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玉德仙坊】(4-5)(练笔续写)

都市言情 夏日小说网 223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极品家丁玉德仙坊】(4-5)(练笔续写)

读文前.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
  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Sofia
2021/10/3发表于:发布SexInSex
字数:10589

                第04章

  「娘娘……」李承载眼神颤动,看到宗主国的太后娘娘亲自为自己清洁龟头,
还不顾脏污的吃下自己积攒几十年的精垢,高丽国主身心具醉,一种莫名的支配
感和幸福感油然而生,只想把身下的美人儿好好疼爱一番,肉棒却是跳得更欢了。

  「真好吃。这剑尖可是重现锋芒了,接下来就该是剑身了,您说对吗?李国
主。」肖青璇仿佛祸国殃民的妖狐一般妩媚。

  「是是是!还请娘娘赐教。」李承载已经彻底迷恋上肖青璇的口交技艺,连
连应承道。

  「美的你,臭死了,脏死了。」肖青璇含情脉脉的说道,好似要拒绝实则却
是在勾引。

  李承载哈哈一笑,前后挺动下身,让自己的肉屌在肖青璇的玉手间不停磨蹭,
说道:「娘娘可是认输了?也罢,本王的肉屌脏垢多半藏于棒身包皮之下,若是
全翻出来,怕是天下间没一个女子能一口吞下。」

  肖青璇黛眉轻佻,心知李承载是在激将,然而身为大华太后的她如何能容得
下一个外邦臣子轻视大华巾帼,娇哼一声说道:「李国主切莫自信,看本宫一口
吞吃了你的肉屌,再一次吃光上面的精垢脏污,让你晓得巾帼不让须眉的道理。」

  说罢,肖青璇再度吻上蛋大龟头,香色不时刺激马眼,舔开两侧眼肉,舌尖
轻颤刺入,如同灵蛇入洞一般竟是要钻入马眼之内。李承载受了这等刺激肉棒不
禁颤抖起来,肖青璇更是抓住机会,柔荑微微用力,加快速度撸动棒身,很快便
把肉棒包皮完全褪下,让儿臂粗戒尺长的棒身尽数露出,果然满是肮脏精垢,臭
气熏天。

  肖青璇却毫不在意,瑶鼻轻皱深吸一口肉屌浊气,只觉得欲火焚身起来,她
温柔吐出龟头,吻上粗长的棒身,丁香小舌灵巧舔动,很快就将整根肉棒连同上
面的所有精垢全部舔湿。

  肖青璇看着棒身上面湿漉漉却不曾软化的精垢,轻咬樱唇娇声嗔怪道:「真
是冥顽不灵的东西呢。」说罢又凑上去亲吻舔弄起来,直爽得李承载口中呻吟,
双腿发抖。

  「且站住了,让你看本宫口技如何。」肖青璇温柔的捏了一下李承载的睾丸,
媚眼横波下柔荑轻轻将肉屌掰向一旁,香舌轻舔,朱唇深吻,吻住龟头冠沟下的
棒身一面,随即两瓣朱唇润滑吸吮棒身,香舌频频舔动结痂的精垢,在上面裹上
一层一层津液,终于软化了这些积年累月的顽固脏污,随着太后娘娘檀口离开,
朱唇收起,只见被吻住的棒身一角已是润洁水光,紫红色的棒身和旁边依旧藏污
纳垢的黑黄棒身形成鲜明对比。

  众人正值惊叹,只见肖青璇故技重施再度吻上另一边,如此反复吻含吸吮,
香舌舔舐,津液湿润之下,很快就把高丽国主肮脏污秽的棒身清理得一干二净,
整根肉屌竟是黑紫中透着一丝红嫩,焕然一新。

  此时再看尊贵的太后娘娘,正轻抬柔荑掩住樱桃小嘴,待她注意到五人都痴
迷看着自己,肖青璇凤目流波,朱唇微笑,移开小手微微张开檀口,只见满嘴的
黑黄精垢,竟是快塞满了太后娘娘的玉嘴口腔。

  「好多脏东西呢……恶心死本宫了。」肖青璇檀口中满是精垢脏污,只能柔
声哼着鼻腔说话,显得娇憨可爱却又惹人怜惜,却不像一位相夫教子的少妇,而
像豆蔻年华的纯情少女。

