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百璃的堕落

强暴虐待 夏日小说网 40浏览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作者:需要墨水的水笔
字数:10220

  「…最高等级的恶魔…」

  「…萨塔妮娅…萨塔妮娅…?」

  恍惚之中的意识不曾品尝过唤醒的声音…

  如同还身处在梦境之中一般的…

  她醒了…

          ——————————————

  …

  不知何时…下起了雨…

  翻滚着灰蒙蒙的云吞噬了铺洒的每一丝阳光…早已敲响了几次的铃声再一次
的响了起来…不过…却只唤醒了浅睡的恶魔…

  「…哈…呼……」

  还布满了如丝一般的睡意…朦胧的双眼微微睁开…

  教室之中或许早已不剩下任何人了…交织的光线只成了入眼的一片昏暗的灰
…如层薄纱一般的覆盖着摆放整齐的座椅上…空气之中也只剩下一片浑浊的孤寂
与雨的压抑…

  「……」

  她们…似乎是走了…

  萨塔妮娅有些落寞…指尖将纤细的笔杆拿起…想要转动…却又掉在了桌子上
…落在了地上…

  …她们…似乎是…叫了自己…?

  她记不起来了…

  「…!」

  冰冷的雨水浸湿了还稚嫩的青涩枝叶…发出了一丝晦涩的沙沙声…放松了她
的身躯…

  ……

  她再一次拿起了笔…

  笔尖浸染了一丝染成墨的雨…带着一丝的犹豫…便轻轻涂鸦上了代表着[天
使]的桌面…

  萨塔妮娅沉默了很久…轻叹了几声…

  却又将自己的手帕拿了出来…把那还未凝固的字迹擦了去…随后又写在了手
帕上…

  「……」

  她静静的看着手里象征着罪恶的手帕…上面被自己刻录了几个类如[笨蛋]
之类的辱骂…满意的轻笑着…便轻轻放在了她[这一世唯一重视的仇人]的抽屉
里…

  「哼哼!在背后说人的坏话!这可是A 级恶魔才能做出来的事!」

  ……

  雨…不知究竟还要泼洒几时…

  雨水落上了窗户…传来了一丝宁静之中并不刺耳的声响后…又碎成了晶莹的
泪…

  感到…有一丝的无聊了…

  她微微叹了口气…站在了窗边…

  像是永远不会有曲终的乐符…耳旁仅剩下了催眠的噪音…萨塔妮娅第一次这
么认真的站在了窗前…血红…却又本能的不会给人带来恐惧的双瞳第一次…从那
刺骨的冰寒之中体会到了另类的情绪…

  「……」

  「啊——!珈百璃那家伙现在一定躲在家里吹着空调吧!我这个A 级的大恶
魔却被困在了这里!」

  蓦然回首…风轻轻将纸张翻动…血红的双瞳落上了不远处同学的桌面…一本
被遮掩的书册被风吹开了目录…破碎的雨露浸染了鲜艳的警告…将那红的禁忌…
染的刺眼…

  「……」

  她本应该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的…

  但萨塔妮娅其实并不能理解[性]字拆分开后代表的意义…她所翻阅过的…
也不过是枯燥的二三句话简单描述的名词本身…

  ……

  她…轻轻翻开了书…便红了面颊…

  她在画中的身影竟看见了珈百璃的一丝影子…思绪之中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画中缠绵的身影如同来源于地狱最深处的宝藏…好似丝线一般勾引着恶魔的视线
继续看下去…

  她无法理解画册之中弥漫开的…属于荷尔蒙的性爱…但刻录在了本能里的一
丝轮廓却轻轻攀上了她的灵魂…酒红色的双瞳倒映着画册之中如酒精一般暧昧的
姿躯…

  指尖…却又轻轻撬开了留存了肌肤一丝温热的布料…

  「…珈百璃…」

  「…嗯…?」

  她轻吟出混乱之中拾起的第一个名字…不曾幻想过的回应却又将她迷离的思
绪拉扯回了现实…便看见了珈百璃手里拿着一瓶饮料…颓废的坐在了座位上…

  「呜啊啊啊!!珈百璃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萨塔妮娅的脸红的过分…或许是不知道原因的紧张…?又或是藏在怀里的书
…?但她也更愿意承认是慌乱的紧张…异样的过激动作也令珈百璃微微疑惑…

