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重生啊621-622

小说大全 夏日小说网 38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六百二十一、捨身忘已,肉身挡弹的王梓博
作者:柳岸花又明

  “猫的名字,猫的名字,猫的名字······”
  王梓博不像陈汉升,心理素质和脸皮境界完全不够,所以边诗诗稍微一责问,他马上就慌张起来。
  “团圆,团圆,过来呀~”
  好在这时,其他喝奶茶的女生也笑着叫唤。
  这只胖猫现在是财大校宠,它受欢迎到什么程度呢,上一届的师兄师姐拍毕业照时,他们都要轮流抱着团圆拍照。
  有些师姐工作地点就在江陵,她们双休还会专门回校撸猫。
  “我,我刚刚听别人这样喊的,所以知道了名字。”
  王梓博结结巴巴,终于找到一个恰当的理由。
  “噢~”
  边诗诗点点头,这个解释勉强还能接受,的确有很多同学一边聊天,一边“团圆,团圆”的喊着。
  “那你就早点说嘛。”
  边诗诗白了一眼王梓博:“犹豫那么久,还支支吾吾的,好像在说谎一样。”
  “没有的事。”
  王梓博不自然的扭扭屁股,又瞅了瞅不远处的沈幼楚和胡林语,再次催促道:“我们回去吧,还有事情呢。”
  “不急,果壳都没人出面招待,需要总结的内容也不多。”
  边诗诗是个女孩子,也很喜欢撸猫:“团圆太可爱了,我要揉揉它的肚皮。”
  不过,团圆和边诗诗不熟悉,她身上也没有财大食堂饭菜的味道,这说明是个“外人”。
  所以边诗诗逗弄的时候,团圆仰在地面上,时不时的伸出小短腿“反抗”。
  “嘿!胖猫居然敢挠我,还好指甲都被剪掉了。”
  边诗诗握着团圆的小肉垫,笑着说道:“团圆的主人一定特别细心和温柔,你猜是男生还是女生,我猜是女生,因为男生没这么多耐心的。”
  “也许吧”
  王梓博乾笑两声,沈幼楚还用多说嘛,谁娶谁赚啊。
  想到这里,王梓博又往沈幼楚那个方向瞅了瞅,突然脸色大变。
  坏了!
  她人呢?
  怎么只有胡林语在那边。
  “我要上个厕所。”
  王梓博站起身子,这就好像以前考试作弊似的,必须看到老师在哪里,心里才会踏实。
  王梓博看不到沈幼楚,心脏就开始“嘭嘭嘭”的跳动。
  “去吧。”
  边诗诗不以为意,头都不抬的撸着胖猫。
  王梓博快步走到胡林语身边,他也来不及废话,直接问道:“沈幼楚呢?”
  “咦,你怎么来了,陈汉升不在学校啊。”
  偏偏胡林语还要絮叨两句:“你找幼楚做什么?”
  “我······”
  王梓博以前看小胡,觉得这女孩除了有点矮有点微胖,不过性格爽朗热心,陈汉升为啥那么嫌弃她呢。
  现在好像明白一点原因了。
  “我知道小陈去国外出差了,我就是找沈幼楚的。”
  虽然心里很急,王梓博还是老老实实的解释。
  “哦。”
  胡林语“审问”完毕,这才努努嘴说道:“幼楚发现团圆情绪不稳定,又是挠又是咬的,担心你同伴受伤,所以去店里拿点猫粮。”
  “她準备让你同伴喂喂团圆,增加点好感,这样团圆就不会抵触了,她这人就是太善良了,劝也不用······喂喂喂,你为什么突然坐在地上?”
  胡林语正碎碎念的时候,就看见王梓博浑身好像骨头被抽掉了,直接一屁股坐下去了。
  她也吓了一大跳:“王梓博,你腿受伤了吗?”