  李承载眼光闪烁,激动道:「娘娘可否吃下?臣这些年积攒不易,方得敬献
太后娘娘。」

  「鬼扯……」肖青璇妖娆的横了李承载一眼,口中虽是说着狠话,樱桃小嘴
却已然闭上,星眸灵动间已是轻轻咀嚼,感受着满嘴脏污的腥臭和恶心,只觉得
那些精垢硬块即使在津液湿润下下,偶尔也有一两个角块划过口腔嫩肉,或是膈
应了丁香小舌,口感端的是奇妙非凡。

  在李承载希冀的目光和其他四人嫉妒的眼神中,肖青璇充分品味了口中精垢
的滋味,玉颈微仰,咽喉颤动间已将全部精垢咀嚼吞咽下去,再张嘴时檀口依旧
洁净润丽,口齿生香。

  「李国主的宝剑,还是有些门道呢。」肖青璇舒服的轻叹一声,似乎回味无
穷,复又重新握上被自己舔舐干净的粗长肉屌,只见此时肉棒不复先前粗壮,倒
显得细长了些,然则也比一般凡夫俗子的蠢物来得壮硕,更可贵的是龟头硕大如
鸭卵,黑紫如晶石,棒身红紫发亮,更兼通体青筋遍布,看上去盘根错节筋肉搅
绕,整根肉屌如同一株被藤蔓缠绕主干而树冠异常茂盛的千年古木,想来若是插
入玉蛤,必定以势大力沉的龟头顶撞宫口,再用纠结缠绕的筋肉刮蹭阴腔嫩肉,
怕是不出几合就能让娇娘哀哀讨饶,端的是欲女杀器。

  虽是件少见的凶器,但肖青璇贵为大华太后,母仪天下,身经百战,自是不
怕这外邦利器,只见肖青璇伸出香舌频频舔动龟头马眼,妩媚天成的诱惑道:
「李国主可要在本宫口中宣泄一番?」

  李承载闻言大喜,方才被肖青璇一阵舔舐吸吮,撸动揉捏,虽是世间少有的
享受,然而毕竟是娘娘主动,自己未尝亲力亲为,不免失了风度也没让娘娘见识
自己的本事,更何况肖青璇这一番神仙口技,实在令人回味无穷,直想将肉屌撬
开樱桃小嘴,顶开雪白贝齿,再度插入粉嫩口腔中顶弄灵蛇小舌,品味享受一番。

  正当李承载颇为意动的时候,旁边突厥右王图索佐却是连番晃动大棒巨屌,
顶弄太后娘娘的粉脸玉颊,说道:「娘娘怎可厚此薄彼,且看我的阳物如何?是
否可胜过高丽国器?」

  其他三人没捞着好处,也是连连叫嚷,四根肉棒不停蹭着太后娘娘,好似在
谄媚讨宠。

  但凡世间女子,自然乐意见到男性为自己而争强好胜,肖青璇见四人如饥似
渴的模样,心中一喜,掩嘴娇笑道:「若非右王提醒,本宫险些失了礼数呢,便
先行品尝右王肉屌吧。」

  说着,肖青璇的纤纤玉手便将图索佐的壮硕阳具盈盈握住,细细端详起来。
越是仔细观察手中这根巨型阳具,娘娘肖青璇内心的震撼就越大,可以说这是她
入主牡丹楼以来见过最粗最长的男人肉屌了。且看那布满精垢的龟头形状浑圆,
较之鹅蛋还大,直径足足三寸有余,怕是女子撑大樱唇也含不下来,若是插入阴
户玉门,几似于妊娠产子。其上的马眼却不似李承载那般足有孩童眼睑大小,图
索佐的马眼虽是寻常大小,但放在鹅蛋龟头上却显得异常微小,然而肖青璇却知
道,如此大的龟头射精灌种之时必定收缩力道极强,加上马眼细小,高压之下怕
是射出的精液如同离弦弩箭一般劲力十足,无论是射穿子宫口或是直射子宫壁,
肯定都是刻骨铭心的爽快感,却是令肖青璇又爱又惊。

  那棒身更是粗壮魁梧形状可怖,长度已过一尺,而棒身粗状之甚,肖青璇玉
手五指竟然合握不住,许是棒身直径足有三寸粗壮,须得娘娘左右柔荑十指合握
方可将之箍住。整根壮硕肉屌就如同草原上的图腾一般,既粗且长,龟头冠沟处
还微微向上拱起,此种阳具简直是欲女克星,最是容易将子宫顶起,若是要刺穿
宫口怕也是轻而易举。再看那棒身上面遍布恶心腥臭的精垢,精垢缝隙间隐约可
见粗壮的青筋仿佛护主卫士似的环绕棒身,虽然不似李承载那样遍布周身,却也
凹凸有隙,加之棒身实在粗大,怕是娇娘见之色变,怎敢侍奉?棒身末端的黑丛
毛更是如同异域雄狮的鬃毛一般浑厚,然则即使阴毛众多,却也无法掩盖住下方
沉甸甸的两个硕大睾丸,这两个肉疙瘩此时饱满浑圆,定是灌足了精液只等玷污
大华太后的玉道子宫,看那大如进贡蟠桃的恐怖睾丸,就连见多识广的肖青璇也
有些失神沉醉,这两物许是有四寸方圆,其内不知蕴藏多少恶毒浓汁,若是女子
沾染一点,端的是一生一世不再洁净。