  「…和你一样睡过头了…薇奈特还要我叫醒你来着…」

  珈百璃只是静静的望着窗外的雨水…或许任何人都知道她在想什么…又似乎
仅仅只是单纯的在发呆…

  雨珠撞上了无法关拢的缝隙…化作了破碎的冰寒后又落上了珈百璃的身上…

  好冷…

  好无聊…

  她颓废的趴在桌面上…却又只看见萨塔妮娅毫不掩饰的隐藏着什么一般看着
她…视线交织…她却又将什么抱紧在了怀里…

  「……」

  她真的是个笨蛋啊…

  「…萨塔妮娅…你在看什么…?」

  好似是聊到了这个话题…萨塔妮娅将书抱的更紧了…她也只好站起身…将喝
空了的易拉罐丢进了垃圾桶里…然后…找了个不会被雨淋到的地方闭上了眼睛…

  她体力还没萨塔妮娅好呢…

  ……

  雨…渐渐小了…

  ……

         ————————————————

  ……

  夜…将来了…

  化作了夕阳最后一律光亮的火烧云…也逐渐暗淡下去了…雨也停了…厚重的
乌云逐渐散去…化作了模糊的薄纱…遮盖了天中的繁星…

  世界…突然变得有些安静了…

  路边积蓄的水洼里飘动着几片枯黄的落叶…上面停着几只微小的生命…微风
拂过…将那落叶吹开…也令将那水面落上了一丝恍惚的月…

  「……」

  街道上的这时…总是没有人的…一丝夹杂着泥土芬芳的微风拂过了萨塔妮娅
的脸颊…也只带来了几声虫鸣…

  萨塔妮娅静静的走在街上…还倒映着月的潮湿攀上了她的鞋子…她知道…这
里不是家的方向…脑袋之中却只浮现出了那画册中的淫秽…

  「…难道我是收到了来自天使的诅咒…」

  她停下了脚步…丝丝月光便透过了云层…挥洒在了萨塔妮娅身上…将她染的
圣洁…

  身体…有点热…脑袋之中像是蒙上了一层透明的薄纱一般…看不懂…无法理
解…明明应该感到枯燥的遗忘…却又好似本能一般吸引着她…

  「…哼哼…就让这个诅咒成为统治世界的第一步吧!」

  心跳的速度…好快…

  黑暗逐渐吞噬了她的视线…萨塔妮娅看向了黑暗之中的巷口…那里曾是画册
与现实的起点…她好奇着…却又找不到原因…

  ……

  夜…有些深了…

          ——————————————

  ……

  街上的灯亮了…温柔的光照不亮灰暗的角落…只是挥洒上了萨塔妮娅…祈祷
了她的衣摆…

  「…难道就是这里了吗?」

  她不曾留恋空气之中属于她的一丝魅惑的芬芳…便轻轻向前…不曾被阳光所
照射过的黑暗随后便吞噬了她的身影…

  「……」

  足尖轻轻点在了浸染了雨水的入口门砖上…拉菲尔只是静静的看着灰暗的入
口…手里轻轻举着一个小小的摄像机…她笑着…却总是轻笑着……

  「…萨塔妮娅…」

  ……

  …………

  ……

  不被阳光所照耀的地方…总是黑暗的察觉不到一丝危险…空气之中…弥漫着
一股阴凉又清冷的气息…好似隐藏在黑暗之中的猛兽…

  萨塔妮娅只是慢慢的走着…她从未来过这里,这里也好似荒废了一般…嗅不
到任何一丝有过生人的气息…耳旁…只剩下了属于自己的脚步…

  「哎?这个地方也会有人的吗?难道你们是受了天使的蛊惑吗?」

  阴影之中…有俩具模糊的身影依靠着墙…静静的坐在还淌流着水的地面上…
一丝丝属于烟草灼烧的气息如墨水一般弥漫在了这狭小的空间…只化作了源头的
橙红色亮点在黑暗之中晃动…