  “咕,咕,咕······”
  王梓博一张口,这才发现喉咙里全是口水,呛的他说不出话。
  人稍微紧张的时候,会觉得口乾舌燥,但是极度紧张的时候,因为刺激到了肾上腺素,唾液反而分泌的特别快。
  胡林语指明沈幼楚的动向,王梓博开始还有些纳闷。
  同伴?
  我同伴是谁?
  我操,边诗诗!
  王梓博猛地一扭头,就看见沈幼楚拿着一小袋猫粮走向边诗诗。
  这一刻,王梓博心态直接崩掉了。
  边诗诗和沈幼楚碰面了啊。
  边诗诗是萧容鱼的闺蜜。
  萧容鱼又是小陈的女朋友。
  沈幼楚也是小陈的女朋友。
  修罗场啊!!!
  王梓博以前从没经历过这种事,以为这就是修罗场了。
  此时此刻,他的心脏已经堵在喉咙里,胸腔也因为过度紧张快速收缩,呼气和喘气的过程就好像一个破风箱在拉动,必须要张开嘴巴才能勉强呼吸。
  王梓博不敢想像,如果这场修罗场是边诗诗无意中开启的,以陈汉升暴戾的脾气,他到底会发多大的火。
  还有小鱼儿,还有沈幼楚,她们将会何去何从?
  两人都是一等一的好女孩啊。
  在压力、担心,甚至愧疚等多种心里因素的重用下,王梓博的情绪直接被击溃,居然坐在地上吭哧吭哧的哭起来了。
  没有经历过“修罗场”的人,真的是很难理解那一刻身处深渊的绝望。
  “不是,你哭什么啊?”
  胡林语不清楚事情的经过,虽然她平时对王梓博不冷不热的,其实王梓博在她心里的印象蛮不错。
  今天不知道遇到什么情况,瞬间压垮了这个敦实忠厚的理工科男生。
  “家里出事了吗?”
  一个大男生在自己面前抽泣,胡林语也心软了,开始询问。
  不过王梓博只是低声哽咽,什么话也讲不出,胡林语怎么劝慰都不用,最后也生气了。
  “王梓博,你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啊,有问题就解决问题嘛,你看陈汉升,他虽然是个无赖、流氓、渣男,可他什么时候哭过?”
  “你是陈汉升最好的朋友,遇到困难只会哭哭滴滴吗?”
  胡林语递过去一张纸巾:“你得想办法处理啊,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其实在这里,也看出小胡作为女生细心的一面,她知道男生流眼泪是件丢人的事情,所以没有咋咋呼呼的大声言语。
  相反她也蹲下身子,背后看起来两人好像一个蹲一个坐,只是在闲散聊天而已。
  胡林语提到“陈汉升”还是有作用的,这样激起了王梓博的责任感,现在真不是哭泣和逃避的时候。
  小陈不在这里,他必须要把“修罗场”的盖子捂下来啊!
  “谢谢!”
  王梓博拿过纸巾,认真的说道。
  “没事的。”
  胡林语宽慰道:“某位胡姓大师曾经说过,有些事情在你看来是天塌下来了,可能在别人眼里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粒沙尘,你不用太担心的。”
  “真的谢谢你。”
  王梓博睁着红红的眼睛:“你说的那位大师,他是民国时期的文学家胡适吗?”
  “不是。”
  胡林语摇摇头:“她是近现代的心灵激励大师胡林语。”
  王梓博怔了怔,然后跑向操场上的水龙头洗脸。
  “哎,那个能写日记能发表感想的QQ空间怎么还不出来,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故事啊。”
  胡林语叉腰看着王梓博背影:“标题我都想好了,《亲爱的男孩你别哭泣,胡老师帮你找到前方道路》。”
  ······
  “呼!”