  除去棒身粗壮不似人物,睾丸硕大如同怪物外,这肉棒上的精垢也是恶臭异
常,方才李承载的肉棒已经精垢满布,谁曾想这图索佐的更是远超前者,想来草
原蛮夷茹毛饮血不适洁净,故而自小到大的脏污都被留在龟头棒身,加之包皮封
裹,经年累月之下,坚硬如结痂,恶臭如秽物,量足胜过碗饭,端的令人望之却
步。肖青璇只是微微撸动棒身,褪去些许包皮,就有一股肉眼可见的黄浊气体从
包皮与阴茎间隙挥发而出,五个男人稍微闻到就感觉头昏脑涨,险些吐了出来,
连图索佐自己都不堪忍受。肖青璇却爱不释手,瑶鼻频皱,竟是深吸几口,好似
不忍气味流散。

  「这家伙较之牲畜的也是有过之无不及呢?」肖青璇心中暗暗惊叹,螓首微
抬凤目看向右王图索佐,却见他一脸淫笑,许是看到自己方才略微惊讶的表情正
在暗自得意,肖青璇身为大华太后怎能容一个外邦蛮夷盛气凌人,当下轻哼道:
「右王的宝物倒也勉强入得本宫法眼呢。」

  「哦?」听到肖青璇若无其事的话,图索佐心下一惊,暗道自己竟被轻视?
旋即他脸上狡诈神色一闪,心想定是太后娘娘心中害怕,逞一时口舌之快而已。
图索佐便激将道,「娘娘切莫夸下海口,臣下的阳具乃是十万挑一的神器。想臣
下号为右王,除之臣下勇武冠绝草原外,也是因这根肉屌横扫草原,无人可出吾
之右!」

  「哦?这么说……」肖青璇凤目流波,眉目传情道,「右王这根阳具是突厥
第一屌了?」

  「正是!娘娘可莫要轻敌喔。」图索佐学着李承载用龟头马眼顶了一下肖青
璇的朱唇,那溢出的透明粘液顿时糊满娘娘的秀美樱唇,右王淫笑道,「娘娘,
试过方知此物的轻重呢。」

  肖青璇娇哼一声,也不搭话,伸出灵蛇香舌便要舔上龟头马眼,正当此时,
图索佐却一跳肉屌,躲开太后娘娘的香舌,蹭到肖青璇的瑶鼻,正好堵住娘娘的
秀丽鼻孔。

  肖青璇有些不解,一边闻着龟头臭味一边眉目流转递去疑惑眼神,图索佐则
半是希冀半是蛊惑的说道:「娘娘容禀,微臣自幼时起,胯下此物便远超凡人,
如今年岁渐长,神物已是成型,然则半百岁月里,微臣御女无数,却未曾有一人
能让微臣肉屌尽兴,实乃微臣半生之憾。」

  「右王可是有何想法?」肖青璇兰心蕙质善解人意,鼻翼情动深吸一口肉屌
恶臭浊气,说道,「本宫或可帮你。」

  「娘娘圣明。」图索佐笑道,「微臣仗此神剑,半生未曾寻得剑鞘,今日见
娘娘风采一如瑶池天女,或可圆臣心愿。娘娘,可否用玉嘴含下微臣整个龟头?」

  旁人一听这话,纷纷大摇其头,试想娘娘肖青璇樱桃小嘴,如何能塞入这比
鹅蛋还要大上一圈的恐怖龟头,可莫要伤着娘娘圣灵之体才好。

  四人正要劝说,却见太后娘娘肖青璇莞尔一笑,旁人耳听得娘娘娇声清脆如
若仙乐,柔声道:「这有何难,区区吞下龟头而已,本宫便圆了你这个心愿,可
要看好了,日后莫忘了本宫。」

