…嗯~滋…”

         男人双唇覆盖住少女的樱唇上不停张合吸吮,嘴角可见两条湿腻地舌头像嬉戏的红鱼般缠绕翻搅,缱绻不休,与此同时硕大的紫红龟头钝尖的前端挤开两瓣腴润的外唇,撑开薄粉的蝶唇,缓缓挤进了紧致多褶的粉膣肉孔……

        “嗯~”下身的异样让意乱情迷的菲奥娜下意识地用小手推着葛兰结实的胸膛,可随着粗硕的杵身藉由膣内丰沛白浆的润滑一点点插入时,肩头玉足柔嫩的脚趾紧蜷,两只小手也抠在男人胸膛上抓出了几道血痕。

        “啊……”

       修长的玉颈后仰,被亲的湿亮的红唇微启,发出了一声哀婉又淫媚的娇啼,冰蓝色的美目眼波涣散而迷蒙,一颗晶莹的泪珠涌了出来,沿着红晕泛起的玉靥倏然滑落……

        尼尔心头一揪,这颗晶莹的泪珠像是流进了他的心底,泛起酸苦,蕩起波澜……却也只能咬着牙继续看下去,除此之外,再无他法。

        与此同时,葛兰双臂撑地,精瘦有型的臀部缓缓上抬,插入过半的凶狞肉杵带着一抹白色的液痕跟着抽出,只把伞冠勾翘的硕大龟头留着裏面,保持这个姿势仿佛停顿了片刻。

       “啊……”

        只见精瘦的屁股狠狠向下一拍,随着“噗嗤”和“啪”地一声,臀股拍击雪肉泛波,而整根肉杵全根送入,只剩下硕大的阴囊还留存在外,凄婉的娇吟高亢而尖细,音调拉长,末尾还带着一丝哭腔,就像乾渴的旅人终于饮上甘泉般,带上了一丝难言地满足和快慰……

       “啪啪啪……”

         击肉的湿响声中,肩头的两条雪白的小腿带着莲瓣般的玉足,在男人的阵阵冲击下轻轻摇曳,两瓣雪嫩的臀股间,一根泛着乳白色的弯翘褐杵在饱胀的蜜唇间进进出出,细腻的淫浆带飞拍散,星星点点地飞溅四散。
         ……

          紧致、掐挤、湿热的嫩膣被有力地贯穿,鸡蛋大小的龟头一次又一次戳进膣底那团湿热又油润的小肉窝子,菲奥娜只觉得自己如坠云间,仿佛要升天,被压的上翘的下半身传来的快感似乎要把理智淹没……

         那硕大、粗硬、灼热的肉棒每一次进出都能碾平膣肉的所有抵抗,将所有酥酥麻麻的缝隙全部填平,最后还狠狠地撞进最深处,她说不上名字的一团小肉窝上,那儿似乎是一处门扉……

         博学的少女公主下意识间就想起了那是什么,那处门扉是自己最宝贵的子宫入口,自己最后一处代表着纯洁的圣地,而此时正在不属于自己爱人的肉棒一次次轻敲重叩,酸麻、刺痛、肿胀、还有…难以形容地强烈快美、满足,让她如癡如醉地呻吟着。

         “啊…啊…呀…啊…咿…”

         门要开了!无尽地快美中,一道念头如同闪电般霹过,少女仰头发出一声淫媚而高亢娇啼,密集地击肉声和打进湿腻鱆管般的沉闷湿响声中,少女门扉轻启,花宫内积蓄已久地热流喷涌而出,与此同时男人杵顶的龟头也一次次打进半开小肉窝。

        蓬门轻启为君开的子宫口被拍的酥肿,同时热流也才刺激着酥痛的宫口,一波波快美和酥麻如同永无止境地翻卷海浪般拍打在了少女的芳心之上,理智和对爱人的愧疚如同一叶风暴间的扁舟般随时将要倾覆。

      “呀啊…啊…呀啊…啊…呀啊…啊…”

      “啪啪啪啪啪…啪……”

        “呵…啊…”

        少女几乎完全没有节制地尖亢娇啼,肉体拍击声,男人的嘶吼声夹杂在一起,奏响了一起名为高潮的交响曲……

         尼尔的布满血丝的双眼中,万花筒的图案缓缓转动,在那血红的瞳孔中,他看到亲密无间交媾的两人,看到少女充满愉悦的绯红俏脸,看到男人低吼着冲刺,看到浊白的精液从紧绷的膣口星星点点地溢出,看到两人喘息着交颈而眠,看到两人缱绻的深吻……

        看到雪白无暇,却无处不透着一丝粉晕的娇躯娉娉嫋嫋地骑在男人身上,两瓣浑圆的小屁股在男人臀胯间轻轻前后蠕动,胸前那对沉甸甸,雪润润,下缘迭坠的饱满,两只乳尖微微斜翘的嫩乳轻轻打着转儿……

        ……

         看到大手揽着冰蓝色发丝瀑散的后脑勺下压,让美乳压迭在胸脯上变形,四瓣嘴唇如胶似漆的同时,下半身迅速在雪翘的臀瓣间挺动,白色晕染的褐色凶杵飞快地进进出出……

        ……

         直到他看到全根而入肉杵只剩下染白的阴囊在外不停收缩……雪翘地玉茎也轻跳着随之一同泄出洁白的生命精华,万花筒写轮眼轻轻闭上,听着裏面两人粗重的喘息声,尼尔发现即便射精,心底那股莫名的快感依然在茁壮成长,没有丝毫减弱……

        明明那个男人第一次射进娜娜裏面后,就可以阻止他的继续侵犯,可在那痛惜、焦虑、亢奋、酥麻各种感情交织的莫名情绪下,他仿佛被魔鬼压着四肢般,就这样一动不动地趴在帐顶看着两人梅开二度,水乳交融。

        ……

        很快,滋啾滋啾的吻声再次响起,帐外月牙如勾,繁星漫天,帐内春光正好,而这夜还很长……
      

    *********
    未完待续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异界:精灵救世主(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