  「你是谁…」

  好似是惊奇与有人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萨塔妮娅微微一愣…随后边用手捂
住了自己阴沉的脸…微微睁开的双瞳透过了微张的指缝…闪烁出了一丝虚无的光
亮…

  「…嘛~ 区区凡人,不曾祈祷或宁听过来自地狱的罪孽恶魔…倒也正常…收
下吧…这是即将新晋为罪恶神明的奖赏…」

  似乎是不满面前二人无趣的沉默…萨塔妮娅却又感知不到任何一丝除去兴奋
之外的情绪…恶魔的本能猜测出是没了力气…便从身上拿出了一袋湿了包装的菠
萝包…她总是不吃…却又总是带着…

  「……」

  夜里的烬光微微闪烁…晃动…他望向了身旁传来的温暖…

  灰暗的环境看不清他的双瞳…却又定与他相同…颤抖的手迷茫又恍惚的接过
了那好似还残留着属于少女一丝温暖与芬芳的包装…直到他的指尖轻轻触碰到了
那还柔软的手掌…才言语出他还在现实…

  恍惚之中…他好似有了本应属于地狱的思绪…他明明深知着那不存在的概率
…此时…却又祈祷着那本不应该存在的可能性…

  「…天使…?…我们或许知道你说的地方在哪里…」

  他第一次如此迷茫又卑微的作为回应…他深知这是谎言…又害怕着这只是可
悲的幻觉…但…如同梦境一般恍惚又镜花水月的少女却又向来不契合凡人的思维

  「…哎?那就快带我去吧!」

  ……

  烧着了的烟落入了水里…也就熄灭了…

  他站起了身…便越过了那还看不清面貌的少女…一丝寒冷的风吹过了他的身
躯…便夹杂着一丝属于少女的芬芳与青涩闯入了意识之中…

  ……

  似春日品尝的夏花一般…

  浓烈…又芬芳的迷人…

         ————————————————

  ……

         早已荒废的巷子口最深处有一扇门户

  此刻是属于他们的,却又无法占据所有的时间…

  趟过了一片积攒起来…落入了凡间的繁星,便有一丝湿漉…染上了她的鞋子

  「哎…?就是这里了吗?」

  窗户透出来的光线是亮堂的…男人轻轻拉开了门,便有一丝灰尘的古朴混杂
着异性的荷尔蒙扑面而来…

  屋子并不大,萨塔妮娅踏入了这片空间时意识到。没有卧室,没有窗户,地
面上铺着俩处地铺,还有一张桌子…也就没有了其他…

  与其说这是处房屋,倒不如说是仓库之类的狭小空间被苦难的人占了去来的
准确…

  「你的父母在哪里?他们在这附近吗?」

  男人只是微微弯腰…便看见了萨塔妮娅那好似象征着灾祸的血红色双瞳…他
理应被吓了一跳…但随着看见了那好似艺术一般的面容…和被缓缓关上的门…内
心之中…不可避免的动了心思…

  「嗯…?我的父母此时可不在这番脆弱的世界!他们是掌管下界的君王…区
区人类…还没有资格打听到他们的名字…」

  少女独特的芬芳混杂着一丝活力的气息逐渐久违的弥漫了开来…如花一般的
浓郁…又如同酒精的麻醉…壮了胆子的隐藏起了自己的罪恶…

  「…我们应该怎么称呼你呢?恶魔大人?」

  门…被轻轻关上了…不曾发出任何一丝的声音…屋内便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一丝火苗…昏暗的照亮了周围…却又照不清男人的脸…她无法理解发生的一
切…却又嗅到了一丝好闻的气息…