  「哦?」五人俱是惊叹,右王图索佐更是喜出望外,他本是想试探一二,寥
为尝试,实在没想到大华太后竟然金口应允,要知道自己这龟头可是有近四寸浑
圆,哪怕是血盆大口也难以吞下,何况金枝玉叶的太后娘娘那一点樱桃小口。

  然而五个外邦蛮夷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肖青璇自小习武,神功大成,加之幼
儿期便以灵药滋养,内力深厚,娇躯周身骨骼即可坚如钢铁,又可柔嫩如蛇,关
节筋肉、冰肌玉肤更是灵动娇巧,远不是凡人所能想象。只不过先前入这牡丹楼
的恩客肉棒虽大,却也只是凡人极限,不曾像图索佐这般恐怖,也就无须劳烦太
后娘娘施展口交神技了。试想娘娘肖青璇连牲畜巨兽的肉屌都能轻松应对,区区
右王怕是尚且无法劳她动用全力呢。

  眼下,在五人炙热目光注视之下,太后肖青璇烟视媚行,秋波流转间美色直
令五人沉醉不已,但看她朱唇轻启又闭,丁香小舌时隐时现,偶尔润过樱唇便是
一番涟漪水色,动人心魂。如此反复诱惑五人数次,肖青璇眼带笑意,眸如晨星,
呼吸间朱唇已是深深吻上图索佐的硕大龟头。

  「啊——」却说突厥右王图索佐经此一吻,浑身颤抖,舒爽得如登仙境一般,
他抑制住内心激荡,俯视身下女子,只见肖青璇媚眼横波的看着自己,一双柔荑
轻柔温婉的撸动粗壮棒身,丁香小舌频频卷舔龟头,偶尔挑逗马眼,绛唇张开吞
吐吸吮间,确确实实将龟头尖端吞进玉嘴之中。

  然而这只是刚刚开始,偶有天赋异禀的女子也能做到这一步,可是再下去龟
头只会越发粗大浑圆,再没人能吞下。图索佐看肖青璇停留在尖端部位频频舔舐
吸吮,以为娘娘也无能为力,不由得在内心叹息一声。

  正当此时,肖青璇瑶鼻发出一声娇哼,图索佐顿感龟头尖端及马眼受到一股
前所未有的极强吸力,险些令自己精关失守,慌忙看时,只见肖青璇又开始吞吃
龟头。

  「这……这怎么可能?」图索佐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自己的龟头有多巨大
他是知道的,从未有女子能吞吃到此等程度,但此时此刻,太后娘娘肖青璇的确
做到了,而且还在继续吞吃,仿佛是张大玉嘴的灵蛇一般要将鹅蛋大小的龟头整
个吞吃下去。

  图索佐受制于视线角度的阻碍,无法看到全貌,虽然感知自己的龟头正在一
步步被吸入一个美妙温软而又湿润嫩滑的妙穴,却无法窥得全貌,心中怅然若失。
而其他四人早已发现这等神妙异象,纷纷蹲下身子仔细观看。

  却见得,太后娘娘肖青璇一双纤纤玉手轻柔抚摸撸动巨棒肉身,樱桃小嘴也
是完全张开,呈现一个凡人绝不可能张大的角度,可怕的巨大龟头塞满了娘娘的
嘴巴,却还在被肖青璇的绛唇和檀口慢慢吞吃进去。虽然如此玉嘴大张,口腔被
龟头塞满,娘娘却表情轻松自如,仿佛留有大半余力,偶尔还用星眸秋波挑逗四
人,却也不曾落下口中龟头,香舌舔弄,檀口吸吮,朱唇却是缓缓包裹龟头,继
续一步步将其吞噬。

  在五人惊叹的目光中,肖青璇已然将浑圆胜鹅蛋的龟头吞吃大半,直径最大
的部位此时已被太后娘娘吸入两瓣绛唇之内,图索佐只觉得三魂归地七魄升天,
爽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而四人则见太后娘娘玉颊臌胀,好似真的塞了颗鹅蛋入嘴,
然而如此景象,四人却不觉诡异,反倒是越看肖青璇越觉得此时的太后娘娘异常
美丽,仿佛九天落凡的灵蛇似的,正在吞噬邪物拯救世间苍生。

  「娲皇吞天!原来娘娘的嘴部筋骨伸缩自如,口腔开合角度类同灵蛇!难怪
能吞吃此等巨大龟头!」李承载惊叹之下,脱口而出一个上古神话典故,相传女
娲娘娘正是人身蛇尾,化作灵蛇可吞天食地,除尽天下邪污之物。