  王梓博长呼一口气,其实哭一下也是有好处的,压力好像随着眼泪也流走了一点。
  再次回到籐椅上,王梓博已经能够暂时平心静气,看待沈幼楚和边诗诗凑在一起说话的画面了。
  沈幼楚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边诗诗拿着猫粮讨好团圆,团圆果然不再挠她,还伸出小舌头舔着边诗诗掌心。
  边诗诗被逗的哈哈大笑,沈幼楚也抱着膝盖蹲在地上,桃花眼弯弯的。
  现在这个情况就很有趣了。
  边诗诗以为王梓博和沈幼楚不认识,沈幼楚以为边诗诗是王梓博的朋友,王梓博知道所有内幕,所以一声不吭。
  没多久一小袋猫粮就喂光了,边诗诗意犹未尽的拍了拍手,眼神放在对面这个女孩的身上:“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
  王梓博莫名其妙的一哆嗦。
  “沈幼楚。”
  沈幼楚小声说道,她都被边诗诗看的不好意思了。
  “幼楚~”
  边诗诗很喜欢这个主动拿猫粮的漂亮女生,凑近一点说道:“见到你之前啊,我一直以为我闺蜜才是大学女生长相的天花板,没想到在财大里又逮住了一个,你有男朋友吗?”
  沈幼楚脑袋更低了,不过还是点了点圆润的下巴。
  “你也有男朋友了啊。”
  边诗诗啧啧嘴:“我那个闺蜜也有男朋友了,而且他就是你们财大学生会······”
  “边诗诗!”
  王梓博大叫一声。
  再不阻止,修罗场就真的来了呀。
  “干嘛?”
  边诗诗被吓了一跳,今天王梓博情绪真的很奇怪啊。
  “我,我,我······”
  王梓博握紧拳头,重重的喘着粗气,就好像公牛发情一样,最后的最后,他突然一咬牙说道:“我,我喜欢你,你能当我女朋友吗?”
  “叮~”
  好像被施了魔法一样,空气瞬间凝结了,就连周围喝奶茶的同学都被这句“表白”所吸引,你望望我,我望望你。
  就这样集体安静了一下,紧接着所有人就“呜,呜,呜”的欢呼起来。
  还有喜欢搞事的学生大叫“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喵~”
  胖乎乎的团圆不知道咋回事,怎么大家突然兴奋起来了,它有些害怕,耸着圆滚滚的身子往“妈妈”沈幼楚怀里钻。
  不过“亲妈”也在发愣啊,沈幼楚惊讶的张开小嘴,正聊的好好的,王梓博怎么突然就表白了?
  “神经病啊!”
  边诗诗愣了半天终于反应过来,丢下一句拔腿便走。
  虽然很想知道沈幼楚的男朋友是谁,不过这到底是别人的八卦,当事情落到自己头上,边诗诗哪里还管得了别人啊。
  “真是神经病,哪有这样表白的,时间和地点都不对,关係也没到那一步啊,太直男了!”
  边诗诗边走边抱怨,一转头看见王梓博仍然蹲在原地,她更是生气:“也不知道追上来解释,鬼才会答应呢!”
  其实,王梓博不是不想追,他是腿颤的没办法走路了。
  小陈,老子可是用肉身帮你挡枪眼啊!!!
  ······

六百二十二、你见过红色的感叹号吗?
作者:柳岸花又明

  王梓博身上刚恢复了一点力气,他就和沈幼楚打个招呼,匆匆忙忙赶回学校。
  可怜的憨宝宝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觉得夕阳下男朋友死党的背影有些狼狈。
  “团圆,你梓博伯伯要有女朋友了吗?”
  沈幼楚抱着肥嘟嘟的胖猫问道。
  “喵~”
  团圆眨眨眼睛,傻乎乎的应了一句。
  王梓博回到宿舍以后,二话不说先登录QQ,点上烟等着陈汉升上线。
  今天发生的事情,真他妈的是离奇加古怪,做梦都不敢这么做。
  “修罗场”虽然没爆发,可边诗诗已经和沈幼楚见面了,后面怎么办?