  男人点燃了蜡烛…空气之中便弥漫开来了一丝好似花一般的芬芳…拂过了鼻
尖…本感到放松…但为什么…身体感觉身体有些沉重…

  「…啊…我叫萨塔妮娅…啊不是…你们这些区区凡人…现在被允许可以叫我
萨塔妮娅大人…这可是我赐予给你们的机遇…你们不需要心怀感激…」

  脑袋变得有些晕乎乎的…直到灼热的视线落在了她身上…她才反应过来…

  鲜血酿成的酒一般纯净的双瞳…此时却好似掺入了些许迷离的杂质…不再如
同高挂的繁星一般高贵…却又勾起了更甚的食欲…

  「…萨塔妮娅啊…刚刚听你说天使…你现在这样…可还战胜不了对方啊…」

  男人只是坐在了身旁…那属于异性的…浓郁的荷尔蒙便互相交织着…化作了
一丝翻滚着升温的白雾…

  她或许是生病了吧…身体不知为何的…有些燥热…

  「…嗯…啊…那我…应该怎么做…」

  男人的手…轻轻落在了她的腿间…好似满怀谢意的品尝着那一丝柔软…却又
如同最不忠的教徒那般…轻轻撬开了紧贴的布料…

  柔软的肌肤如同冰冷的瓷玉一般找不出任何一丝瑕疵或粗糙…指尖不可控的
用力…便陷入了如棉一般的大腿之中…

  「萨塔妮娅只要按照我们说的那样做就行了喔…」

  空气之中…有些浑浊又暧昧的炙热…意识像是被包裹上了一层由情欲织成的
薄膜…一片的空白…身体却又感觉越来越热了…

  她本想拒绝…指尖却又轻轻用力…一丝怪异的暖流传遍了全身…陌生的触觉
好似放大了几分,令她…竟有了一丝愉悦…

  她被恶魔蛊惑了…或许…好似有什么在吸引着她的身躯…她的灵魂…轻轻摇
头…却又感觉不存在…脑海之中只是一片空白…

  「…嗯…我知道了…」

  男人的指尖轻轻剥开了最后的薄薄一层布料…不等萨塔妮娅意识到这究竟意
味着什么…满是粗糙的手便轻抚上了那白瓷翡贝…

  「…嗯……」

  一丝的微凉…

  身躯…感觉到了陌生…一丝的敏感带来了一阵酥麻…令萨塔妮娅的身躯都颤
抖了一丝…

  好似…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一般…从未体验过的快意传遍了全身…不等她理
解并适应着未知的感觉…空气之中…芬芳的气息便浓郁了几分…

  「…好奇怪的…感觉…」

  男人的手…更加深入了…

  不曾沾染过润滑的指尖…轻轻拨开了抚过的魅肉,令那双腿颤抖着合拢…她
微微喘息着…便吸入了更多魅惑的芬芳…

  「…放轻松…很快就好了…」

  好奇怪…

  渐渐染上了一丝微粉的肌肤…从未如此的敏感…好似一阵微风拂过…便有一
丝区别于疼痛与痒的触觉传遍全身…

  快感逐渐散去了…一丝翻滚的喘息作为了歇息。微微放松时,却又有一阵怪
异的肿胀传来…随后便是浓烈了无数倍的快感,令萨塔妮娅忍不住的弯了腰,手
掌遮掩着侵犯的手掌,却又只带来更多的快感…

  「呜…!别…停下…这是什么…!」

  好似有无数滚烫又柔软的唇,亲切的吻着…又挤压包裹着闯入的指尖那般…
狭窄的花蕾被轻轻拓开…一丝还匮乏的汁液染湿了他侵犯的路线如他所想…他过
于熟练了…

  指尖在甜腻的花穴之中轻轻挑动…便染上了一丝粘稠又甜腻的蜜露。萨塔妮
娅显然是红了脸颊…一阵阵的快感却早已击碎了她的思绪…

  「…呜…嗯啊……」

  薄唇微张…有俩根手指便轻轻夹住了她的舌…搅拌着属于她的一丝芬芳…好
看的眼睛迷离着…她的身躯便落入了一个滚烫的怀抱之中…

  「已经这样了啊…很有天赋的嘛……」

  身体之中怪异的肿胀消失了…在体内横冲直撞的快感也逐渐散去了…男人的
手抽了出来…上面还沾染着一丝弥漫着荷尔蒙的春液…他微微触碰,便有一条淫
秽的丝线落入了那酒红色的瞳孔之中…