  「李国主真是见多识广呢,这正是故老相传的娲皇吞天。」没曾想,听到这
句话的肖青璇眼角含笑,眉宇间别有一丝柔情蜜意,很是赞许李承载的博学多识。

  「娘娘竟然还有余力说话。」图索佐难以置信,竟然有女子能将自己龟头吞
吃大半的情况下从容开口发声。

  「右王可知晓本宫神技了?」肖青璇莞尔一笑,向图索佐抛去一个媚眼,旋
即在五人始料未及之下,螓首向前微微用力,竟是一口将剩余的半个龟头尽数吞
入口中。

  「啊——爽——」图索佐只觉得整个龟头连同自己的浑身力气包括三魂七魄
都被一个天界妙穴吸了进去,舒爽大叫一声,连白眼都翻了起来,只觉得身子一
软腰眼一酸,精元立时要突破睾丸封锁从输精管直冲马眼,喷入太后娘娘檀口之
中。

  却在此时,肖青璇凤目微微闭合,一双柔荑连连揉捏棒身和睾丸,竟是帮助
图索佐止住了射精冲动,同时又吸又吮,香舌舔弄,朱唇包裹,口腔摩擦,将龟
头上面的恶心精垢尽数沾湿,却没有舔舐下来。

  等图索佐彻底止住冲动之后,肖青璇方才再度放松朱唇,缓慢将龟头吐了出
来,这不免又是一番绝妙享受,令图索佐都有些站立不住。

                第05章

  「右王,可曾尽兴?」肖青璇将整个龟头从檀口拔出后,香舌灵动舔过绛唇,
魅惑道。

  图索佐虎躯震颤,感叹道:「娘娘神技,微臣甘拜下风。」

  「区区吞个龟头,有何神技可言。」肖青璇莞尔一笑,玉手纤细如玉的五指
轻轻抚摸图索佐的龟头,似乎想把上面的精垢一块块一片片撕扯下来。

  「娘娘可是要替微臣清理肉屌?」图索佐喜不自胜。

  肖青璇有意展现自己的技艺,娇哼道:「清理肉屌精垢不过小技,方才在李
国主身上你们已经看过了,再看有何意思呢?」

  「那娘娘您是要?」众人一时不解其意。

  肖青璇妖娆的看了众人一眼,一边抚摸图索佐的巨大肉棒一边朝李承载说道:
「李国主方才说的娲皇吞天,是远古传说的神话,不过本宫却以习得此等床笫神
技。」

  「方才已见娘娘神技,微臣拜服。」五人连忙说道,图索佐更是欣喜不已,
其他四人则是暗暗羡慕。

  肖青璇莞尔一笑,说道:「你们呐,却是井底之蛙。既然号为『娲皇吞天』,
又怎会只是吞吃区区龟头?」

  「这……娘娘的意思是?」图索佐第一个醒悟过来,他脑中闪过一个画面,
却又不敢相信,「难道……」

  肖青璇朝他抛去如水秋波,巧笑倩兮的说道:「正是右王所想的那样。」

  「怎……怎么可能呢?」图索佐完全无法相信,其他四人此时也领会过来,
纷纷看向肖青璇手中握着的巨型肉屌,难道太后娘娘真的能吞下这整根肉棒?

  肖青璇嫣然一笑,边撸动肉棒边柔声说道:「右王,本宫与你打个赌,如若
本宫能吞吃下你的整根肉棒,你就答应本宫一个条件,如何?」

  「莫说一个,便是十个百个,微臣也愿意。」图索佐斩钉截铁的说道,「如
若娘娘真能整根吞下,我图索佐发誓突厥一系生生世世永远臣服大华,我图索佐
一脉永为大华北疆守护,如有胆敢犯上作乱者,右王一脉必定第一个兴兵征讨,
以安宗主之心。」

  「好,正要右王金口一诺。」肖青璇抿嘴一笑,妩媚说道,「右王忠诚可嘉,
本宫便让你好好享受一番这古老神技,且不止吞吃这整根肉棒,本宫还会将肉屌
上的精垢尽数舔舐干净而后吞吃入腹,只须入口一次,便还你肉棒本来面目。」