  “表白”过于仓促,边诗诗愤而离去,可能这段感情也就到此为止了,自己需要怎么道歉?
  王梓博的脑袋已经乱了,急需一个狗头军师帮自己整理思绪。
  加州的时间比国内慢15个小时,一直等到晚上9点多,烟灰缸里满是烟头的时候,“陈英俊”的头像终于上线了。
  王梓博好像见到了救星,赶紧“呼呼”的吹散键盘上掉落的烟灰,开始“哒哒哒”的打字。
  年少不懂轻狂:小陈,你怎么才来啊!
  陈英俊:这就想我啦?
  年少不懂轻狂:别贫了,有急事和你说,今天我和边诗诗去了新世纪还有果壳调研,结束以后边诗诗想去财大,我没有拦住。
  陈英俊:昂,然后呢?
  年少不懂轻狂:边诗诗见到了沈幼楚。
  陈汉升那边停顿了几秒,还是回了四个字。
  陈英俊:嗯,然后呢?
  “昂,然后呢”和“嗯,然后呢”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表达的情绪已经出现差别。
  隔着屏幕王梓博都感觉到了压力,他深吸一口气,调整一下坐姿继续回复。
  年少不懂轻狂:边诗诗你也懂得,她有些八卦,不仅问了沈幼楚的名字,还想打听她的男朋友,不过被我很巧妙的拦住了。
  陈英俊:以你的智商,我觉得用“巧妙”不太合适,你继续说。
  “妈的!”
  王梓博骂了一句,狗几把的小陈,今天要不是老子,修罗场就开到你脸上了!
  年少不懂轻狂:就在事情要戳穿的那一刻,我也想不出其他办法打断,只能突然和边诗诗表白,她大概是被吓到了,根本来不及询问沈幼楚男朋友是谁,气呼呼的离开财大。
  这段信息发出去以后,陈汉升突然沉默了,没有再像刚才那样秒回。
  王梓博等了一分钟不到,心里就有些着急。
  年少不懂轻狂:还在吗?
  陈英俊:在的,梓博,我收回刚才那句话,梓博纯爷们,铁血真汉子!人民好兄弟,父亲好儿子!拳上能站人,臂上能走马!biu,比心~
  年少不懂轻狂:你有病吧,能不能严肃一点,边诗诗都和沈幼楚见面了!!!
  三个感叹号,表达了王梓博心中的焦虑。
  陈英俊:她们见面了怕什么啊,萧容鱼都和沈幼楚面对面,边诗诗算个毛线。
  啥?
  王梓博有些懵逼,自己都被吓哭了,小陈怎么完全没当一回事呢。
  莫名其妙的,他想起了“近现代心灵激励大师胡林语”说过的话。
  ——有些事情在你看来是天塌下来了,可能在别人眼里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粒沙尘。
  年少不懂轻狂:边诗诗告诉萧容鱼怎么办?
  陈英俊:说就说呗,如果边诗诗提起来,小鱼儿最多甩我几天脸色呗。
  年少不懂轻狂:这么简单吗,我下午都被吓哭了。
  陈英俊:简单也简单,不简单也不简单,我和你分析一哈。
  陈英俊:第一呢,小鱼儿肯定没有忘记沈幼楚,她仍然知道沈幼楚的存在。
  陈英俊:第二,小鱼儿很聪明的,她总是把我喊去东大,一方面是想我,另一方面是减少我在学校里的时间,因为沈幼楚就在财大。
  陈英俊:第三,如果下午边诗诗打听到了沈幼楚的男朋友,那就是真的修罗场。
  年少不懂轻狂:打听不到呢?
  陈英俊:扶我起来,我还能再浪一会。
  年少不懂轻狂:就这?