  「…嗯…?什么…哼,我可是掌管地狱最强的恶魔…区区人间琐事,自然是
随手就来…」

  意识好似都有些模糊了…

  她看见了男人的手…

  舌尖品味到了一丝属于自己的淫秽…

  ……

  房间之中…属于蜡烛的芬芳更加浓郁了…脑袋昏昏沉沉的…却又好似清醒着
…微风拂过…便带来了一丝酥麻…亲吻在了她裸露的肌肤上…

  「…萨塔妮娅大人…你知道吗?要成为真正的大恶魔…还有一个仪式的…」

  男人低着头…却又不去看萨塔妮娅隐藏的很好的好奇与疑惑。他在祈祷一个
全错的答案…被约束着的欲火压抑着…却又轻轻贴上了那柔软的翘臀一丝火热传
去…明明无法理解那究竟是什么东西…萨塔妮娅却又再一次本能的红了脸颊…

  不过她还是好奇…便将好奇自认为的隐藏的很好…

  「…哼哼…!我最忠实的仆从喔…萨塔妮娅大人大发慈悲的令你告诉我讨伐
天使的仪式…事成之后,我将会封你为我最重要的手下!」

  「……」

  心跳的速度…好快…一丝丝滚烫的喘息翻滚着亲吻上了萨塔妮娅的耳垂…他
意识的到恶魔的兴趣…便感激着天堂…轻笑着…便下了命令…

  「…萨塔妮娅大人只需要听我们的…爬在桌子上…一切请交给我们这些仆从
…」

  或许萨塔妮娅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一阵阵的异样的快感…又或是情绪…传遍
了全身…恍惚之中…便轻轻趴在了那有些年头的桌子上…

  「是…这样吗…?」

  「……」

  蜡烛放的很近…萨塔妮娅甚至能看清那悦动的火苗…一丝更加浓郁的芬芳逐
渐弥漫开了…好似每一次呼吸…嗅到的便全是甜腻的气息…

  身体更加温热了…脑海之中一片的空白…回想起来的仅剩下了刚刚品尝到的
一丝快感…被放大了…身体却又真实的品尝不到任何一丝…

  孤寂…

  指尖…轻轻触碰到了裙摆的边缘…对比与她的体温…有些凉…

  扣子被解开了…内心不知为何…泛起了一丝酥麻的快感…或许是因为视线…
又或是其他…布料摩擦身躯的感觉过后…便是裙摆落在了地上发出的声音…

  「…已经结束了吧…」

  男人没有说话…却又听得见那一丝喘息…

  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象征着开始与结束的贴身布料…那上面包裹而所见
的轮廓…令男人轻轻拉开了自己裤子的拉链…一丝滚烫的灼热混合着属于雄性的
气息便弥漫了开来…