  「正要观赏娘娘神技!」五人心潮澎湃又无比期待的说道。

  「诸位爱卿看好了。右王若是精关不守,尽可宣泄而出,本宫自会全部吞下,
不会漏出一滴半点。」肖青璇媚眼一笑而满堂春色。

  听得太后娘娘此番言语,李承载四人自是羡慕不已,而图索佐却暗暗打定主
意,待会儿不管娘娘的口交技艺舒爽到何种地步,自己都得守住精关,不可辱没
了突厥右王的名号。

  却说肖青璇媚眼一瞥,便明了图索佐此时的心中所想,她芳心暗笑道:「且
看你能忍得到几时?若是真能耐住本宫的口技不射,便让你第一个入了本宫的身
子。」心中这般思索,肖青璇柔荑轻抚,连番挑逗下令图索佐的阳具更加挺举,
看来娘娘打定主意要在这肉屌的最佳状态再行吞吃了。

  眼见得在自己的撸动下,图索佐的肉棒轻颤,脸色潮红,肖青璇便知道时机
已到,轻启檀口朱唇微张,再度吻上了右王的肉棒龟头。

  肖青璇有意示威于众人,这回吞吃龟头却是不再欲迎还拒,而是直接一口吞
吃掉整个鹅蛋龟头,登时令图索佐爽的大叫一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压下射精
冲动。

  「右王可不要憋坏了身子,想射就射吧。」肖青璇瑶鼻轻皱,妩媚的娇哼声
令众人酥麻了半边身子。图索佐却涨红了脸,兀自闭口不言,双手拳头握了又松,
反复几次后轻轻放在娘娘螓首青丝上面,喘气道:「娘娘放心,微臣扛得住。」

  「不愧是突厥右王呢。」肖青璇媚笑一声,未等图索佐回应,忽的螓首往前
微微一动,竟是吞下了些许棒身。

  图索佐虎躯微颤,只感觉自己的硕大龟头此时正顶在一处湿滑柔嫩的软肉之
上,马眼处顶着的嫩肉小口似吸似裹,不断刺激着敏感的龟头尖端。

  「这……这是娘娘的咽喉口。」图索佐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龟头冠沟早已
消失不见,连同一小节棒身都被娘娘的朱唇吞噬。

  肖青璇妖娆的看了图索佐一眼,那灵动眼神似乎在说:「猜的没错,你的龟
头正是顶在本宫的咽喉嫩肉上面,想要继续插入吗?」

  图索佐心神激荡,他知道再往下,自己的鹅蛋龟头就会顶穿大华太后的咽喉
嫩肉,刺入娘娘肖青璇的食道,只是——这真的可能办到吗?

  李承载四人早已或蹲或跪,正目瞪口呆的看着娘娘肖青璇吞咽图索佐的肉屌,
只见肖青璇跪坐于地,秀美螓首仰起,玉颈已经完全伸直,仿佛一只优雅的天鹅
正伸直脖颈,引颈高歌。只不过肖青璇却不是引颈高歌,而是引颈求偶,而且早
已将雄性的可怖龟头据为己有。

  五人正自因为肖青璇的美貌和神技而神魂颠倒时,肖青璇嘤咛一声,螓首再
度前探,又是吞吃了一段粗壮棒身,这才较之刚才两次吞吃更加厉害,竟是一次
含了四寸棒身入口。

  「啊——」肖青璇吞下肉棒的一瞬间,图索佐大叫一声,再度翻起了白眼,
连虎躯都连续颤抖,臀部肌肉时紧时松,看样子是在咬牙憋住精关不开。

  旁人无法知道他的神仙享受,图索佐却是对肖青璇的口技深有体会,那一瞬
间他只感觉自己的龟头被另一张小嘴生生吞了进去,那咽喉口的嫩肉如同紧箍一
般收缩压榨自己的龟头和肉冠,而顶穿咽喉口后,食道的腔肉也立刻紧紧包裹住
这个外来之客,食道较之口腔更加湿润温热,仿佛是被塞进了火热潮湿的肉洞一
般,四周却又温柔润滑,好似母亲的玉手在抚摸按摩。

  旁边四人已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们方才只听得太后娘娘呻吟一声,接着
就看到肖青璇的脖颈处突然拱出一个巨大的蛋状鼓包,想来必是娘娘竟然一口把
整个鹅蛋大小的龟头吞过了咽喉口,吃进了自己的食道内。

  四人看着肖青璇玉颈不住收缩,想必内部的腔道嫩肉正在层层包裹着图索佐
的硕大龟头,给予其世间绝无仅有的美妙享受。

  由于食道已经被图索佐的大龟头完全堵住,肖青璇此时也无法说出话来,然
而美若天仙的太后娘娘眼波一转便能道出心中所思所想,图索佐一看肖青璇的眉
目传情,便知道娘娘在蛊惑自己快些尽情射精,休要再行忍耐。