  陈英俊:就这。
  年少不懂轻狂:······
  陈英俊:另外,吴姐的跨国婚姻纠纷进展还不错,回去后经过宣传,小鱼儿估摸着要接受各种採访,我也打算透露自己和果壳的关係,分散她的注意力。
  年少不懂轻狂:我下午还在胡林语面前哭了,那一瞬间真的吓傻了。
  陈英俊:其实只要不发生边诗诗这种乌龙,我暂时还是安全的,难道以小鱼儿的骄傲个性,她会专门跑去对沈幼楚说,这是我男朋友,请你远离一点?
  年少不懂轻狂:这倒是啊。
  经过陈汉升这样解释,王梓博一直悬着的心终于缓缓落下了。
  “小陈的心里素质还是好啊,而且他看问题更透彻,那边诗诗怎么办啊?”
  王梓博突然感觉自己很亏。
  可是,如果当时不那样“急中生智”的应对,就是真的修罗场啊,陈汉升自己都承认了。
  年少不懂轻狂:小陈,我这样不诚恳的表白,应该和边诗诗结束了。
  陈英俊:她当时什么反应?
  年少不懂轻狂:生气的骂我神经病。
  陈英俊:没说“对不起,我们不合适”,或者“你是个好人”这种话?
  年少不懂轻狂:没有,她骂了我神经病,比你说的严重多了。
  陈英俊:呵呵?。
  年少不懂轻狂:?是什么意思?
  陈英俊:情感专家陈教授觉得问题不大,你放心,我都能把黄慧送到你床上,区区一个边诗诗,照样不在话下。
  年少不懂轻狂:小陈,我求你别提这个事了,我现在只想和边诗诗道个歉,因为这次表白不够真诚,準备也不充分,道歉以后就永远离开她的视线。
  陈英俊:真矫情(呕吐的表情),我和小鱼儿这种关係你怎么永远离开,再说女孩子的世界是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吗?
  年少不懂轻狂:有点听不懂,我还有机会?
  陈英俊:等我回去再说吧,和你这种傻子QQ聊天,简直浪费我的阳间生命。
  陈汉升说完就叉掉了对话框,对于好朋友来说,这已经是结束聊天的意思了。
  他和王梓博之间又不需要什么“晚安,么么哒,抱抱”这种短句结尾。
  不过,王梓博的QQ头像再次不依不饶的亮起来。
  年少不懂轻狂:小陈,你这样真的很累啊,我才体验了一小会,就觉得深处旋涡和深渊之中。
  陈英俊:爸爸的快乐你不懂,还有事不?
  年少不懂情况:滚!我想说小鱼儿和沈幼楚,她们真的都是超级好的女孩。
  陈英俊:昂,然后呢?
  年少不懂轻狂:你能不能确定一个,放另外一个离开吧。
  陈英俊:呵呵,梓博,你见过红色的感叹号吗?
  年少不懂情况:红色感叹号是什么?
  陈英俊:我给你见识一下。
  年少不懂轻狂:我要见识这个做什么······
  这句话没有发出去,因为王梓博发现对话框里,真的出现了红色感叹号。
  “!您和对方不是好友,请添加好友后再进行对话。”
  “!”果然是鲜豔的红色。
  “我操,我被小陈删除屏蔽了?”
  王梓博也有些傻眼,老子下午还帮他捂住修罗场呢,晚上就删了我好友?
  老子这是牺牲自己的爱情,用肉身挡子弹啊,这个狗东西,咋那么果断呢!
  ······
  陈汉升删除逼逼赖赖的王梓博以后,心情果然好很多了,他尽提一些没用的意见。
  “不过。”
  陈汉升瞅了一眼电视,上面正播放着2006年世界盃的预选赛。
  “留给国足的时间······不对,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陈汉升自言自语的说着。
  “小陈,什么国足呀?”
  萧容鱼听到了一点,走过来看了看电视问道:“咦,怎么看不到中国队?”。
  “哦,他们和我一样,也坐在沙发前看电视呢。”
  ······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我真没想重生啊621-622