  「…很快就结束了…」

  确实是快开始了…

  男人的手颤抖着…他知道接下来意味着什么…轻轻吞咽了一口唾液…却又感
觉好似蒸发了一般…连湿润喉咙都做不到…

  他的指尖…轻轻挤压着柔软的臀肉…便勾动到了胖次的边缘…心跳的速度便
更快了…轻轻用力…布料与蜜穴之中拉扯了出一丝淫乱的晶莹丝线…便落在了地
上…

  如花瓣一般的蜜穴紧闭着…还散落着些许晶莹的汁液…如同纯净又珍贵的艺
术品一般…令人不忍心去破坏…也勾起了施暴的欲望…

  「…可能会有些疼喔…萨塔妮娅大人一定不可以反抗喔…我相信萨塔妮娅大
人…」

  一丝浊罪的炙热…轻轻贴上了那微微颤抖的蜜蕾,一丝火热便如落入了水中
的酒精一般弥漫了全身…她不曾能理解…身体却又诚实的放松了下来…

  「…疼…?」

  男人的手…轻轻放上了她的腰间…

  手指深陷在了她腰间的柔软之中…化作了一丝微弱的警示传遍了全身…随后
…一丝怪异又陌生的肿胀…舔舐着她的身躯…令她轻轻弓起了腰…

  「…要开始了喔……」

  男人…捂住了她的嘴…便用上了一丝力气…

  被抗拒着…滚烫的肉茎缓缓拓开了那狭窄的蜜穴…无数绵软又滚烫的软肉哀
鸣着发出一丝淫秽的水声,缓缓包裹上了那滚烫的肉茎,晶莹的沾染上了那一丝
并不多的湿润…

  「…呜……」

  一丝被拓开而传来的疼痛令萨塔妮娅微抿着嘴唇。好似烧红的铁棒一般炙热
的肉茎侵犯着抚平了媚肉上每一丝褶皱…将那并不多的润滑夺走…又涂抹在了更
深处…

  「…呜…要不还是停下来吧…奇怪的感觉…好难受…」

  萨塔妮娅的身躯颤抖着…扭动着…拒绝着那只是探入了入口的凶器…蜜穴吞
吐着…棉柔挤压着闯入的侵犯…试图将它推出…却又只是给施暴者带去更多的快
感…

  「……」

  男人没有说话、身躯颤抖着…

  快感混杂着无数的成就感、亵渎感…侵蚀着他的内心…化作了无数性欲更强
的媚药…令他那罪恶的灼热肉茎越发肿胀的发疼…

  […无法忍受了]属于恶魔的一丝淫秽…化作了一丝破碎的思绪…

  都是对方的错…

  无数的快感好似化作了点燃了酒精的火星…令欲望操控了他挺了腰…

  没有任何理应存在的提醒…

  突然之间,男人插入的便更深了…

  身下的尤人便哀鸣了一声…象征着最后贞洁的薄膜轻轻触碰上了敏感的尖端
…萨塔妮娅无法理解…却又品尝到了一丝危机感……

  「等等…停一下…唔啊!」

  萨塔妮娅紧闭着双唇…指尖却又轻轻撬开了贝齿…将那剩下的哀求化作了一
丝迷离…明明本能的抗拒着…蜜穴之中的柔软却好似爱恋一般亲吻着侵犯的灼热

  「…别…不要……」

  萨塔妮娅哀鸣着…身躯却又逐渐失去了力气…

  一丝丝快感弥漫在了身体之中…混杂着一丝令她感到不安的浑浊…肉茎缓缓
后退…被一丝晶莹的淫秽润滑着…哀求之中,却又用力突刺到了危险的最深处…

  「呜啊啊啊!!」

  疼…好疼…

  一阵阵好似身躯都将要被撕裂开来的错觉…

  萨塔妮娅哀鸣着…阵阵好似火燎一般的疼痛自小腹弥漫了开来…身躯颤抖着
…痉挛的蜜穴却又可耻的缠绕上了肉茎…

  「…停一下…停一下啊…!」

  她哀鸣着…象征着贞洁的鲜血混合着淫秽的爱液顺着交合的缝隙之中缓缓溢
了出来…如同荣耀一般染上了肉茎…随后滴落在了地上…化作潦草几朵异样的血
色梅花…

  「萨塔妮娅大人不可以哭喊出声喔…毕竟萨塔妮娅大人是最珍贵的恶魔呢…」

  肉茎缓缓退出…沾染上了一丝刺眼的血渍与爱液作为润滑,之后又猛地轰击
上那浅粉的摇篮花蕾…一阵火辣的疼痛令她的身体颤抖着…却又只是给侵犯她的
罪人带去一阵更强的快感…

  「…到我了吧…」

  耳旁传来了布料落在了地上发出的声响…

  随后…空气之中便弥漫开了一丝怪异的气息…明明不曾接触过…脑海之中却
又仅剩下了那一丝浓郁的气息…

  「…呜……」

  好似意识都逐渐失去了一般…一丝暖意混合着快感罪恶又兴奋的侵蚀着她的
身躯…红酒一般的双瞳只是看着那最后的布料脱落…便有一根肉茎拍打上了她的
面颊…将一丝冰凉的粘液涂鸦上了面庞…