  然而事到如今,为了男儿志气与颜面,图索佐即使精关濒临崩溃,也得奋起
最后一丝勇武坚守至最后一刻,他索性沉心静气,用力收缩下体肌肉,硬生生把
射精的冲动压了下去,旋即下身挺动,棒身跳动,龟头顶弄,似乎是想以此挑战
肖青璇的神技,试图让太后娘娘无法从容吞下整根肉棒。

  肖青璇如何不知图索佐的小心思,见右王还在负隅顽抗,太后娘娘当下轻皱
瑶鼻,媚眼挑逗的娇哼一声,朱唇微张之下竟是一口吞吃了近半的棒身,这下连
同粗壮无比的棒身也被娘娘的咽喉口吞噬,这草原巨龙已是无处可逃,似乎下一
刻就会巨龙怒吼,龙精喷薄而出。

  这一下吞吃,图索佐的整个龟头都穿过肖青璇玉颈,鹅蛋大小的突起已经从
伸直的玉颈部位消失不见,想来是更加深入,恐怕已到胸腔位置了。

  「娘……娘娘……」图索佐浑身剧颤,只觉得过半肉屌被一个神仙蜜穴层层
包裹,紧紧吸吮,他再也忍耐不住,正纠结是逃离这神仙秘境还是奋勇挺身飞蛾
扑火一泄如注的时候,肖青璇忽的微微吸气,纤纤玉手不知何时已伸到图索佐的
臀部,紧接着如玉十指抓住右王的臀部肌肉,用力将图索佐推向自己。

  「啊——」正是这一击彻底击溃了图索佐最后的抵抗,只见太后娘娘凤目柔
光一闪,已将尺许长的肉棒全数吞入玉嘴之中,两瓣香唇一上一下吻到了图索佐
的胯部肌肉,朱唇轻颤不停润湿杂乱的黑色阴毛和肮脏恶臭的胯部。

  与此同时,图索佐雄壮的虎躯剧烈颤抖,双手紧紧抓住太后娘娘肖青璇的螓
首青丝,整个人以下体胯部为轴折了将近九十度,上身用力后仰,下身拼命顶向
身下的大华太后,似乎想把睾丸也顶进肖青璇的檀口之中。图索佐口中虎吼连连,
雄壮躯体不停打着摆子,臀部肌肉剧烈收缩又剧烈颤抖,两颗世间罕有的巨大睾
丸不住收缩,定是精关大开,一泄如注,想必那波涛汹涌的精种此时正如同奔腾
巨浪不断冲刷娘娘的食道、胸腔、甚至灌入胃袋,若是数量过多或是娘娘来不及
吞咽,或许还会逆流而上反冲入肖青璇的口腔之中。

  半晌,图索佐才止住吼声,身躯也停止颤抖,整个人如同脱力一般,还得靠
着肖青璇玉手扶托着臀部方得支撑站住。想来定是射精得七窍升天,险些脱力昏
厥。

  再看大华太后正宫娘娘肖青璇却是轻松自然,举重若轻的托着突厥右王杂毛
四生的黑丑臀部,伸直玉颈张开檀口朱唇,若无其事的享受着图索佐的精种冲刷。
由于这尺许长的肉屌径直插入食道胸腔之中,因此精种也是直接射入食道深处,
丝毫无须肖青璇费力吞咽,端的是吞精得轻松自在。

  过了片刻,魂飞天外的图索佐终于缓过神来,方才还龙精虎猛的他此刻却有
些许疲倦,他终于亲身体会到天朝上国大华太后的神技,眼中满是敬佩和爱意,
待看到自己的肉屌依旧全根没于肖青璇口中,图索佐心中喟叹,虽然很不舍得,
但还是体贴的想拔出肉棒。

  谁曾想,图索佐刚有意动往后退让拔出肉屌,肖青璇原本微合的凤目却缓缓
张开,眼波如水瞥了他一眼,一双冰肌玉手稍稍用力抓着右王的两瓣屁股,把他
又往自己这边推了一下。

  「哦哦……」图索佐只觉得肉棒又被用力吸了一口,虎躯微颤,却是不明白
肖青璇的意思,待看到太后娘娘媚眼中含着一丝嗔怪神色,他才恍然大悟——先
前太后娘娘金口玉旨要吞吃自己整根肉屌,再将上面的精垢尽数舔舐吃下。如今
自己若是拔了出来,岂不是让肖青璇食言而肥?却是大大的不敬了。