  「请含住吧…萨塔妮娅大人…」

  身后男人的肉茎…又一次的轰击到了她最为敏感的柔软之上…好似是故意的
一般…要将那柔软的宫颈轰击的微微凹陷才缓缓退出…

  「…呜…别…唔唔唔!!」

  由快感织成的哀鸣之中…男人的肉茎便轻轻触碰到了薄唇上…更加浓郁的气
息蛊惑着她的意识…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好像…身体没那么疼了…

  混杂着一丝快感的疼痛…逐渐被可耻的身体理解为了更甚的快意…

  她哀鸣着…温热的掌心便轻抚上了腰…在惊呼之中…双脚便不再能触碰到地
板了…

  「…停下来…求求你…我最忠诚的仆从…唔唔…」

  男人轻笑着萨塔妮娅的天真…一阵荣耀的快感传遍全身…他更加用了些力…
肉茎用力的轰击到吧微微凹陷的花蕾中心…无数快感便冲刷着萨塔妮娅的身躯…
令她忍不住的微张着薄唇…娇吟出声…

  面前的男人肉茎早已涨大…紧贴着薄唇的肉茎在一丝娇吟声中缓缓将那未闭
合的贝齿撬开…将那哀鸣声挤碎…随后挤压着柔软的舌头…激活了味蕾…将那淫
秽的味道永远的刻录在灵魂深处……

  「…唔…呜呜呜…」

  脑袋有些昏昏的…身体也不再疼了…或许是因为那暧昧的蜡烛…又或许是那
愈发浓郁的雄性荷尔蒙……

  身体好奇怪…

  无数的快感如同浸泡在酒精之中一般…无数的快感冲刷着她的意识…耳旁仅
剩下了肉体与肉体之中艺术的碰撞声…

  她挣扎着…被欺凌的蜜穴作为报复…紧紧的包裹着侵犯的肉茎…化作了无数
最为淫荡的小嘴,亲吻着肉茎…可耻的带去一丝快感…

  「…嘶…萨塔妮娅还真不愧是恶魔啊……」

  男人的手轻扶上了她的发丝间…没有注意到话语之间不再献媚的尊敬…一丝
喘息之后…就连呼吸的权利边被强硬的剥夺…

  「真是…天生就有着天赋啊…」

  身后的肉茎只是无言的搅动着粘连在了媚肉之间的淫秽潮汐…好似攻城一般
狰狞的头颈舔舐过浅粉的腔柔,不带一丝怜悯的轰击到那微微凹陷的靶心…

  激的萨塔妮娅将那珍贵的空气化作了一丝破碎的音节…奏出一丝旋律…哀求
着侵犯的罪人…身后的男人却只是满意着佳作…抽送着…又一次精准的轰击上了
还未停下摇晃的花心…

  「呜呜呜…!!」

  无数情欲的快感…化作了浪潮一般的春水…填满了她早已化作了工具的意识
…一阵又一阵如同参杂了电流的快感令她的双足痉挛着…

  迎合着快感的蜜穴死死的缠绵着不曾停下的肉茎,随着不曾记忆的某一次强
硬的轰击…无数的快感便将她抛入了云层之中…

  好似身体都变的有些轻飘飘的…

  就连意识都有些涣散…

  男人的身躯微微用力了…一丝涎液便包裹上了那火热的肉茎…好似一只宽大
的手就能挤压得无法呼吸的纤细鹅颈被肉茎侵犯的拓开…

  渴求着那一丝细微氧气的身躯可耻的如同最下流的用具一般包裹着肉茎…男
人轻嘶了一声…肉茎缓缓后退…吝啬给萨塔妮娅一丝氧气…便再一次的侵犯了危
险的深处…

  「…切,就高潮了啊…」

  脑海之中一片空白,仅剩下了翻涌快感的萨塔妮娅无法理解男人话语间的意
思…她的身体依旧在男人手中颤抖着…浪潮过后的余魅依旧侵犯着她的身躯…令
那被撑开的蜜穴缓缓垂落出几小股淫秽的汁液…

  「…呜…」

  蜜穴之中的肉茎…又一次的缓缓抽送着…如玉珍一般的足趾蜷缩着…前不久
才高潮过的身体可悲的将本就无法承受的快感放大…

  一次沾染着粘稠水渍的撞击声…男人抓住了她的手,强迫着她的身躯迎合着
肉茎侵犯的更深…毫不留情的将最深处的摇篮入口撞出一丝缺口的快感好似击碎
了萨塔妮娅的意识…身体痉挛着…却又将更多的快感咽下…

  口中抽送的肉茎令双眼逐渐变的昏暗…缺氧传来的一丝快感令身体将奉献作
为了抵抗…绵软的腔柔死死的包裹着俩根肉茎…给予双方更多的快感…

  「…嘶…萨塔妮娅会全部接下的吧!」

  男人拉扯着她的身躯…身后的肉茎便侵犯进了危险的最深处…萨塔妮娅本能
的察觉到了一丝危机感…微微挣扎着…嘴里的肉茎便轻轻跳动了几下…

  「…呜…咕……」

  好似无数滚烫的岩浆一般…灼人的白浊泵射上了脆弱的黏膜…无法反抗的流
向了身体深处…她还没反应过来…一阵精腥的气息便弥漫上了意识…

  肉茎缓缓抽出了…将最终剩下的一丝白浊涂鸦在了舌尖…令那被侵染的灵魂
永久的刻录上那淫秽的气息后…萨塔妮娅轻轻咳嗽着…但绝大部分已经咽下了身
体…

  「…呜呜!!!」

  意识更加溃散了…萨塔妮娅哀鸣着…眼前是一片的模糊…

  男人的肉茎撞开了那狭窄又紧锁的摇篮入口…却没有深入…只是令那未来孩
童的小房间看见了侵犯进的尖端…

  无数的快感又一次的掩盖了那恍惚的意识…但随后,好似一把烧红的钢剑一
般滚烫的白浊化作了利刃,泵射上了敏感又象征着生命的宫壁上比起快感来说更
甚一筹的情绪侵蚀着萨塔妮娅的内心,她能清晰的感觉到滚烫的白浊沾染上了她
的蜜壶,沾染出一丝白浊的淫秽丝线后又缓缓积蓄在了那狭小的空间之中她感觉
内心深处好似有一丝别样的物品破碎了,一丝无法察觉的危机感舔舐过了她的身
躯她微微挣扎着,却又只是让肉茎插入的更深…眼角落下了一丝品尝不出情绪的
泪水…双手被约束着…只能用她也无法理解的绝望品尝着浊液逐渐填满了房间,
又缓缓撑开的一丝快感…

  「…」

  肉茎缓缓抽出了…积蓄的精液便找到了出口,缓缓流淌而出…而萨塔妮娅也
趴在了桌子上…微微喘息着…双瞳之中却没了光亮…

          ——————————————

  凌晨时分…

  萨塔妮娅醒来时是在巷子的角落之中…

  身体还在微微疼痛着…蜜穴之中还在缓缓流淌着一丝迎合着体温的白浊…她
似乎是刚醒…又或是还沉睡在恍惚的梦境之中……

  衣服倒还是完整的…不过裙摆上有几道撕裂的破损……

  身体一阵的无力…红酒一般玫红的双瞳之中掩饰不住的疲倦…但或许她自己
逗不曾意识到…那轻抚着墙的身躯…隐藏在身体深处的一丝期待与回味…

          ——————————————

  三年之期已到,龙王回归(bushi )

  真没想到我也会取这样的名字啊…(苦笑)

  QQ群号795805609 ,有兴趣的可以进来一起玩玩,催更可以,但是不要过渡
喔!(指每次见面第一句话就是催更,或者艾特我来催更)

  我也快一千粉了啊…(恍惚)

  好怀念当初那个一脸纯洁的如同白纸的我啊…(发情) 其实,加百璃这种题材可以写的更轻松一点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珈百璃的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