  思及此处,右王图索佐连忙耸动下身,将些许软化的巨屌朝肖青璇食道深处
顶了顶,以示歉意,看着太后娘娘的眼神也满是求饶神色。

  肖青璇感觉檀口和食道内的肉屌有了些许硬挺的迹象,心知是图索佐在配合
自己,心中一喜也不再怪他,全心全意为右王舔舐肉屌上的精垢。

  这一回为了避免让右王再度射精,肖青璇的舔舐力度轻了许多,不过她的舌
技如此超凡脱俗,也不用多费功夫,便已将檀口内的肉棒舔舐干净,那些软化脱
落的精垢随着灵舌在口腔内转动,时不时的刮擦棒身,令图索佐好不享受。

  全身心感受着肉棒传来的无上快感,图索佐心中也有一丝不解,这香润口腔
内的棒身自然容易清理精垢,可肖青璇又将如何清理已经穿过咽喉插入食道的棒
身和龟头呢?

  「难道是清洗完末端,待我拔出一截再行清理?」图索佐心中暗道,再看其
他四人的脸上也均是期待和疑惑神色,看来五人都迫切希望看到娘娘如何清理深
入食道的肉屌。

  肖青璇品尝完檀口中的棒身精垢,凤目微张,却看到五人正痴迷盯着自己,
俏脸微红心中一喜,她如何不知五人心中所想,当下娇哼一声,一双玉臂抱住图
索佐的黑丑臀部,旋即将螓首紧紧顶住右王的快下,朱唇深深稳住腹部和睾丸,
同时用力收缩食道和咽喉。

  「啊……这……好爽!好爽!」图索佐再度颤抖起来,这一瞬间他感觉肖青
璇的整个咽喉和食道都活了,仿佛活物一般裹吸自己的棒身爱抚自己的龟头。

  「原来如此!娘娘对身体的控制已到了世所罕见的境界,此刻收缩食道腔肉
竟然能够以内壁嫩肉摩擦刮蹭男性肉屌!这才是真正的娲皇吞天!娘娘神技!娘
娘神技啊!」李承载见多识广,瞬间便猜到食道内的真实情况,顿时双眼发光,
连连赞叹道。

  其他四人惊叹连连,图索佐却只觉肉棒无比舒爽,激动之下竟是虎泪直落,
感叹自己真是白活了半百年岁,竟不知世间有此等享受,便是叫他减寿十年方能
爽上一次,他也甘之如饴!

  「太后千岁!太后万岁!」图索佐激动之下放声大喊,下身拼命挺动,直把
肖青璇的口腔和食道当做小穴和阴道使用,「娘娘,微臣今日方知性交滋味,这
才是口交!这才是!」

  肖青璇听得图索佐的赞美,自然无比欣喜,媚眼挑逗右王一下,螓首和上身
却是同时扭动起来,连带着体内的咽喉和食道也好似一个活生生的肉袋不停的扭
转裹舐深入其中的巨型肉棒,对于棒身精垢的刮蹭更加剧烈,将这些顽固脏垢尽
数软化刮落下来。

  「啊——」饶是右王驰骋草原未逢敌手,此刻也无法继续坚持,再度溃败于
大华太后的口交神技之下,身躯颤抖睾丸收缩,再次喷射出一股股炙热的浓稠精
种。

  感受到体内食道里热流涌动,甚至直冲胃袋,肖青璇这才缓缓停止裹吸,放
松食道、咽喉以及檀口,只是温柔裹住肉棒,让右王图索佐舒舒服服的射精。

  半晌,待右王图索佐射精完毕后,肖青璇俏皮的捏了捏右王的屁股臀肉,旋
即收回双手,改为温柔抚摸图索佐微微扁下却依旧巨大的睾丸,同时螓首温柔而
缓慢的后仰,直至把整根一尺长短的肉屌尽数从檀口中拔出来。

  「果真返璞归真!」五人仔细观赏黑色巨屌寸寸退出肖青璇檀口的景象,只
觉得如同一条黑色巨蟒钻出仙洞一般惊心动魄,却见那原本精垢遍布的棒身和龟
头,此时已是干干净净,水润光泽,再无一丁点污垢。

  肖青璇微微活动玉颈和樱桃小嘴,待看五人满脸淫荡的盯着自己,她不由得
俏脸飘红,檀口微张露出满嘴的精垢,妩媚的看着众人一眼,旋即闭上星眸,玉
嘴咀嚼,不一会儿便把满嘴的精垢尽数吞咽下去,至于食道内的精垢,想必早已
随着两波精种流入胃袋之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极品家丁玉德仙坊】(4-5)(练笔续写)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极品家丁玉德仙坊】(4-5)(练笔续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